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30, 2014

庫克出櫃啟示錄

 
Apple 執行長 Tim Cook 出櫃了。人們讚美他的坦承,稱頌他的勇氣:當今最有權勢的商界巨擘 CEO 出櫃,且在全球企業五百強當中是唯一坦承自身同志性取向的執行長。Tim Cook 說,「我從未把自己視為一個同志運動者。但當我了解到自己的成功是來自多少人的犧牲,我必須站出來。如果蘋果的執行長宣示出櫃,能夠幫助一個掙扎著不知能否做他/她自己的人,抑或是讓一些人覺得自己並不孤獨、讓爭取平權的人們更加堅持,那麼我個人隱私的些許犧牲,就不算甚麼了。」
 
他說得真好。真好。人們說,他對這世界選擇了誠實,他真是一個偉大的人。
 
但我想,Tim Cook 並非特出於我們的,偉大的人。
 
我毋寧說他其實就是我們之中的每一個人。也會哭,也會笑,煩惱,他亦會歡慶,並受傷於某些人性的瞬間。甚至,他也會在產品發表會的 keynote speech 當中吃意外的螺絲。就如同他的出櫃宣言所明示的,他其實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只是,只是他說,「我何其有幸,在一個如此重視創造與創新的公司工作,而這間公司知道擁抱人們的『不同』,或許正是激發創意的法門。」也如同 Tim Cook 所直陳的,世間絕非每個人都如同他一樣幸運。
 
Tim Cook 當然是個優秀的同志。他是當今商界最叱吒風雲的執行長,或許更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同性戀--可能比冰島總理更有權力,哈哈--然而,指出他的優秀並歌詠「那些和他一樣優秀的同志」比如說 Ellen Page、Elton John,甚至是柏林市長沃維萊特,乃至眾多在時尚與藝術領域呼風喚雨的同志,都可能並無益同志權益的平反與擴張。
 
我們必須首先承認,他不必「先是」一個優秀的人,才能夠是一個被世界歌頌的男同志。
 
如同,我們必須承認即使不那麼優秀,一個同志、一個跨性別,一個雙性戀,也必須被給予他們日常生活的空間,生存的可能,以及不管你是誰,也依然被平等對待的機會。我們必須接受,一個「人」,即使欠缺生育能力、經濟能力不佳、有施暴傾向、感情關係複雜,愛滋病,漢生病,濫交,也還是值得我們愛他/她。就像某一天即使我們窮困潦倒了,在那樣的世界,我們依然可以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在那樣的世界。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每一個我們。
 
如果能夠生存在那樣的世界。
 
我想起幾天前甫落幕的台灣同志大遊行。想起,在那之前的每一年走上街頭的我自己。想起那幾乎被自己所遺忘的,妖嬈嫵媚的自己,何其勇敢,何其坦承地裸露,扮裝,何其驕傲於自己真正嚮往的「那個樣子」。我曾經敢於表達我自己,曾經樂於擁抱我那些患病的弟兄們。而曾幾何時,我還是上街,只是不再換上女裝,不再穿上我的高跟鞋,不再走在第一線嶄露我們的驕傲。我還是給人們拍照,我稱讚他們,但是什麼令我收束,我依舊寫詩依舊抨擊社會的不公義,依舊和人們一起吃餿水油、加工物,但我彷彿不再勇敢。
 
是甚麼階級的縉紳過程讓我悄悄關起了某一扇門嗎?我必須「先是」一個優秀的人,然而才能宣稱自己是男同志嗎?
 
我必須先贏得社會的肯定,接著才能擁有「出櫃」的自由嗎?
 
不是這樣,不應該是這樣的。是嗎。
 
今年同志遊行,我一如過去三五年來一樣走在人行道的邊上,有時或許稍靠近些遊行的人群,但我不曾走入他們。好比那些我認識的朋友們,幾個人加起來年薪超過千萬,大家都有上好的工作,我們何等幸運,但我們不約而同都戴上墨鏡,似有若無地不知隱藏著自己的什麼。我從所未有地感覺自己優越的位置,卻也正因為社會化而被什麼我們自己所不知道的收編著嗎?一個朋友,他說,他漸漸知道了自己在意的是甚麼,因此這幾年都把自己扮裝成女性。當他這麼說,我感覺羞愧。
 
我想起三年前跳樓自殺的鷺江國中楊同學。如果,如果他早一點點讀到 Tim Cook 的宣言,面對著女兒牆,那生與死的界線,他是否會選擇不跳呢。
 
我不知道。而這一切都來不及了。
 
好比,就在遊行結束的隔晚,一個朋友,還在就讀大學的朋友,傳了訊息來說,他前一陣子驗出 HIV 陽性反應。他旋即開始吃藥了,且被副作用影響得,生活都已不是生活。但我不能說出更多的話。我依然愛我的朋友,但世界是否能夠像他驗出帶原之前一樣喜悅他的美麗、他的妖嬌、與他的幽默?這是多麼令人心疼的事實--世界從來都是有條件地愛著擁有不同條件的人。好比我們稱讚 Tim Cook 的出櫃,卻未曾毫無保留地愛著一個顏面傷殘的同志,嗑藥的同志,愛滋的同志。
 
愛有時很殘忍。這是真的。
 
誠如 Tim Cook 所說的,「此一身分艱困有時,也非時刻舒坦——但身為同志,它讓我有信心做我自己,把握每分每秒我所堅持的道路,使我超越一切的逆境與偏執。」我也但願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那樣的品質,無保留無條件的愛,愛我們自己,並且愛每一個與我們同與不同的人。
  
我將拾起那雙塵封的高跟鞋啊,重新與我的兄弟姐妹站在一起。無論我們的膚色,性取向,職業,收入與階級,我將愛每一個人如同他們愛我毫無分別。讓我們可以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煩惱、歡慶,咳嗽與辯論,一起抵抗世間的不公義,或許一起因無良商人而受害。我們活著。我們愛。
 
那將是「愛」所教我們的最重要的事情,除此無他了。除此無他。




 

Oct 29, 2014

連勝文對同志社群的性騷擾

 
連勝文先前在臉書粉絲團貼了一張彩虹旗飄揚的照片,呼籲中央盡快審理同志權益相關法案,並承諾未來他當市長將保障同志權益。雖然他說不出支持的就是「同志婚姻」,我也覺得還好。但神奇的是,這則表態的貼文才沒過幾天,就於29日凌晨1點之前消失了。
 
我不管--這是用完即丟?消費完就刪文?拿同志來當作自己彷彿「也有點進步」的化妝術?
 
都好,這下子即使是「幹,連勝文,我看不起你」這句話已經無法形容我的鄙視與憤怒了。這件事情完全激怒我,我真的寧可他一開始就說「無法表態」、「歉難回應」我還會比較看得起他。這種表示假惺惺支持,卻又刪文的作為根本就是連勝文對同志社群的性騷擾。
 
聽說是在粉絲頁底下有人留言無法支持,揚言投廢票,所以就刪文了。但是,幹,人家只是說要投你廢票你就因為這點壓力刪文,他馬的以後如果有遊說團體拿著白花花的銀子來施壓你連勝文,你會不會退縮?還有可能做正確的事情嗎?不可能。
 
光就這點,我真的看不起他。他完全是一個不適任的市長候選人。
 
有朋友說--反正他不管怎麼做我都不會投給他不是嗎?我說,是啊,但作為一個人你總要有些立場,要讓人看得起,要行得正做得端(?)。我當然還是不會投給他,但當你在公車上被性騷擾的時候我們當然也有尖叫的自由。
 
補個幹。
 

Oct 17, 2014

嘉嘉也時常盡孝道.Lady嘉嘉

 
這兩天,姐姐很生氣。氣的是,一場講同志婚姻與領養權利的公聽會,反對方竟然用同志不能生小孩是無法盡孝道為由來反對同志婚姻。天啊,他們提到了孝道!這時候他們就想起孝道了!就算要讓姐姐的高跟鞋跌斷三次都不能容忍他們竟然在這時候才想起孝道!大家都知道,姐姐平常不用驚嘆號的,但是因為這件事情太機掰了所以姐姐一定要用驚嘆號!很重要所以要用三個!!!
 
先別提孝道了你知道孩子不是孝道生出來的是陰道生出來的嗎!
 
好了,冷靜冷靜。冷靜。太生氣姐姐會脫妝。
 
孩子雖然不是天天都能生,但砲倒是可以每天都打,異男異女同男同女都好,你今天盡孝道了嗎儼然變成人人見面的熱門問候語。就憑姐姐這種最喜歡湊熱鬧講熱門話題的個性,肯定是也有些話想說的。
 
對啦對啦,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話誰都會講。但不孝的二跟三呢?這些人都不講,姐姐真的覺得現代人的中文修養造詣堪慮,擔憂啊。人家講的明明是「阿意曲從,陷親不義,不孝也。家窮親老,不為仕祿,二不孝也。不娶無子,絕先祖嗣,三不孝也。」說的是孝順的人不可以一味盲從父母,以免陷雙親於不義,反而不孝,而第二句則是說若家中貧窮、有老人又不願好好工作,也是不孝。然後呢,沒小孩,不能繁殖,也是不孝。但真的是這樣嗎?
 
姐姐真的覺得這些人講孝道都是書只讀了一半。來看看公聽會上那個郭姓男同學講了什麼。

他說,「感謝我的成長背景、國家教育,沒有教導我們的父母說當孩子是同志時要支持他和鼓勵他,說這是不能改變的、天生的。如果我爸爸有這樣的想法,他會同樣包容我、愛我,卻把我往另一個方向推。」姐姐真的覺得很妙,郭同學這樣說豈不是陷自己爸爸於不義嗎?這樣也是不孝耶。書不要只讀一半,只選自己要的東西來看好嗎。
 
好啦可能郭同學這個身為同性戀的過來人還是對「無後為大」很在意,所以他就選擇了沒有那麼不孝的一條道路,也就是去生小孩,但陷自己的父親於不義。嗯嗯。這個邏輯姐姐只能略懂略懂。
 
拜託,就像一個姐姐很喜歡的作家黃麗群講的,「繁殖的意境雖高,可恨門檻最低,最後只得倒楣成了某些人自我肯定的唯一籌碼。他抓得緊緊的堅稱那是中流砥柱,其實,圍觀的人看著,那也不過一片浮木。」說得真好。然後大家看到前同性戀這個詞好像覺得很新奇。但其實姐姐也是個前同性戀唷,畢竟姊姊國中的時候有交過女友,後來才恢復自己是女異性戀的事實,這個大家好像都不知道。可是那很重要嗎?和自己真正愛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嗎。
 
拜託,假球假油假政治都已經這麼多謊言,拜託大家找人打炮的時候可以對自己誠實一點嗎?你男的女的都可以,不表示別人也都可以啊。有的人就是只能吃同一種啊。你叫獅子改去吃草不要吃羚羊獅子會死的好嗎!這樣根本就不健康好嗎!聽說還有人在公聽會上講走出埃及。拜託美國的走出埃及都已經認錯解散了竟然還有人在提走出埃及。
 
你可以走出埃及那地球就是平的、平的啦!
 
從這些事情看來,台灣真的是末日組織的重生基地。
 
再看看公聽會當天,護家盟在場外舉的那些標語,什麼「婚姻作主、生兒育女」、「同性婚姻不是人權」、「一男一女、一婚一家」、「保護孩子、停止性解放進入校園」等訴求,拜託,姐姐真的覺得這些反方毫無長進耶,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他們還在那邊「我不知道這樣我要怎麼教我的小孩。」幹你馬的拜託真的張開耳朵聽聽別人在說什麼好嗎?這樣根本就是對正方智商的一種污辱。
 
姐姐真的要告訴他們,「Brains are awesome, I hope everybody had one」啦。就是有人沒有。姐姐不知道要怎麼跟下一代解釋,為甚麼台灣有一群人,無視婚姻應當是個人的選擇與自由,大聲嚷嚷還要遮臉遮眼的就是不願他人擁有一樣的自由?
 
然後這些人還說,多元成家就是性解放,就是道德墮落與淪喪,姐姐覺得好衝突喔。畢竟這禮拜出刊的數字周刊,才爆出台灣首富蔡衍明豪擲數十億元打算在北市東區蓋一整棟豪宅自住,待新居落成後,蔡衍明還要與為數不少的子女及「孩子的媽媽們」,相聚在同個屋簷下,共享天倫之樂。就算先別說蔡衍明了,姐姐想問的是,當王永慶、張榮發的大房二房三房早就在那邊多元成家的時候,這些擔憂同性戀結婚會敗壞道德的護家盟啊真愛聯盟啊的,你們在哪裡?
 
忙著幫有錢人吹喇叭嗎?還是這些三妻四妾的華人傳統文化的真正擁護者,他們適用的道德標準和同性戀不一樣?
 
姐姐真的覺得這些人很可愛。
 
不管是講孝道、講倫理,反方的傢伙們提出的理由都薄弱到可以,但問題是那些真正的「沉默的大多數」呢?求求你們站出來為一件對的事情說點什麼好嗎?真的越講越生氣。但太生氣會脫妝。雖然最近百貨週年慶可以買很多化妝品,但姐姐的信用卡是要用來盡孝道的,不能浪費在買多餘的化妝品上。
 
什麼?你們不知道信用卡可以盡孝道?
 
唉唷,現在代理孕母付費都可以刷卡了信用卡當然可以盡孝道啊。再說,別說是生小孩了,姐姐的信用卡還會生 iPhone 6 Plus,還會生出腳踏車,和沙發給爸爸媽媽喔。信用卡最盡孝道了。而且信用卡的孝道很寬,才不只 4.7 吋呢,連 5.5 吋都生得出來。
 
嘉嘉也是時常盡孝道的。
 
無限期支持婚姻平權!姐姐愛你。啾咪。




 

Oct 13, 2014

食品業者的低成本魔術

 
頂新集團食品安全危機連環爆,零售市場對該集團旗下產品的抵制風潮,從消費者自主發起,並一路往零售通路延燒,部分學校與公家單位合作社決議將頂新集團產品下架,包含一般零售商也開始展現抵制意志。抵制惡質廠商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我更在意的是,台灣消費者這次對於廠商惡行的「記性」可以延續多久,這才更能彰顯台灣公民社會的成熟程度,如何透過行動來對廠商的黑心行為產生牽制與規範。
 
台灣近幾年不斷爆出食品業者使用黑心原料、或實際販賣商品根本與廠商所宣稱的等級天差地遠。
 
包括加了香精的「天然麵包」,以湯包湯粉調製的「養生高湯」,乃至以劣油假油不是油的東西混充食用油,在在顯示出台灣廠商為利所趨,能減少多少成本就減少多少,爆出來的案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沒被踢爆的則不知道還有多少。
 
自去年大統橄欖假油事件開始,頂新從受害者身分--即便目前看來那只不過是鱷魚的假哭罷了--一轉而為被踢爆更多蓄意使用惡質原料的證據。然而,台灣消費者不知是犯賤還是健忘,一旦廠商出來哭哭、露面道歉即使沒有露出乳溝(?),再加上幾階段的優惠大好康,消費者就喜孜孜再去排隊,好似忘了令人生氣的從來不是東西太貴而是廠商蓄意的欺騙。這簡直荒謬至極。
 
台灣食品安全的規範實在寬鬆,檢驗標準與責任單位則是多頭馬車,廠商得以在送檢樣品與實際出貨用料上大作手腳,把關機制的匱乏讓不肖廠商有了漏洞可鑽,而消費者則對於低價、平價產品趨之若鶩(姑且不論這層導向與台灣近十四年薪資水平幾乎從未提高有關好了),幾層原因結合起來,就成為黑心廠商最佳的溫床。
 
利之所趨,義便缺席。
 
根據統計過去十四年內,作為海島經濟的台灣進口食品原物料價格已經翻了一倍,平均薪資則僅提高十多個百分點。弔詭的是--食品業者產品的零售價格則幾乎未曾有過顯著的調升,但業者財報獲利依舊年年成長,只要稍微會一點會計,不,那幾乎只是加減乘除的簡單算數了,都會想要問一個問題:成本究竟是怎麼省下來的?
 
而近日我們都知道了。食品業者的成本魔術,其實是最不堪的台灣之光。
 
最諷刺的是,過去台灣小吃引以為傲,「不能拿給自己小孩吃的東西就不拿出來賣」的美德已經蕩然無存。當代的食品巨鱷是把劣質品賣到市場上,並用這些卑劣手段累積起的財富,讓自家小孩住帝寶、吃進口有機食品;而食品廠的員工--乃至食品大廠經營的通路與其他事業群員工--又何曾從這些獲利不斷成長的財閥手中分食到一丁一點的利潤?沒有。工廠勞工依舊領著低廉的薪資,零售通路的基層員工則要三頭六臂什麼都要會,煮咖啡寄包裹補充關東煮甚麼的,一個月也是三萬元不到的薪水這像話嗎。對,統一超我就是在說你。
 
這些基層服務業的低薪現象不斷擴大到每一個層面,國內平均消費力道當然無法提升,然後這些食品業者再來靠北說:「台灣人就是因為計較每分錢不肯多花錢買好東西,才讓廠商使用劣質原料以降低成本。」然後竟然還有人附和說「就是嘛,那麼計較錢,當然只配吃黑心食品啊。」我幹你老師的啦是有這麼好意思倒果為因。
 
幸好這次頂新事件讓人看到一絲希望:台灣消費者終於看清楚這些「食品化學」大廠的真面目,終於懂得購物行為的改變來對廠商施加壓力,告訴不肖廠商--幹,就是要給你倒。而我但願這樣的抵制行動可以擴張到更多層面,比如說,未來被壓榨的勞工終於會學習透過工會協商甚至罷工,對資方形成壓力,比如說,我們終於能夠選擇不要再被廠商摸摸頭,給你買一送一給你更多優惠,就又變成搖著尾巴去搶購的消費者。而這種從「我不要什麼」轉化為「我能夠以行動明白告訴廠商我的拒絕」的轉變,其實在公民政治當中,無非是最重要的力量啊。
 
也就是在此刻,另外一座食品化學大廠統一,也被爆出疑似使用劣質原料生產食品的疑雲,而我們能不能用同樣的標準抵制統一?即便有人會問,「沒有味全、沒有統一,我們還能吃什麼?」但我認為,優質的食品其實不缺市場,這樣的時刻我們更能仔細環顧四周,過去被便宜與便利遮蔽的生活的邊角,一定還有一些我們未曾吃過的好東西。
 
加油啊!台灣消費者,不要再讓這些廠商看扁了。




 

Oct 7, 2014

〈金鐘〉

 
  敞開的廣場是你壓止的胸膛
  心跳從四方落下,磯石與浪花
  霧中之笛
  讓聲音變成薄雨
 
  面海的磚樓已無窗簷半掩
  歷史變為甜美的陷阱
 
  很久很久以前
  是我變成了你還是你變成了我
  初始的磨損
  變成後來的擁抱
 
  像鐵絲網拒絕悍馬,我們並肩
  望著船駛向一句話
  眾神的烈火
  在夜裡燒出璀璨的玻璃
 
  愛成詭密的煙花
  我起了些疙瘩,依然盼著
  是風變成你
  引發了早秋的寒意
 
  很久很久以後,大樓化為塵土
  賸下你我的愛情繁衍著
  讓紅棉之夏
  變成新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