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0, 2009

narration

 
  試著減少幫忙睡覺的藥如何?

  可以不嗎?

  那我們照舊。能不吃就別吃,心理依賴。這麼大個人了,要照顧自己,對自己好。他說話像一個父親。

  他說我們。心臟突地揪了幾下特別重。發現醫生聆聽時有雙好看眼睛,便發現更多壞的可能。他坐著,樣子同山一般寬,但想他經過四季枯榮,一輪又一輪抽芽盛夏枯黃與衰落的循環,過幾年也是會老的。我哀哀慮慮想,他眼角會垂,神態顧盼不會再犀利英挺,四月很快要過完,接著又是夏天,若我痊癒我將再看不到他。驅魔者本身成為魔魅的根,一瞬間彷彿愛上醫生我心悸我瘋。

  但心理衡鑑報告書:個案獨自前來受測口語表達與理解能力佳受測過程中態度配合反應動機尚佳未有明顯異常行為表現。說自己瘋,怎有人信,頂多憂鬱焦慮量表樣樣指數高了再高,再高。我沿著斷崖邊角走著,走著,清楚明白地瘋。一個內在的漩渦,我身不由己。

  到底哪些感覺才是真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