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3, 2012

〈五月是抱睡的季節〉.Lady嘉嘉

 
五月是抱睡的季節,噢不,是報稅的季節。剛好搭上資本利得稅--也就是所謂的證所稅囉--的熱門話題,姊姊真的真的真的忍不住了,必須要來說那些反對徵收證所稅的傢伙壞話。

姊姊要承認的是,會有這篇文章,純粹就是因為姊姊現在心裡非常地不爽。雖然電子商務讓繳稅只要按幾個鍵刷了信用卡就結束了,從頭到尾沒有看到鈔票,也不用面對國稅局的晚娘,輕鬆得就像好自在瞬間吸收一樣乾爽,但畢竟繳稅給這種政府淨是養一些尸位素餐的官員,姊姊還是非常地不爽。你們一定懂的,就像大概就是再不爽一點就要反高潮了那樣地不爽。

特別是,像姊姊這樣一個受薪階級,當然是一毛錢都跑不掉,紮紮實實地繳了……嗯才不跟你們說呢,別以為姊姊會大意說出自己少得可憐的薪水讓人見笑。總之想到白花花的銀子丟進馬桶消失不見了,姊姊心情就很不好,可是為什麼姊姊跟你們一塊錢所得稅都跑不掉,然後那些在股市賺幾百萬的傢伙可以不用繳稅,還在那邊哭哭啼啼靠北說股市完蛋了,姊姊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好不容易看到咱們賺的皮肉錢、辛苦錢供養了像劉憶如這樣有guts的真女人,她說她「上任的政策目標理念,不是只為了推證所稅,而是量能課稅,讓薪資所得繳的稅金占稅收比例下降、資本利得占稅收比例提高,相信做一點是一點。」姊姊真的打從心底佩服死她了。

台灣的稅制改革公平化終於他吳敦義的可以看到改變的契機,打開電視卻看到炒股恐怕是最不遺餘力的大老闆們假惺惺地哭泣,可能羅志祥的演技都比他們好吧,姊姊心中只有一個聲音:

賺個 500 萬還不肯繳一點屁稅,不要臉。

真的是很不要臉。大家都知道姊姊在財經業界工作,以前就有位業界號稱進出資金達數十億元的主力親口說:他只繳稅2000元。噢那得意到爆的臭嘴臉,相較之下淡水河真的是芳香撲鼻,然後我們每月只賺幾萬元薪水的死老百姓每年繳稅幾萬元,真是笨蛋傻瓜加阿花。

證所稅的議題從三月底發燒到現在,姊姊聽得最多的,畢竟還是散戶反對,理由無非是主力進出變少,沒順風車可搭,但是,拜-託-用那只會道聽塗說跟著市場消息走的小腦想想,散戶究竟是被主力坑殺得多,還是順風車搭得多,等到消息傳到電視台股市老師出貨頻道的時候,主力早就在高點等要倒貨了,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好不好?

事實是姊姊要悲傷地告訴大家,台灣散戶早已因為「活潑」聞名在外,外資內資投信法人虎視眈眈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早就過去,散戶充其量就是水溝裡滿出來的颱風雨罷了,不要鬧了。倘若真的因為證所稅讓主力炒作變少,姊姊想啊,說不定反而才是讓台灣股市回歸長期、穩健投資的關鍵。

就是這種短視近利的態度,讓台灣產業一直無法有效升級,好嗎?

或有人言,「要課稅也要看時間,譬如說等到經濟又高速發展,政府出來說給我們多點稅金來建設,大家也不會反對。現在這時機,物價都快逼死人了,再說要課稅,是有點麻不仁。」其實姊姊完全同意在高收入時代課徵高稅賦是比較合理的作法,可是難道國家會因為經濟不佳,就停課個人所得稅嗎?那姊姊繳的稅是冥紙嗎?根本不會嘛,為什麼薪資所得不因經濟好壞而停徵,憑什麼資本所得可以?姊姊真的無法認同「這個徵收現在不是時機」的藉口,方法都有,只是不願做,能拖一天是一天。

再想想,台灣的短視近利導致產業升級遲緩究竟哪個是因哪個是果,證所稅只是一個癥象,富人全拿的邏輯不改變,薪資如何會成長?收入如何會成長?靠北證所稅最力的,其實就是某些炒股炒到訂單都不管了的老闆。他們會對經濟發展趨緩、會對物價波動有任何具體的感覺嗎?姊姊真的很懷疑。

劉憶如說,證所稅影響範圍是兩萬人,她不覺得這兩萬人因為要繳稅,就一定會離開台灣股市,外傳證所稅要讓賺500萬的人,只因為要繳10萬、20萬的稅,所以跑掉,這種說法非常不公允,是自己嚇自己,甚至是空口喊話。

姊姊完全同意真女人的說法。台灣就是這種遇到甚麼問題,富人出來該幾下,政策就一再讓步、讓步、讓步,姊姊時常覺得這根本不是民主的問題,而是我們至今無法脫離金權政治與利益共犯結構治國的問題。民主每票等值是個屁,誰能夠幫政治人物獲致最大利益,誰的票就越大。甚麼資源公平、分配正義,鬼才在意。

就算那些賺500萬的人真的從此不做股票好了,姊姊要說:現在台灣的問題真的不是沒有錢,而是錢太多,連益通那種公司增資大家都搶著要申購了,不進股市,資金會自己找到出路,資本主義體制裡面,錢可是比生命聰明多了。

再者,市場流動資金退燒,但資金的穩定與長期駐守,是長線上帶動產業發展的重要推手。現在長期持有定義要採取 1 年或者 3 年方案還未出爐,且市場資金流動性變低,證所稅是否能夠如預期的達到「增加稅收」的目的可能還在未定之天,不過姊姊要提出一個比較樂觀的說法,正因短期套利動機降低、中長線投資誘因增加,資金在尋求投資標的時會更著重於趨勢、發展、和前景,而絕不是現在這種光靠消息、消息、與消息的炒作方式,如果產業和投資者可以藉此進入正向循環,難道不是一件好事?

或者是說,姊姊依舊是那個理想主義的美麗的蛋頭?噢我不應該再稱讚自己了。

拿經濟發展恐怕陷入停滯來反對證所稅,姊姊要講一句實在話,經濟發展根本不是財政部的工作,那是經濟部和經建會工作,劉憶如沒有錯,她是財政部長就是要改革稅制讓它更公平。說到繳稅,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適合」時機,所謂改善體質再課稅這種說法根本就和「要改善治安應該從教育做起」的邏輯一樣,只是不切實際的打空砲。現在就應該做。不要理會那些沒有根據的說法。

說穿了,有錢人之所以為有錢人,正因為他們賺的全都要放在自己口袋不可少賺。就像葉寅夫以個人名義捐贈節稅,而同時他的公司大放無薪假那樣的心情,沒有這樣的心情,也就是我們還在這裡過苦哈哈生活的根本原因,而他們是站在那裡數鈔票,同時還要反對證所稅的人

姊姊罵完了。但刷了信用卡繳稅之後,下個月還是要繳卡費。

補個幹,也要記得補妝唷!^_^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