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14, 2012

石化既不留根,也不該南進

 
早上讀到國光石化擬轉進馬來西亞設廠的訊息。和同事討論到,文中引述馬來西亞首相 Najib Razak 談話當中,提到的 1200 億元石化產業總投資額幣值究竟是美金還是馬幣、兩幣值差異逾 3 倍一事,一時間卻未曾想到,怎麼,當時在台灣鬧得轟轟烈烈我們戮力反對的污染巨獸,只因轉進了別的國度,就值得台灣人額手稱慶了?

午後來自馬來西亞的朋友捎來訊息,我才驚覺,同一件事情,只因不發生在台灣,我就不覺得這是「我們的問題」了。

是的,即使已經過中油證實、經濟部方面也透露雙方政府確有接觸討論投資案,姑且不論馬國規劃總投資額是美金 1200 億元、抑或是馬幣 1200 億元,如此大規模投資,不可能不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衝擊。這不單單只是馬來西亞人的事,也是全人類的事。國光石化既然不該設在台灣,事實是,也不應該設在馬來西亞。

而我亦知道的--那些輾轉聽說的,馬來西亞當前政權的置人權人民之不顧,又該如何相信該國政府所聲稱的,石化業盈利將惠及人民的保證?如何相信,馬來西亞政府的技術官僚與其政治體制運作方式,足以面對石化巨獸踐踏該國廣袤雨林所可能發生的污染危機?

友人云,馬來西亞人民已在 4 月底發動規模達 30 萬人的靜坐抗議,抵制來自澳洲的LYNAS 石化公司在彭亨州設厰。

這是馬來西亞的民意,與台灣民意群起抗拒國光石化「根留台灣」,內容並無二致。

我們何能眼看自己抵抗的巨獸大廠,前進馬來西亞雨林的地球之肺深處,我們何能,以排放到他國領土的污染,作為石化業繼續支撐中油體系、弭平石化業財務成長黑洞的策略?我們何忍?台灣政府倘若放行國光石化前進馬來西亞,可預見的事實是,在當地勢將引發更大規模的抗議行動,而以台灣媒體的國際視野水平,恐怕,除了只能在台北自由廣場、東華大學、成功大學等少數場所響應該次靜坐的我們,是看不見這些的。

固然,環保與工業的確在某程度上可以齊頭並進,但我有不少大學、研究所時代的朋輩同儕,來自馬來西亞,長時間與他們談論這些,那些,我想,馬來西亞現在的情況並沒有辦法做到兩者兼顧。如果台灣人自己都無法保證環保與工程的脆弱平衡,可以在我們的小島上實現,我們又何能奢求,國光石化設址馬來西亞之後,能夠做到呢?

台灣人民反對國光石化的聲音,那是我們言猶在耳的憤怒。如果我們真的在意環保--而不只是看見我們腳底下的小小島嶼,我們真的不應該讓國光石化前往馬來西亞設廠。我們想要經濟成長,但不想要的汙染與廢料,既然不該「根留台灣」,當然更不應該「南進大馬」。我是這樣想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