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31, 2012

是我對台灣期望太高


「如果既得利益者他們要用落後來形容證所稅方案,賺到的400萬、連20萬元的稅都不用繳,如果是這樣,台灣社會的公平正義,在這些人的心目中,我不曉得是有什麼樣的地位?我也不曉得這樣的想法和講法,他們是認為台灣的貧富差距,是不是他們完全看不見?也不覺得他們該負任何一點責任?」
-劉憶如,2012


有人說,覺得這段發言太有針對性,不能老指向「既得利益者」,通不過法案的是立法院。針對黨派、立法院、或那些立委,都比用「既得利益者他們」來得好,畢竟相信不是每個在股市賺到四百萬的人,都不願意繳二十萬的稅。

是的。我也相信啊,但是那又怎樣。

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這種「誰誰誰願意、誰誰誰不願意」來講嗎?

那我說,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受薪階級都不願意繳綜合所得稅、我相信絕大多數開車的人都不願意繳牌照稅與燃料稅,我相信絕大多數擁有住宅的人都不願意繳房屋稅。你同意嗎?你並不反對嘛。

那為什麼我們要繳稅,不就是因為我們相信合理的稅收可以讓國家繼續運轉下去,不就是因為另一方面,我們也「沒有管道直達立法院請我們親愛的 立委諸公(挪抬以示尊敬唷科科)」幫我們修法拿掉綜合所得稅嘛!所以呢?事實很明顯啊,能夠透過立委杯葛法案的是誰?顯然不是芸芸眾生嘛。

最後出來這種甚麼 8500 點以上課多少稅、10500 點以上課多少稅的版本更是笑死人,難道國家 GDP 成長率在 3% 以下綜合所得稅就不用收,然後成長率到 5% 以上稅金就多收一點,這是哪國的邏輯?

還是台灣不只早就獨立,其實我們是來自宇宙的另一個星球,因為立委太恐怖而被母星遺棄,丟到地球上的鬼島?

談及租稅公平、分配正義,且容許我引用學長 Bryan Tsai的故事,「其實用大富翁的遊戲就可以看出來。每繞一次圈得到的報酬的就是固定薪資,而購買房地產而在別人路過時收的過路費就是投資所得。如果你要贏大富翁這個遊戲,你就是要靠投入資本去投資房地產來滾錢。而不會靠那微薄的一圈一次的固定報償。

那麼試想,今天如果很多玩家之中剛好有一個玩家沒買到房,他多久會被繞圈圈的時候必須給付的過路費壓到破產?如果今天有一個政府要保護所有玩家都玩得下去,如果課稅是某種表現公平正義或是平抑貧富差距的手法,難道這個政府會只針對那固定一圈一次的報酬課稅,而放任所有投資所得都免稅?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故事。

但談到大富翁那個「不存在的莊家」,或有人言,莊家要做的事是訂出對所有玩家效力一樣的抽成規則,而不是再分A、B、C、D咖的玩家,而有不同抽成方式……但我想,那樣是齊頭式的平等。並非公平。況且我們談的是「租稅」,不是「賭博」。談的是賭博的人應不應該繳稅,而非賭博本身。

公平絕對不只是「訂出對所有玩家效力一樣的抽成規則」就是了,那樣只是純粹的「等同效力」而已。真正的公平是透過對不同能力的玩家採取不同的徵稅模式,連蜘蛛人裡頭都說「能力越強、責任越重」了,否則奧林匹克運動會也就一個好了,何必再分聽障奧運、殘障奧運?

難道百米賽跑對每個人而言,會是一樣的百米賽跑嗎?

再說,正因政府是政府而不是券商,政府絕非莊家。而是國家的經營者。我們現在在說的是「租稅」,不是股市。說的是資本利得稅,不是買賣套利。說的是「政府的角色」,而不是券商開發金融工具「作莊」的角色。

自然,台灣若真的開徵了可以強化賦稅分配公平化的資本利得稅制,有人總會說「全球股市多得是,投資人可以到處跑」,這是對的,但我要說的是--我們現在不是在討論賭場裡的莊家究竟有沒有公平、發牌有沒有作弊、骰子有沒有灌鉛、吃角子老虎機是不是永遠搖不出 JackPot,不是這個問題。現在的問題是,是的,總有那些贏錢離開賭場的人,但他們應不應該拿出一點錢,讓上位的「政府」去照顧那些,可能在賭場裡掃廁所的基層人民的生活。

我從未質疑投資獲利的正當性。投資市場如同賭局,自然有輸有贏,但贏者得到了較多的資源,他們難道不希望賭場永續經營、市場永續經營、國家永續經營嗎?難道讓社會更趨於公平,對他們而言是如此稀薄的一件事情嗎?

更況且,證所稅的課徵標準,比綜合所得稅來得更低。

一種甚至並不「賺越多課越多」的證所稅,一種只是「過了門檻之後課徵固定稅率」、門檻以下的部位還給了免稅扣除額的證所稅,我真的不懂,綜合所得稅最高可以課到40%,憑什麼證所稅只課 5%,還有人可以這樣罵罵咧咧哭哭啼啼的?連這麼不公平的徵稅基礎都做不到了,我真的不知道台灣的政府、官員、立委,還有甚麼資格說公平、談正義?股票市場如此,不動產市場亦是如此。如此令人失望。

政府存在的價值,難道不該是透過資源的「徵收」與「重新分配」,照顧「每一個國民」嗎?這個道理有很難理解嗎?

還是我對台灣期待太高?我真的很傷心。




 

May 24, 2012

〈一顆心蜷如黑雨〉

 
  倘若你將花朵剪下
  就讓我的心成為一座劍山
  予你餵養之暗香,那些無法結果的
  烏有鄉的舞者啊
  高高躍起
  陵寢敞開如日昨的宮殿
  為誰驚動了,前世的心跳裡

  是如何從你風簷下經過了
  卻發現愛了另一個人
  一顆心蜷如黑雨裡的鐵線蕨
  壓抑,按捺不讓它舒展
  無止的輪迴與經緯
  錯都是我的
  而漫散的孢子,且留給了你

  你將花剪下,含苞一個扦插的夢
  繁殖還能成為我們的歷史嗎
  我是盆是瓶
  是今夜的裝盛,卻不能是你的來生
  一刻擁抱奏出了甚麼音調
  遺下的花影涼夜的星圖
  都給別人去指認

  螢火依舊螢火
  凋落亦是往常的凋落
  我的心尖如一座劍山立在黑雨裡
  將陌路的花朵都剪下吧
  我已等夠你的艷麗
  等夠了你短短三日的花期



 

May 23, 2012

《師身》:魔女的條件

 
王聰威《師身》:魔女的條件


愛的時候,你會想起甚麼?愛的時候其實就是愛了你不應想起甚麼。

我是說,或許。即使忘記了--《師身》寫37歲的女老師與15歲的國中男童相愛時,總有人來提醒的,你不應該愛這個人但你想,關別人甚麼事情呢愛不就是愛了嗎,但充斥媒體螢幕報紙版面的道德公審,你不會忘記,當年紅遍大街小巷日劇《魔女的條件》唱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松島菜々子和瀧澤秀明,琇尹和小初,究竟是人生模仿影劇,或小說與人生畢竟互文。

王聰威 的小說《師身》寫諸般背德之愛,不斷與關係以外的人締結關係,師生,姊妹淘的男友,過往的情人,嚐盡了彼此身體,如此耽溺沉陷卻又如此自然而然,是否其實幽微地提醒著,愛其實可能根本無關乎道德不道德。

背德悖德,是先有道德才得以成立,上帝創造天地時創造了男女,而人類創造各種職業各種身份各種道德,給它們概括分類,你可以愛或者你不能,直到你不是學生了你才獲准與你的老師相愛。但當小說中露骨地說出,「插我,」你突然想起了其實自己也只是人,赤裸裸的,渴望愛的人。愛我。那是乾涸的海洋上,一艘擱淺之船正蒼白發出求救的訊號。

那書寫既非色情,亦與情色無關。

愛人們只是愛著,欲求著,如此真實地行走著。

師者如何墮落成為魔女,是戕害了幼弱懵懂的少年嗎?是讓少年尚未發育完全的陰莖初嚐淫邪的、甜美而劇毒的體液嗎?是過多的寂寞,造就了魔女嗎?

魔女的條件是甚麼?關於這個問題,或許一百個人會有一百零一種回答,但王聰威的《師身》,寫出的答案可能是最簡單的一個:去愛,瘋狂地去愛。即使被獵巫般逼索,即使為愛而一再被社會遺棄,亦在所不惜地,愛。愛一個人直到末日,成為聖女需要完整的純潔,而成為魔女,又何嘗不是。

更有可能,是的,我們都活在一個無愛的、被道德綁縛,以致失手放棄太多愛的可能的世界,我們已忘記如何真切地去愛--而在這樣的世界裡,愛,畢竟是成為魔女的唯一條件啊。



-王聰威《師身》.時報文化(2012)


May 21, 2012

〈我懷念我們從此失去的〉

 
  我懷念枯藤持續生長的節律
  我懷念梳著馬尾的女孩甩動幼弱的乳房
  跑過府前一具又一具震怒的音頻
  我懷念她們用明朗的語氣問了我甚麼或者她們沒有
  我懷念無需擔憂能否活贏死亡的年代
  那時宗教尚且得人敬畏,兒童們
  則為搶奪望遠鏡與魔法
  掀起了屠城的征伐

  只是,我們業已失去了弒君之城
  失去了海盜與傳奇,失去幽靈船與水手的骨骸
  失去磚瓦,城垛,啊泥土所砌的神殿
  都給絡繹不絕朝聖者的眼淚沖散了。而我們
  失去了洪氾失去了粗糙簡單的住居
  失去歷史它失速打滑的軌跡
  我們歡快地祭祀著
  在每扇窗口寫下無從到達的路標
  通往虛構的目的地--我憂心一個不存在的場所
  可能存在過無風的花季
  且令人同感壓抑

  我開始講起空襲警報響起前的每一件事
  講起大雪與交通
  一輛電影院裡的破車
  講起班機歪斜的航線飛往街道兩側植有梧桐和欖仁
  講起我見過的,報紙和耳語同聲燃燒
  男人們坐出懶洋洋的姿勢
  女人正把甚麼東西放進了嘴裡
  或者她們沒有

  我記得生活中充斥鐵籠可我更記得自由
  我記得路邊開滿了天人菊的斜坡
  記得以大角度傾斜的第三車道
  酒瓶以亂數排列,持續生出臉大的薄荷葉
  一口口花盆阻塞了唯一的逃生口
  我記得--有一首偶然的歌曲將我給拯救了
  卻是誰輕輕將音量關小
  我記得生存的每一個選項,更記得啊記得
  平靜無事的海面上,是甚麼沉沒了
  而甚麼沒有
  對於生活
  我們從未真正選擇過

  直到一切都清除乾淨了吧
  渴望長大但不願引人注目的十四,十五,十六歲
  我懷念我們從此失去的,微笑和說話的動作
  我便開始講我所能記得的
  一首詩如何橫徵暴歛將呼息都換走
  在滿佈光塵的螢幕表面
  留下個孤獨的手印




 

May 17, 2012

〈你把春天都傾倒了〉

 
  晚近的消息都說完了吧
  驟雨和早苗,豔陽下的鳳凰木
  還有甚麼可說的
  還完好地收疊
  一封信遠遠射來如箭簇矢砥
  你還算擁有秀麗的風景

  拎著皮箱便這麼走了
  彷彿你的去處並不很遠
  但遠得我不及設想,是枝枒垂落
  抑或是世界讓誰給撕碎了
  我獨坐,自己給酒瓶
  綁上蝴蝶或死結
  要它們飛出一條醚醉的航線

  那時你把春天都傾倒了
  撒落花粉與光蕊
  彎路那頭
  有暗礁沉如密雲
  又重如十七年蟬的破土
  你說過的--妖冶是真的妖冶嗎
  老去又何能是真正的老去

  然後我們離開春野的小鎮
  歲月是它自身的浪頭
  四季且隨意飄擺
  五月的晨曦,一襲漿挺的
  堅毅的藍領啊
  為我們髒污且為我們縐褶
  長眠的死者打從地底走過了
  生者則在世間朽滅

  晚近的話都聽夠了吧
  快樂已薄如絲綢
  你在整城振臂揮舞的姿勢裡靜止
  浣衣的女人她自己過來了
  渾身光潔,無處惹塵埃



  --獻給Hiro



 

May 14, 2012

石化既不留根,也不該南進

 
早上讀到國光石化擬轉進馬來西亞設廠的訊息。和同事討論到,文中引述馬來西亞首相 Najib Razak 談話當中,提到的 1200 億元石化產業總投資額幣值究竟是美金還是馬幣、兩幣值差異逾 3 倍一事,一時間卻未曾想到,怎麼,當時在台灣鬧得轟轟烈烈我們戮力反對的污染巨獸,只因轉進了別的國度,就值得台灣人額手稱慶了?

午後來自馬來西亞的朋友捎來訊息,我才驚覺,同一件事情,只因不發生在台灣,我就不覺得這是「我們的問題」了。

是的,即使已經過中油證實、經濟部方面也透露雙方政府確有接觸討論投資案,姑且不論馬國規劃總投資額是美金 1200 億元、抑或是馬幣 1200 億元,如此大規模投資,不可能不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衝擊。這不單單只是馬來西亞人的事,也是全人類的事。國光石化既然不該設在台灣,事實是,也不應該設在馬來西亞。

而我亦知道的--那些輾轉聽說的,馬來西亞當前政權的置人權人民之不顧,又該如何相信該國政府所聲稱的,石化業盈利將惠及人民的保證?如何相信,馬來西亞政府的技術官僚與其政治體制運作方式,足以面對石化巨獸踐踏該國廣袤雨林所可能發生的污染危機?

友人云,馬來西亞人民已在 4 月底發動規模達 30 萬人的靜坐抗議,抵制來自澳洲的LYNAS 石化公司在彭亨州設厰。

這是馬來西亞的民意,與台灣民意群起抗拒國光石化「根留台灣」,內容並無二致。

我們何能眼看自己抵抗的巨獸大廠,前進馬來西亞雨林的地球之肺深處,我們何能,以排放到他國領土的污染,作為石化業繼續支撐中油體系、弭平石化業財務成長黑洞的策略?我們何忍?台灣政府倘若放行國光石化前進馬來西亞,可預見的事實是,在當地勢將引發更大規模的抗議行動,而以台灣媒體的國際視野水平,恐怕,除了只能在台北自由廣場、東華大學、成功大學等少數場所響應該次靜坐的我們,是看不見這些的。

固然,環保與工業的確在某程度上可以齊頭並進,但我有不少大學、研究所時代的朋輩同儕,來自馬來西亞,長時間與他們談論這些,那些,我想,馬來西亞現在的情況並沒有辦法做到兩者兼顧。如果台灣人自己都無法保證環保與工程的脆弱平衡,可以在我們的小島上實現,我們又何能奢求,國光石化設址馬來西亞之後,能夠做到呢?

台灣人民反對國光石化的聲音,那是我們言猶在耳的憤怒。如果我們真的在意環保--而不只是看見我們腳底下的小小島嶼,我們真的不應該讓國光石化前往馬來西亞設廠。我們想要經濟成長,但不想要的汙染與廢料,既然不該「根留台灣」,當然更不應該「南進大馬」。我是這樣想的。




 

May 3, 2012

〈五月是抱睡的季節〉.Lady嘉嘉

 
五月是抱睡的季節,噢不,是報稅的季節。剛好搭上資本利得稅--也就是所謂的證所稅囉--的熱門話題,姊姊真的真的真的忍不住了,必須要來說那些反對徵收證所稅的傢伙壞話。

姊姊要承認的是,會有這篇文章,純粹就是因為姊姊現在心裡非常地不爽。雖然電子商務讓繳稅只要按幾個鍵刷了信用卡就結束了,從頭到尾沒有看到鈔票,也不用面對國稅局的晚娘,輕鬆得就像好自在瞬間吸收一樣乾爽,但畢竟繳稅給這種政府淨是養一些尸位素餐的官員,姊姊還是非常地不爽。你們一定懂的,就像大概就是再不爽一點就要反高潮了那樣地不爽。

特別是,像姊姊這樣一個受薪階級,當然是一毛錢都跑不掉,紮紮實實地繳了……嗯才不跟你們說呢,別以為姊姊會大意說出自己少得可憐的薪水讓人見笑。總之想到白花花的銀子丟進馬桶消失不見了,姊姊心情就很不好,可是為什麼姊姊跟你們一塊錢所得稅都跑不掉,然後那些在股市賺幾百萬的傢伙可以不用繳稅,還在那邊哭哭啼啼靠北說股市完蛋了,姊姊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好不容易看到咱們賺的皮肉錢、辛苦錢供養了像劉憶如這樣有guts的真女人,她說她「上任的政策目標理念,不是只為了推證所稅,而是量能課稅,讓薪資所得繳的稅金占稅收比例下降、資本利得占稅收比例提高,相信做一點是一點。」姊姊真的打從心底佩服死她了。

台灣的稅制改革公平化終於他吳敦義的可以看到改變的契機,打開電視卻看到炒股恐怕是最不遺餘力的大老闆們假惺惺地哭泣,可能羅志祥的演技都比他們好吧,姊姊心中只有一個聲音:

賺個 500 萬還不肯繳一點屁稅,不要臉。

真的是很不要臉。大家都知道姊姊在財經業界工作,以前就有位業界號稱進出資金達數十億元的主力親口說:他只繳稅2000元。噢那得意到爆的臭嘴臉,相較之下淡水河真的是芳香撲鼻,然後我們每月只賺幾萬元薪水的死老百姓每年繳稅幾萬元,真是笨蛋傻瓜加阿花。

證所稅的議題從三月底發燒到現在,姊姊聽得最多的,畢竟還是散戶反對,理由無非是主力進出變少,沒順風車可搭,但是,拜-託-用那只會道聽塗說跟著市場消息走的小腦想想,散戶究竟是被主力坑殺得多,還是順風車搭得多,等到消息傳到電視台股市老師出貨頻道的時候,主力早就在高點等要倒貨了,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好不好?

事實是姊姊要悲傷地告訴大家,台灣散戶早已因為「活潑」聞名在外,外資內資投信法人虎視眈眈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早就過去,散戶充其量就是水溝裡滿出來的颱風雨罷了,不要鬧了。倘若真的因為證所稅讓主力炒作變少,姊姊想啊,說不定反而才是讓台灣股市回歸長期、穩健投資的關鍵。

就是這種短視近利的態度,讓台灣產業一直無法有效升級,好嗎?

或有人言,「要課稅也要看時間,譬如說等到經濟又高速發展,政府出來說給我們多點稅金來建設,大家也不會反對。現在這時機,物價都快逼死人了,再說要課稅,是有點麻不仁。」其實姊姊完全同意在高收入時代課徵高稅賦是比較合理的作法,可是難道國家會因為經濟不佳,就停課個人所得稅嗎?那姊姊繳的稅是冥紙嗎?根本不會嘛,為什麼薪資所得不因經濟好壞而停徵,憑什麼資本所得可以?姊姊真的無法認同「這個徵收現在不是時機」的藉口,方法都有,只是不願做,能拖一天是一天。

再想想,台灣的短視近利導致產業升級遲緩究竟哪個是因哪個是果,證所稅只是一個癥象,富人全拿的邏輯不改變,薪資如何會成長?收入如何會成長?靠北證所稅最力的,其實就是某些炒股炒到訂單都不管了的老闆。他們會對經濟發展趨緩、會對物價波動有任何具體的感覺嗎?姊姊真的很懷疑。

劉憶如說,證所稅影響範圍是兩萬人,她不覺得這兩萬人因為要繳稅,就一定會離開台灣股市,外傳證所稅要讓賺500萬的人,只因為要繳10萬、20萬的稅,所以跑掉,這種說法非常不公允,是自己嚇自己,甚至是空口喊話。

姊姊完全同意真女人的說法。台灣就是這種遇到甚麼問題,富人出來該幾下,政策就一再讓步、讓步、讓步,姊姊時常覺得這根本不是民主的問題,而是我們至今無法脫離金權政治與利益共犯結構治國的問題。民主每票等值是個屁,誰能夠幫政治人物獲致最大利益,誰的票就越大。甚麼資源公平、分配正義,鬼才在意。

就算那些賺500萬的人真的從此不做股票好了,姊姊要說:現在台灣的問題真的不是沒有錢,而是錢太多,連益通那種公司增資大家都搶著要申購了,不進股市,資金會自己找到出路,資本主義體制裡面,錢可是比生命聰明多了。

再者,市場流動資金退燒,但資金的穩定與長期駐守,是長線上帶動產業發展的重要推手。現在長期持有定義要採取 1 年或者 3 年方案還未出爐,且市場資金流動性變低,證所稅是否能夠如預期的達到「增加稅收」的目的可能還在未定之天,不過姊姊要提出一個比較樂觀的說法,正因短期套利動機降低、中長線投資誘因增加,資金在尋求投資標的時會更著重於趨勢、發展、和前景,而絕不是現在這種光靠消息、消息、與消息的炒作方式,如果產業和投資者可以藉此進入正向循環,難道不是一件好事?

或者是說,姊姊依舊是那個理想主義的美麗的蛋頭?噢我不應該再稱讚自己了。

拿經濟發展恐怕陷入停滯來反對證所稅,姊姊要講一句實在話,經濟發展根本不是財政部的工作,那是經濟部和經建會工作,劉憶如沒有錯,她是財政部長就是要改革稅制讓它更公平。說到繳稅,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適合」時機,所謂改善體質再課稅這種說法根本就和「要改善治安應該從教育做起」的邏輯一樣,只是不切實際的打空砲。現在就應該做。不要理會那些沒有根據的說法。

說穿了,有錢人之所以為有錢人,正因為他們賺的全都要放在自己口袋不可少賺。就像葉寅夫以個人名義捐贈節稅,而同時他的公司大放無薪假那樣的心情,沒有這樣的心情,也就是我們還在這裡過苦哈哈生活的根本原因,而他們是站在那裡數鈔票,同時還要反對證所稅的人

姊姊罵完了。但刷了信用卡繳稅之後,下個月還是要繳卡費。

補個幹,也要記得補妝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