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29, 2012

〈在這裡我們成天只是〉

 
  在這裡我們成天爭吵
  我們在這裡爭吵
  爭吵誰該先進來讓誰坐在雨季中間
  成天比拼哪個開了像一朵花哪個閉了
  像一支傘我們成天讓自己完好
  讓自己美麗並且乾燥
  成天學習在某個特別舒服的日子
  對著灰牆發明一種新的語言
  在這裡我們成天都很殘忍

  我們成天爭吵我們成天只是沉默
  只是坐在這裡爭吵
  成天碰觸灰塵碰觸不被允許碰觸的事物
  在這裡我們的臉成天生長
  睡著的人給自己造像成天沉默
  側著臉成天都在追問
  追問誰把螺絲起子放在別人裡面
  我們只是坐著我們坐在這裡
  轉開甚麼又鎖緊了甚麼
  成天守候
  繼續盡我們所能
  繼續闖進它們的中央

  成天只是成天在這裡沒別的意思
  霾害光塵成天翻飛像一個嬰兒
  一個嬰兒成天都在索求
  希望我們餵牠
  成天爭吵成天沉默
  成天繼續未完的鬥爭

  我們成天在這裡
  在這裡我們成天喊彼此的名字
  喊錯了就成天成天爭吵
  成天掛在彼此的背上一張臉非常沉默
  沉默地走來走去成天都不哭
  如果有一把好的剪刀讓我們爭吵
  如果沒有一把好的剪刀
  我們成天沉默
  我們成天墜落變成了自己以外的人
  我們成天在這裡
  我們在這裡
  在這裡我們成天只是



 

Feb 27, 2012

2012-Feb-27

 
當你開始寫,記得率先碰觸那些標示為不可碰觸的事物,盡你所能地闖進它們的中央,因為看似完好的那些也隨時都會生出齒牙。

在這裡你的臉即將開始生長,環顧四周睡著的人,仿造他們的臉給自己造像,別管他們的睡姿總是擺出事不關己的樣子,告訴他們,「我來當你們的主持人。」你在瘋人院的門口開出一張歡迎光臨的牌告,當你寫了幾個字在落地窗前坐個三四個小時,或者更久感覺半個世界都是你的,霾害和光塵在腹裡翻飛,像一個嬰兒,嬰兒總是向你索求希望你餵牠。

牠是獸或者其他,讓牠學你走路學你寫字學你往左踏步,在牠的左邊給牠安一口深不見底的湖泊讓牠墜落。讓牠溺。

其實你一直想寫想寫的慾望是飢餓一般蓋過所有的聲音。

不寫會死的陳腔濫調是這些日子走在安全島上,左邊是車流右邊也是,兩堵灰色的流動的牆,感覺一切都無可奈何,在口中插進根鋼管讓有的東西出來有的進去。煙在路面滾動。有些無動於衷。

麻雀與老鼠同聲從筆尖溜走,剩下的食物份量不多你不能將他們都餵飽。

除非那間屋子破了除非那些門已經失去了,你不要在意那些住在那裏的塌陷的牆。當你開始寫你首先開始的是一扇不能關閉的窗。

你對自己破口大罵闖過技藝的邊界呼嘯而過的同儕,你只是穿著些被人扔掉的衣服或者晾曬在天上給風刮下的,你只是穿,只是寫,寫那些人們還要用的,不要用的,你分得清楚,關於寫你從不搞錯。

然後你可以開始寫了你真的可以。在一個舒服的日子你又創造了一種新的語言,僅有你看得懂的你說了一個故事。羽毛與糞便。樹葉和枯枝。愛你的與你愛的你都把他們寫在牆上。且令你放心在另一個不舒服的日子你寫你學會這點,有一些你不能碰的你就闖進它們的中間翹起你的腿感覺驕傲感覺知所進退都是真的可以。




 

Feb 24, 2012

航空公司入聯盟 固本精進或利弊參半?


繼華航(2610)在去年底加入SkyTeam後,長榮航(2618)加入Star Alliance也可望在今年有重大進展,一時間,台系航空業者入盟的進程似乎正在加速,然而在航空業者透過聯盟體系快速拉高航網佈局的同時,其中也衍生出多邊溝通效率低落、服膺聯盟價值觀降低自身差異性等相關成本。加入聯盟對於航空公司營運的長期影響,究竟全是固本精進的正面效益,抑或是利弊參半,仍須長期的觀察。

華航在去年正式成為全球第二大航空聯盟SkyTeam(天合聯盟)的成員,長榮航方面則申請加入航空聯盟龍頭Star Alliance(星空聯盟),據聞今年將有突破性進展。國內2大航空業者華航、長榮航將前後腳加入航空聯盟,透露台灣航空業希冀透過加入航空聯盟,快速擴張其國際航網版圖,一方面將國人帶往世界,另一方面則將世界帶來台灣,推升營運綜效。

事實上,航空業者申請加入航空聯盟,無非是看準聯盟成員的航網、航班可相互支援,透過共用班號,以及共享各地機場軟硬體設施等合作,來降低營運成本,而聯盟成員的國際、甚至廣義的洲際航線,將可提供航空公司會員更多航點、航班、轉機銜接的選擇,提高旅客更多選擇。

以SkyTeam與Star Alliance兩大聯盟的規模來看,SkyTeam擁有15個會員公司,串連逾173國、926個航點,Star Alliance更擁有27個會員公司,飛航全球181個國家,近1100個航點,可快速讓華航與長榮航的客運網絡規模呈現爆發式成長;且在推升客運業務方面,華航內部即評估,加入SkyTeam初期,將可為華航帶來客運營收年增1%至2%的成長動能,入盟的效果顯而易見。

然而,也有航空業內人士指出,除了增加航網佈局的「速成」效益之外,事實上加入聯盟,除了定期繳納的會員費用之外,潛藏成本的拉高,對航空業者來說也是需要納入考量的關鍵。

舉例而言,航空聯盟的全球化格局,讓加入聯盟的航空業者,在發展在地化工作與行銷時,不免受到掣肘。受限於航空聯盟對於成員公司的規範,在自身航線的佈局、乃至於配合航空聯盟發展需要,部分航線可能必須面對調整,其中有不少需妥協的議題,都可能降低航空公司加入聯盟後的「差異化」特質,而「同質化」與差異化之間,在航空公司發展不同階段帶來的效益,究竟孰優孰劣,值得思考。

另一方面,航空公司不僅在申請入盟期間需付出額外的協調、輔導成本,並針對聯盟指示進行業務調整,其中將有數季至數年的陣痛期,且在加入航空聯盟後,航空公司需擔負的管理成本,將從單純的內控,變為多方協商、溝通,可能降低決策的效率、以及對事件的機動應變能力,也將是業者加入聯盟可能要付出的無形成本。

不過,值得借鏡的是,同樣是著眼於強化航空網絡的佈建,近年快速成長的中東地區航空業者,包括阿聯酋長航空、科威特航空、沙烏地阿拉伯航空等公司,均強勁拉高自有機隊的規模至100架之譜,並強力建置國際與洲際航班,並多次宣稱要透過「具備差異性的服務品質」拉攏客源,而暫無加入任何航空聯盟的規劃。在該區域消費者具備強勁經濟實力、龐大的航空運輸市場支撐下,中東區域的航空公司似乎正在走出一條有別於歐美與東亞航空業者的不同道路。

另一方面,航空聯盟在成員公司的選擇上,也正在形成深入區域市場的趨勢。以廈門航空獲得SkyTeam核可加入、深圳航空也尾隨母公司中國國航加入Star Alliance來看,航空聯盟正從國際/洲際航空公司攜手的結構,進一步深化耕耘區域內市場,而此一趨勢未來是否意味著將有更多中小型區域性航空公司被納入聯盟體系,並改善航空聯盟過去被詬病,航空網絡佈局「重跨國、輕國內」的缺點,也值得留意。



 

Feb 22, 2012

〈菊花夜行軍〉

 
  尖銳的蜂鳴直通我們的心房
  毒雲黑雨同聲降落
  如今我再不去看你的手心
  是否握著同一只臂章他的誓言和細語
  我的弟兄啊
  我們會被全數殲滅嗎

  來不及後送的夢都支離破碎了
  曾經相信的旗幟仍然舉著
  風剪開它
  像剪開一封不能抵達的信箋
  寫有我們錯誤的信念比如說講好的一起回去
  比如說約定明年的花季你都記得清
  我的弟兄啊號哭是鬼的號哭
  誰還去聽呢
  眼淚都留給上一口泉水了
  拿太陽的血潤著炮膛潤著彼此的臉
  我們能就此攀出砂礫的黑井嗎

  我的弟兄我悲泣的弟兄
  壕溝和土壘是你為自己深掘的棺衣
  活著是對我們活著的懲罰嗎
  能不能用崩落的碉堡
  砌成另一個安全的處所,從此
  無哀無懼,無瞋無痴

  無色的月相與巨大爬蟲同在空中高懸
  俘虜有俘虜的自由,佔領者
  也有佔領的憂戚
  受縛的姿勢可以睡得信賴像一道牆
  用一輩子時間等候座樓的完成
  等候風來
  風起
  將餘下的屋簷毀棄--我的弟兄
  生存沒有丁點的活味了
  你聽見列車軋過軌道的地鳴嗎

  讓我們一起回去
  看見個陌生人住著你的房子
  向他索討我們的來世依舊生還
  錯遞的流彈陸續在我們的胸膛炸開
  此刻你的臉堆疊如石
  我的弟兄
  你還在聽嗎




 

Feb 21, 2012

2012-Feb-21

 
當你想寫的時候你覺得自己無非是一個沙人。每件事情迎面而來都跟你一樣支離破碎,都一樣,都可以從指縫溜走,你坐在桌子前或坐在桌子上並無差別。寫的痛苦首先體現在手指掐著筆的位置你歪歪斜斜地寫。然後是那夜。挾著生活,洪水般將你沖散。黑色的洪水。

你是沙做的你把臉埋進沙漏,所有字都往桌面的邊界溢散出去。

當你不寫的時候,也就不寫了,一盤沙或者怎樣都無所謂。

你逼迫自己坐在窗口看星辰起來看星辰落下,太陽起來太陽落下,乾涸的眼底你像個瘋人看著一輛車開進另一輛車,靜靜的甚麼你聽不見。你也不哭。也不笑。可能走到街上去只是撿起幾個鐵罐幾張報紙,把日期按壓在胸口心臟跳了幾次,日期沒甚麼回音。摺起眼睛。摺起耳朵。

在你的文字裡頭藏著一個母親和一個父親。因為你不能分娩出你的父親與母親,你在他們身上各安上一道傷痕,讓他們並肩躺著傷痕會形成一條弧線。若他們重疊,就形成一個叉。

你的痊癒能力不算很好,有時假裝自己是另一個人,尋找一本沒被寫出的日記。窗外的楓香又生出了綠的芽。你希望它把枝枒伸進窗內,和你齊困在同一間房裡。

你寫的東西你並不總是將它們收起來。

你失去胃口的時候連水都不喝。抬起頭來看著天花板上的電扇它難道不會暈眩嗎,而燈光,燈有一雙非常明亮帶電的眼神它看著你看進你的皺紋你的毛孔。它長著針。但你想其實一根針插進沙裡頭是會被淹沒的,所以這樣就好了。或許寫也不是錯的,不寫也不是錯的,只是你未曾滿意過。






 

Feb 20, 2012

區域轉運中心 樟宜機場能,桃園不能?

 
台北桃園國際機場於1979年啟用時,是亞洲最現代化的國際機場之一,吸引東亞各國政府前來觀摩、考察,新加坡樟宜機場第一航廈在1981年落成,其規劃即取經於桃園機場。然而40年後,樟宜機場客流量在東亞居第5位,提供2.8萬個工作機會,成為東南亞區域最重要的轉運機場,同時也是全球最繁忙的A380起降機場,航空業在新加坡發展得欣欣向榮,而為何樟宜機場能,桃園機場不能?

新加坡樟宜機場2011年全年客流量為4650萬人,年增10.7%,反觀桃園機場年客流量則為2495萬人,年減0.6%,就客運流量而言,桃園機場僅是樟宜機場的53.6%。為何在2011年全球航空業景氣動盪的環境之下,樟宜機場仍能交出客流量穩健成長的好成績?樟宜機場在東南亞區域市場扮演的轉運中心角色、以及廉價航空在亞洲新興市場的興起,是2大主要原因。

根據樟宜機場發佈的資料,2011年進出該機場的旅客數,以東南亞與東北亞區域年增二位數的成長動能最為鮮明,而東南亞新興市場的成長,也讓樟宜機場的廉價航空旅客數年增26.3%、傳統航空旅客數則成長6.2%;2011年樟宜機場總客流數當中有約25%客流來自廉價航空(Low Cost Carriers),相較於2010年的20%成長了5個百分點。

同時,樟宜機場亦以其位居東南亞中心的地理位置,積極爭取成為洲際旅客轉往區域內二、三線航點的轉運站、或者是中南半島區域往返東印尼、澳大利亞等地的廉價航空轉機點。在樟宜機場2011年的總客流量中,約有3至4成來自於過境、轉機旅客,奠定樟宜機場扮演東南亞區域轉運中心機場的角色。

而就桃園機場的營運結構來看,由於主要服務的旅客僅以國人出入為主,2011年受到311日本地震影響,赴日旅遊的乘客數在第二季受到強烈衝擊,而兩岸直航增班在2011年第四季方陸續開航,貢獻效益有限,致使全年桃園機場總客流數不升反降。且值得注意的是,桃園機場雖力圖振作、重新邁向「亞太營運中心」角色,2011年全年,經桃園機場轉機過境的旅客人次僅為181萬人,只佔桃園機場總客流量比重7.3%。

台系航空業者指出,雖然我國政府積極推動觀光與開放天空政策,要讓航空業成為台灣經濟復甦的重要指標產業,並以桃園航空城為概念推動工商產業的轉運、加工專區,但就航權而言,我國僅與少數幾個國家簽有開放天空協議,在航線開放程度有限的狀況下,也限制了機場與周邊產業的發展,更無法讓國籍航空公司在自由市場中進行良性競爭,航空產業的成長迄今未能充分發酵。

而新加坡政府向來將航空業視為策略性產業,不僅樟宜機場本身提供2.8萬個工作機會,周圍更創造了11.9萬個高附加價值的就業機會,航空相關產業佔星國GDP比重達到了5.4%。在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發佈的最新航空政策建言當中,更以新加坡為例,直指航空業連結區域市場的能力,正是新加坡得以發展多角化金融、醫療、文化與教育服務的關鍵因素,讓僅有狹小腹地的新加坡,成功發展為東南亞最重要的區域運籌中心。

儘管交通部在最新發佈的桃園機場整建方針當中表示,桃園機場將定位為中華文化啟航點、台灣特色大門,未來也希望能讓桃園機場取代香港,成為轉機進入中國的重要機場,不過旋即要在今年底展開的南北跑道整建工程,將讓機場陷入近3年僅能以單跑道營運的黑暗期,屆時航班起降能量將下滑,能否維持客流量的成長率,航空業界都先打上一個大問號。

事實上,對機場營運者而言,客流量的成長意味著更多的機場稅收入,也讓營運機場的公司更有動力追求業務量的增加。

新加坡樟宜機場的3座航廈加上1座廉價航空航廈,最大客流總量為7000萬人次,而配合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的購機計畫,樟宜機場更鎖定A380超大客機市場,目前每週起降210個A380航班,全年估可為樟宜機場帶入逾500萬人次客流量。

而桃園機場現有營運的2座航廈,總客流量規劃為每年3200萬人次,而規劃中的第三航廈則設定為4600萬人次吞吐量,待2018年第三航廈啟用後,桃園機場年容納客流量將達到7800萬人次,較目前每年客流量約2500萬人多了逾2倍,如何引入更多的客流,正考驗著桃園機場公司、以及民航主管機關的管理智慧。

針對台灣航空產業發展,台系航空業者即直指,雖然台灣機場一直在擴建,然而航空硬體升級的同時,也應該要尋求更高的客流量,以當前台灣與中國越來越頻繁的經貿往來,政府應就開放陸客來台中轉、以及台系航空業者飛越中國領空(overfly)等2大項目進行協商,才能持續把兩岸的航空市場大餅做得更大,對台灣機場、旅客、航空業者而言都可從中受惠。



 

Feb 12, 2012

〈我不猜測你的祕密〉

 
  親愛的,我不猜測你的祕密
  不猜測你底沃土如今是否豐美
  不猜測你的眼淚
  是否預知了來年的荒旱
  又或者點亮了冬夜裡冷冽的星光
  親愛的如果你有秘密請保有它
  再讓我思索
  如何將疑問適切地表達

  親愛的。昨夜的書信住得很遠
  我想我變成其他的旁觀者
  只是看見你遠道而來都負著寒風
  負著天空中
  繡滿了陌生的名字
  爐子上熱著黑色的煤油
  等誰在半夜去喝它
  你行經圍籬懸垂的花藤,尋找一個
  被門把包藏的鎖孔甚麼你全都想打開
  我在屋裡等電話接通
  可是我不猜測,親愛的

  你自己駛著艘慢船開往黑水
  我已不能猜測你的方向
  只是你快樂嗎
  你曾在屋裡等待
  另一個人在屋外站著
  想你快樂得記不住別人的名字
  標籤都他們給的你只是將它繫著
  你有一個秘密我不願猜測
  誰都和他們交換了黑濃的血液

  親愛的。我不猜測
  你的祕密
  總有些話留給別人去說
  看到昆蟲與風一同吹進了天井
  沒有東西落在我的頭上
  也沒有甚麼東西將巷口的夕陽遮蔽




 

Feb 5, 2012

告訴我你老了你快樂嗎

 
午後穿過國父紀念館,將要踏進信義區光敞的樓與樓的中間。短暫等候紅綠燈的數十秒間,一旁是對夫妻,各自手裡挽著個孩子,穿著一樣的衣服有著相同的臉孔,但年長的夫手中那個顯然更好動些,在陽光裡透著大笑著的臉,往爸爸身上爬。年少的妻牽著比較安靜的那個,並不出聲制止,只是當孩子跳著跳著,爸爸杈著孩子的腋下,給他搭了個大飛機大聲喊道飛喔--的時候,那妻淡淡地笑罵,你這死老頭,比小孩還皮。

Dear desperado,我當時不也是這麼喊你的。我想起來了。

當然我全都想起來了,在這個陽光明朗的午後之前,我想,似乎是誰的生日呢這天,其實我知道的,卻要假裝自己已經遺忘,一筆抹消蘇阿姨披薩屋那夜,龍泉夜市那夜,城市的地景在更迭,在消退,唯一還能抵抗遺忘的是,早前我在一筆筆登入頁面所輸入的你的生日。我怎麼可能忘記呢?

你是我的暗影。Dear desperado。而我不知道,我以為當風來的時候雲就散了,我一直以為影子也會褪去的可是我太天真了。

你一直都在,一直突襲著我你用各種方式提醒我,不管我再怎麼努力甩脫你給我造成的影響我都不可能真的沒有你。你所要確知的只是,無論過了多久你還能對我情緒造成漣漪那就是你的勝利。但是,Dear desperado,你所算不到的是,我從未在意過你我之間棋局的輸贏,贏了你我就能忘記了嗎輸給你我就墮落了嗎不是這樣的。

Dear desperado。不在意輸贏勝敗並不會使我變得更堅強。

我有一半的人格是你給的,我的卑微我的驕傲我的微笑與自信我都可以從靈魂的背面看出你伸出了手在我背脊上持續捏著。

有時我不免想,或許我是你最完美的作品吧,或許你是為了無聊而創造出一個與你對弈的角色吧而那就是我了。可是dear desperado,你失算的是,再怎麼算計這局棋都不會下完。當你為了從我身上得到勝利而持續看著我的眼睛,如此你是快樂的嗎而你看著我我就已經活了,讓我們一起活下去一起背負著這些一起活著。

下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肯定能認出你來而你也能馬上叫出我的名字,當我化為灰燼,確定你也會在難以辨數的碎片中,一一指認你留下的東西。那時,你就會是我的了。Dear desperado。

生日快樂。




 

Feb 1, 2012

〈窺〉

 
  我應當這樣凝視你,在夏天
  戴一頂藺草織的帽子
  遇到有熟識的人正喃喃地誦經

  我應當凝視你,手指開啟了心事
  若有所思的臉冷如月光
  無聲的語言輕輕將唇齒撬開

  應當凝視你只是踱來踱去
  換上僧眾的青袍,在四月中旬
  一次次回看自己遺落了甚麼

  我應當這樣凝視你
  在黎明途經的小徑總是開滿了油桐
  不遠的空中一雙手不曾觸碰

  我應當凝視你像一座冷的丘陵
  靜坐高石曬你昨夜的香
  我攀援而下,沒有開始不曾結束

  這樣我凝視你,在一個徬徨的假日
  在海口放流嬰兒和話語
  應當凝視你讓你只是一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