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29, 2016

婚姻平權只是最大公約數

 
讀到網友對於昨天集會上「同志運動就是性解放」的分歧意見,有人認為這種分歧會傷害同志追求婚姻平權的團結,並提及「所謂的作戰必須有所犧牲」、甚至得「先求有,再求好」;畢竟「要一次抹平任何不公,撕掉任何標籤,真的不簡單」。
 
確實,昨天的集結是一場戰鬥。但更重要的是,不只昨天的集會,接下來的日子會有更多的戰鬥,甚至分分秒秒,在現實當中,在網路上,在公共領域乃至私人領域的戰鬥,將變得更加密集而頻繁。
 
然而站在「正確的」、而通常是群體當中多數的一方,談「犧牲」太容易了。是的,婚姻平權是一個重要的價值。它是近期以來大家行動的,某種最大公約數。但這個價值是否重要到我們必須藉由犧牲談論性解放,來換取其他群體的認同,來換取同志內部的「團結」,我認為非常值得商榷。尤其當性與性解放,同樣都是構成「同性戀之所以為同性戀」的重要關鍵,拿掉這些性的成分,請問你是甚麼呢?你就可以變成一個「正常人」了嗎?
 
如果講得再更進一步--如果這一陣子大家主要都是以婚姻平權為最大公約數在行動,我們為何不能追問自己:除了婚姻平權之外,你還關心什麼?
 
你有沒有對其他事情付出同等的關心呢?
 
就因為「婚姻平權」事涉你的個人權益嗎?因為你可以大聲說出「別人結婚,關你屁事」嗎?當然,可以這樣說,真的很爽。但我們能不能想一想,當同志社群內部自己率先去說「先求有再求好」的時候,別人正等著你說出這句話,然後用同樣的邏輯告訴你--同性伴侶專法,你們為何不接受呢?你們為何不「先求有,再求好」呢?
 
你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在最近的討論當中,老實講看到很多言論都十分類似,比如說:大家「為婚姻平權」站出來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裸露?可不可以不要談論愛滋?可不可以不要讓「人家」覺得我們「很奇怪」?又比如說:為什麼勞權團體要在同志遊行堵民進黨呢?我們不能先爭婚姻權再來討論代議政治的缺陷嗎?等等等等的問題。
 
我想說的是,如果「先求有再求好」的邏輯可以在同志團體裏頭成立,那麼套句我朋友的話來說,台灣社會也大可以說「大家先解決核電,解決完再拼經濟,拼完經濟來申請加入聯合國好了。同志婚姻……」等到我們的民生問題都全部解決了,再來處理這人權問題。
 
畢竟先求有、再求好嘛!
 
不是嗎?
 
婚姻平權是一個公約數。但它就「只是」一個公約數。它不應該重要到值得讓我們說出「犧牲誰誰誰」來達成。尤其當「被犧牲」的永遠是少數的聲音,少數的群體的時候。尤其是,那個被相對多數犧牲掉的少數,從頭到尾就是你,跟我,的一部分的時候。
 
幾年前,同志運動的路線也曾經被熱烈地討論過,關於我們應不應該「專注在」婚姻平權,暫時「犧牲」推動伴侶制度乃至多元成家的議題。
 
就當前的情況來看,好了,我們終於「只討論」婚姻平權了。但結果是,反對婚姻平權的人正要塞給我們一個專法。用的還是「伴侶」的名義,要給我們一坨權利遭到根本縮限的屎。這超諷刺的。我們犧牲了一些東西,結果壓根就沒有迎來更大的勝利。所以這犧牲是有價值的嗎?或者說,我們當真需要犧牲任何東西嗎?我們為何要浪費力氣去擔憂「怎樣的說法會變成他們攻擊我們的武器」,為何要讓我們自己內心生出一個小警總,擔憂怎樣的討論就會讓我們變得「不團結」了呢?
 
我們可以為了同一個目標戰鬥。但我們不應該要求,這戰鬥當中的每一個人,在其他領域的想法,都要完全一樣。
 
雖然我們的資源很有限,但我認為,這有限資源的無限可能,正好就來自於我們的多元。
 
確實要一次抹平任何不公、撕除任何標籤,是非常困難的。
 
但更有可能的是,標籤本來就不可能一次被撕除。
 
標籤,是在所有百花齊放的討論當中,被逐漸抹去的,撕掉了表面那張紙,還要用去漬油,一次次地擦掉底下的殘膠。婚姻平權或許會給予同志們權益的保障,但如果我們在此刻先「犧牲」了對於性與性解放的討論、「犧牲」了多元生命並存的空間,有沒有可能,在婚姻平權到來的那一天,「終於成為一般人」的同志,也關上了我們之所以得以「驕傲」的那扇大門?
 
因此,在這場戰鬥依然繼續、且一時間看不到完結之日的同時,保有所有討論的開放性--而非「暫時犧牲」某些議題--我想比表面上的團結,來得重要一些。
 
畢竟人權、社會、與多元文化的討論是沒有終點的。
 
如果我們現在「願意犧牲」某些討論,那麼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某天同志終於可以結婚了,「都已經有婚姻平權了,你們還在那邊吵甚麼?」這句話,將永遠不會在關於其他同志權益的爭論當中缺席。





 

Nov 27, 2016

同志專法是巨大的陷阱

 
禮拜一始終很難。禮拜一早上九點要出現在立法院,很難。這霪雨霏霏的天氣很難,要動員比如說在遊行時一向不受控制的同性戀,更難。
 
但當你們正在討論民法972、當你們試圖反對同性伴侶專法,這絕不是嘉年華。
 
這是戰鬥。再退一步,背後就是懸崖了。
 
他們嘲笑的敵意的獵奇的眼睛正在等著看--看支持修改民法972的人們,是不是如同他們所想的,一盤散沙。他們抱緊了自己已經擁有的權利,他們在沙坑裡頭畫一個圈,逼你站進去。當你們說,「不」,他們便說,你若不這麼做,會讓大家都受傷。
 
但他們根本不知道受傷是怎樣一回事。他們不知道,身為同性戀活著就是一種傷害,每天早上假裝你不是的那個人,對著鏡子偽裝了謹慎了仔細揀選了對話當中的詞彙。他們不知道,不能夠是你們自己的,細碎的傷害。你以為你已經習慣了,你以為你所有的傷口都逐漸癒合了,他們再來給你一個「專法」,告訴你--反正同性戀已經這樣幾十年了。
 
你為什麼還要忍?你還有甚麼好忍耐的?反正你已經這樣幾十年了。
 
你在乎嗎?
 
這一步如果退讓了那整部專法將成為一個巨大的陷阱。你們永遠就是次等的國民。在法律上宣告,你不配適用民法。因為你。不。配。因為他們不允許。因為他們會因此受到道德情感上的傷害,因為這些,因為那些。你在乎嗎?你在乎的話你為什麼還要忍?
 
禮拜一確實很難。臨時請假很難。早上要晚一點點到公司,你得想一個很好的理由。但你平常都已經說過那麼多的謊--喬裝成你不是的,那個乖巧良善的異性戀,你或許還有一個不存在的女友、甚至未婚妻。你已經習慣了這些,你已經經歷過那麼多的困難,這次的戰鬥,絕不會是最為艱難的一場。
 
但再退下去,整場戰役就要輸去了。你會繼續任人魚肉,讓他們惡意的嘲笑的獵奇的眼睛看著:你們距離真正的平權將越來越遠。而不只婚姻這件事情。會有更多的娘娘腔,男人婆,跨性別遭受傷害,會有更多那些不符合性別期待與規範的人們因歧視與壓迫而死去。因為,「都已經有了專法了,你們還在那邊吵甚麼?」
 
此刻,這鬼島的鬼城,下著鬼雨。
 
你有失去過你的朋友嗎?
 
這場戰鬥不是關於婚姻的。是關於,你能不能夠被平等地對待。你要的只是那麼少。但他們不給,他們偏要給你一坨他們吃剩的,要你吞下。
 
你吞得下去嗎?或許不。你在乎嗎?或許。
 
那麼便站出來吧。
 
這不是嘉年華,這是戰鬥。2016年11月28日早上九點,立法院青島東路前見。






 

Nov 23, 2016

〈姐分離的鼻孔都在慶煙〉.Lady嘉嘉

 
都到現在了,還有人在講同性戀應該要另立專法、用自己廁所。姐姐真的是看了鼻孔都要慶煙。
 
到底是為何要這麼害怕同性戀結婚啊?表面上看起來用特別法去規範同性伴侶法關係,讓同性戀可以締結在法律效力等同結婚的伴侶契約、並依法可領養小孩,看起來真的超公平的,不只讓同性戀有了法務權益上的保障,還緩解了認為婚姻制度應該專屬於一男一女夫妻配偶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專利被同性戀「侵權」的焦慮。喔,看起來超完美的啊。
 
才怪。
 
這種「針對同性戀而來」的特別法根本就看不見跨性別。看不見無性戀。姐姐想要請問你把框框越畫越小把每一個人都裝進去就沒事了嗎?那未來是不是要設立跨性別伴侶法?根本脫褲子放屁。婚姻就是基本公民權,同性戀和跨性別繳稅也沒繳少,憑什麼就不能跟對方結婚?
 
在美國白人歧視黑人的年代,黑人也有公車坐,也有學校可以讀,也有飲水機可以喝,也有廁所可以上。但不能跟白人坐同一部公車,不能跟白人從同一個校門出入。
 
但這種宣稱「隔離的平等立法」是平等,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平等好嗎。
 
姐姐看到有人說,民法親屬篇是在一男一女的婚姻基礎作為前提而建立,民法972一旦修正,是把原本屋子的地基挖出來換掉,工程難度和危險度都大增,還有人說,婚姻/同性伴侶雙軌制是增建新家,問題較小,而強調這是是「現實問題」,跟對同性戀的觀感無關。
 
表面看起來很有道理。
 
但事實上是個狗屁。
 
「所有法律都是以婚姻是一男一女的基礎上建立」的命題本身就是個錯誤命題。把民法當作房子的地基更是毫無法律知識,請問你有上過公民課嗎?「保全保全國家制度與制定社會基本關係的根本大法並非民法,而是憲法。」來,跟姐姐念一次,保全保全國家制度與制定社會基本關係的根本大法並非民法,而是憲法。OK?
 
民法972根本就不是屋子的地基。屋子的地基,是憲法OK?組成家庭的權利雖未在憲法當中明文列出,但憲法第22條早就寫在那裏,「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隨著時代演進,同性戀/跨性別等非屬一夫一妻的配偶法權益被民法排除在外,這點早就有違憲之虞。
 
況且,憲法都能修,為何民法不行?為何其他關乎於夫妻權利義務等法權益關係的法不能修?「同性配偶關係法」又把跨性別置於何地?
 
這正是我們現行法律的性別盲之所在。
 
修憲修民法不會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像雷倩這樣的不知道什麼性戀者都能結了離了又結了婚,然後再跑出來反對別人擁有像她一樣自由選擇的權利根本自打臉。
 
雙重標準。這才會讓人不知道怎麼教小孩。
 
當然啦,立法修法的時候,絕對無法預見未來會有甚麼瑕疵出現,但中華民國從以前到現在的整部法律都沒出過瑕疵嗎?出了瑕疵沒修過嗎?怎麼到了972就一點錯都不能出了?如果發現瑕疵與扞格,就修法啊,立法院不是開來讓委員怠惰喝茶關說出國考察的,不要以為立法委員只要每天寫寫臉書買鋪天蓋地的臉書廣告,就天下太平了,姐姐認為根本不應該容忍以立法效率低落,作為拖延人權的藉口。
 
以「雙軌制」的隔離立法方式,劃分社會群體,從來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分離立法就是為同性戀者的結合關係貼上了「不一樣」的標籤,而這個標籤一旦貼上,往後要抹除只會更加困難(特別是會招引來「都已經順著你們的意修法了,你們還想要怎樣」的批評)。況且日後針對並非同性戀、亦非異性戀的性取向者是否也要分別立法?大家都去上專屬的廁所?這根本就是法律的性別盲。
 
好啦,分離分離分離,斷開魂結啦你們講的姐姐都聽進去了。這邊就給你們示範一個「隔離立法」的例子好了--如果所謂的同性配偶關係法,僅有一條:同性配偶,需遵守一切與一夫一妻婚姻配偶所擔負之義務,並享有與其同等之權利。
 
也就是說,真要另立其他法律的話,也只要「同性配偶,視為夫妻」就解決了。
--但仔細想想,那,不就是現在民法972修正案正在做的事情嗎?所以幹嘛要分離立法啊吃飽太閒嗎?吃飽可以去跑跑步遛個Pokemon騎個U Bike都比較有益身心健康啊。
 
姐姐還是愛你的。 
 
補個幹。掰。






 

Nov 16, 2016

〈同性戀也想下地獄啊〉.Lady嘉嘉

 
今天姐姐看到一篇文章說,同志現在已經不被歧視了,整個台灣社會已經對同志產生了巨大的友善了,但基於圈圈叉叉咪咪貓貓的種種原因呢,我們面對同志婚姻,還要留給大家一些情緒宣洩、等待真相浮現的時間。總之,那篇文章的結論是,現在來談婚姻平權呢,還是操之過急了。
 
姐只想說,去。你。喵。的。肉。蛋。
 
為甚麼要留給你宣洩情緒的時間啊,有情緒自己回家抱著枕頭哭好嗎,不要來立法院前面下夕下景,扯一堆不搭不七的理由不如直接說「我就是看不慣同性戀結婚」姐還會比較尊敬你。
 
同性戀被告知的事項還不夠多嗎,現在還要輪到你來說推婚姻平權是操之過急。
 
姐真的對於這種「被告知」感到特別地厭煩。你以為你誰啊。
 
到底是誰比較需要宣洩情緒的時間?一直以來這個世界就告訴同志,你不被喜歡,你應該被憎恨,你是生病了,你不一定是天生的同性戀,你是被引誘的,你是因為家庭不健全所以才會這樣。你一定是兒童時期被長輩性侵才會變成同性戀。你是這樣,你是那樣。這樣那樣。天生的同性戀都是少數啦其他的都是被騙的。他們這樣說。然後隨著同志運動流變,這些人還會告訴同性戀,喔你已經不被歧視了,我不是在歧視你只是你不可以擁有跟我們一樣的權利。喔你已經可以用民事契約去約定遺囑了,為什麼還要結婚呢,我不是在歧視你喔,我沒有對你不好啊但你在肖想甚麼婚姻啊你。
 
拜託,同性婚姻傷害你的道德情感,對啊,但你不想想有這麼多同性戀躲在櫃子裡,才更是傷害他們的道德情感好嗎?成天假裝成一個不是自己的人,那不就是要他們吞大便嗎?啊既然同性戀都吞了這麼多年的大便了,現在換你吞一下,微吞而已喔,你就說喔不行我要宣洩情緒、我要等真相浮現,是有沒有這麼脆弱,浮現你的福馬林啦浮。
 
姐真的很想告訴這些人,當異性戀真的很爽,要談「沒有歧視」是吧,好啊,就從來都不會有別人用全稱來說「你們異性戀就是怎樣怎樣」啊不就好棒棒,沒被標籤過沒被全稱過真的不要來講說「我不覺得你們有受到歧視」啦OK?
 
並不是每個人都在主的恩澤底下就都過得很好很讚好棒棒啦好不好OK?
 
姐上次在上海跟一個朋友吃飯。他說他跟自己的男朋友也有討論過要不要有小孩,但是覺得這樣生小孩,兩個爸爸的家庭,很奇怪,對小孩不公平。姐聽了真的都傻了。同性戀真的是一直都被告知「你不可以這麼做」的耶。但請問異性戀生小孩之前有問過小孩嗎?有跟小孩通靈過說對不起爸爸不知道你未來的國小同學爸爸會是台積電的副總經理住大房坐大車這世界真的好不公平、或者是喔你要來到這世界你必須先接受你爺爺是通緝犯你外婆有乳癌體質所以你也很有可能有,請問這些無謂的問題就算先問過了就真的有比較公平嗎?
 
有事嗎?
 
這些嘴巴上說著都是為了下一代的人啊,他們根本就只是拒絕接受這個世界上有別的人存在,花五百萬去刊四大報廣告,這麼在意下一代怎麼不把五百萬拿去支付八萬三千人次的學童營養午餐啊,是真的在意下一代嗎。
 
省省力氣吧。不要再對同性戀指指點點了,人家沒有要染指「你的」婚姻,人家只是想要有「自己的」婚姻。喔這絕對不是歧視,你也有同性戀的朋友,姐也有很多異性戀的朋友啦。不要再說什麼婚姻不只是愛,還包含性跟繁殖的鬼話了,男男性愛包含肛交、女女性愛除了手指還有異物,請問你是都沒聽說過男女也可以肛交,還有女生會拿假屌插男友的這世界很多元喔嚇壞了吧。接下來是不是要扯人獸交天啊這是甚麼滑坡,救救你的下一代不要讓他們擁有這種爸媽就已經輸在起跑點上了好嗎。
 
姐再平心靜氣地說一次。同志運動從來不只是「只有一小群人在操弄」,是因為這些人就是真真切切地活著,有他們的愛恨情仇道德情感跟相左的需求啊。這有很難懂嗎。不要再告訴同性戀「你們應該怎麼做」了。是時候把選擇權發回給每一個人,讓他們自己決定要結婚還是不結婚,有很難嗎。
 
有人說,婚姻即地獄,現在就讓同性戀也擁有下地獄的權利吧。要不然一點都不公平啊。
 
姐姐愛你。
 
補個幹。






 

Nov 9, 2016

開票日辦公大樓的電梯

 
早上九點

「希拉蕊應該沒問題吧……」
「是說川普那種東西」
「不過希拉蕊應該不會贏很多」
「畢竟她是女騙子啊」
「女騙子跟真小人,
 你會選哪一個……」

十點多
「……不會吧」
「……佛羅里達……」
「美國人在想甚麼」
「我不懂。……」
「希望希拉蕊可以至少保住東北十三州」
「妳選誰?啊妳不是美國人。」

中午
「你現在不要跟我說話。」
「我現在不想說話。」
「日幣已經不知道漲到哪裡去了好恨」

下午
「賓州!賓州你怎麼可以這樣!」
「真是紅得明顯啊美國」
「中間那些州根本就是一堵紅色的長城」
「希拉蕊掰」
「參議院眾議院都共和了。」
「聯邦大法官也共和了。」


傍晚

「讓我們去買酒喝啊。」
「幫我買兩瓶,還有一些垃圾食物謝謝。」
「越垃圾的越好嗎。我們選擇有限。」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