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26, 2012

〈以愛之名〉

 
  恨雨落在城市病愛的背脊
  恨青春何時闖越了青黃的燈號
  恨死亡恣意成河
  恨磚石太過牢固阻隔了眼神
  恨風射落飛鳥,秋天纍纍結實
  沒有一種氣候適宜笑看光塵飄落

  恨你依舊是你而我依舊是我
  迴旋的山路將星空擰成了不安的居住
  恨鬼火已成碑文
  指著個方向沒人不去走它
  恨誰都在抖藪地偽裝
  七絃驚然奏響
  恨記憶像拉鍊暗合有時則相互傷害

  恨清脆的交談將我刺痛了
  恨燈光打亮雨夜如碎地的陶瓷
  恨愛往往不能是愛但恨
  卻只鋪陳了恨
  恨琤琮的琴音斷然提醒我竟夜的孤獨
  恨哀愁美如織錦,編不進別的名字

  換季前夕我們逆毛撫摸著彼此
  恨黃昏早逝,恨有燈籠孤懸
  恨語氣層層疊疊
  傘遮住我但遮不住我的冷
  恨我恍惚巡遍你的每一片海洋
  看不清愛人的眼睛,莫測的流星雨




 

Apr 25, 2012

〈野薑花〉

 
  這墓穴淺,而窄。
  等我們自己去躺去臥
  露水濕泥中間
  死亡的芽葉當有一代興盛
  也將有一代衰微

  差不多是這樣
  香氣瀰漫也是一襲棺衣
  我僅賸下原來的一半
  被泥土覆蓋的部份
  則去讓溪水刷洗清潔

  冬季過去我只活了一點點
  天氣沉厚如低壓的雲系
  呼喊一個名字
  像一朵花把自己植在終點
  無愛無慾,無喜無悲

  我的字跡變得難以識認
  螢火已成殘燈
  推開門徑有成千上萬
  從晚宴離開





/2012.04.25/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42501071.html
 

Apr 18, 2012

〈扇貝〉

 

  讓它成為我的房屋
  傷口與傅立葉
  忘卻它的年齡高矮任意穿衣
  是金黃色的箭像時間
  或者時間
  攀如案底黑毒的黴
  般緩慢

  毫無希望的傷口開著
  開著像磚牆也有一個名字
  一道光
  矛般鑿穿鑿穿我
  和我的房屋一齊守著
  守著睡著的時間金色的箭簇
  花蕊散開如女子
  亂髮探測了風
  墓穴挖了挖了而死
  而死探測它

  它是我的房屋我的
  鑰匙打開了黃昏看見它是
  紅色紅色的
  紅色的白天終結推遲了睡眠
  勇氣與木馬都在旋轉旋轉
  窗是打開大雨在屋內
  造成各種傷害

  它成為我的房屋我的
  傷口裝盛恨的衣裳
  光滑的海水
  在床上融解像一個半島我的房屋
  那冰凍的火和泡沫啊
  動也不動廣袤的泡沫啊
  讓它們成為
  我的房屋




 

Apr 8, 2012

〈遠方有消息〉

 
  遠方有消息傳來
  靜聽你語意輾轉,明滅
  聲光斷續都是關於季節的
  晚近的提醒
  春耕之後換誰夏耘
  誰在秋日前播下了限制
  可又是誰
  在冬季寬衣復寬衣

  若有一刻我感覺驚懼了
  必定是遠方傳來消息
  夾帶死亡的刺聲
  你說兒童在溝渠邊蹲著
  在駁火的稜線上燃燒
  兒童們
  輪番排出帶血的尿液
  再挖起彼此的足印和濕泥
  岸線被夜色浸透

  遠方無有消息,一通電話
  未及接聽也令人癢痛
  抑或是話筒彼端--
  你的生之喜悅
  焚滅我零星的溫柔
  說紅嬰兒哭泣又哭泣
  都將雙手高舉
  舉向未來時光的若實
  若虛
  如今我的生命
  半是塵煙,半成灰燼

  你是沙灘上無主的腳印
  遠方有消息
  送來一封瓶中之信
  為何我錯過這些說法總是遲來
  一如我不習慣
  你的不久,不留
  不躁,不忌

  關於你的近況
  我已聽多各種說法
  像那些船在港外等著
  鳴笛聲四處推擠
  亂了歪斜了
  並不為了浪花
  為了浪花只是因風而起




 

Apr 6, 2012

〈放棄我的長句〉

 
  我願放棄我的長句
  耽看孤燈晚月
  霧雪風霜
  獨自聽一條河
  從天空奔流而下
  湧向它狹窄的音域

  放棄我的音感
  我的句讀
  放棄織一張密的網子
  該落的那些
  倘若該落的是你
  放它盡情去落

  我願意放棄長句
  成就一具身體
  無憑無依
  少了你的擁抱
  一件漿挺的襯衫
  剪去隻袖子

  垂看鞋尖踏過的詞彙
  放棄我的長句
  捨去宏大的語意
  這門我不再鎖上了
  誰敲門疲憊
  就把長句都留給他


 

Apr 4, 2012

〈我想說的〉

 
  此刻我想說的
  無非是夜已濃縮,晚星虛懸
  無非是繁殖的渴望噩夢的傾頹
  親愛的,無非是樹生新芽
  又為了誰將繁華褪盡
  無非是蝴蝶振翅飛過了花季和暮雨
  無非是河感念潮汐
  時有起落也有張流轉的臉

  生存,無非是在砧木上反覆敲擊
  無非是將彼此的姓字
  緊繫在言語的牢籠啊親愛的
  我想說的無非徘徊
  無非歸返
  無非是木的漂流,山的移徙
  瞠眼時,另一個夜晚便攀援而去了
  只在沙上留有足印的三兩橫陳

  無非是想開得更加寬闊
  無非是垂問殷殷
  幻影與煙塵能否也將礁石驚動
  無非是假來亦無非是真
  無非同你攜手
  扶牆盤想芒花般飛散的心事啊
  想說的是我們活著,在這
  僕僕風塵,自滅自生

  無非是遠山遼敻,青空與雲
  無非是還想靜看你左傾的睡姿
  關於生活可否有種
  簡單的說法
  關於你,我已知道甚麼
  還能多知道些甚麼
  我想說的
  無非是--




 

Apr 2, 2012

天空開放與否 牽繫島國航空業競爭力‎

 
近期由於台北(松山)-首爾(金浦)的航權分配問題,再度引爆我國航空政策是否應往「全面開放」方向修正的討論。航空業是連結產業與市場的重要橋樑,台灣的海島經濟內需市場小,惟有讓航空業者「走出去」,藉由航空業連結區域市場的能力,讓產業、文化與區域內其他經濟體連結得更加緊密,人流、物流的開放與競爭,對於航空業與整體經濟的競爭力提升將有所助益。

事實上,航空運輸是台灣與全球、區域經濟連結的必要管道,而日前馬政府也將航空、觀光、旅遊業視為台灣經濟景氣復甦的主力,航空更是其中的重要指標。

根據《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智庫統計的最新一期全球城市競爭力排行榜,新加坡排名全球第3、東京與香港則並列第4名,首爾名列20名,台北則佔第37名。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香港、首爾早已大力推動開放天空,而過去採保守態度推動航空政策的日本,也已經在2010年開放境內國際機場的第三、第四、第五航權,並加入開放天空的行列。

固然城市的競爭力還有其他因素需考量,不過顯而易見的是,不像美國、歐陸航空業者擁有龐大的內需市場,開放天空是島嶼型經濟體的航空業競爭力之所在,同時,航空的開放也將帶入更多人流、物流、金流,乃至於文化、服務、與資訊的流通,對於經濟競爭力亦有正向的助益。

以新加坡為例,在缺乏國內線奧援狀況下,新加坡的開放天空政策順利將該國打造為東南亞轉運中心,而新加坡將航空業視為策略性產業,創造了11.9萬個高附加價值的就業機會,貢獻星國5.4%的GDP,樟宜國際機場每年進出旅客逾4000萬人,而桃園機場每年旅運人次僅樟宜機場的53.6%。

而在韓國方面,日前的松山-金浦航線分配,韓國選擇讓2家中小型航空公司執飛,而把桃園-仁川線留給另外2家大型國際線航空公司營運,主要著眼於培育扶植的政策考量,讓大型航空公司全力衝刺以仁川機場為主的國際航線,而把被定位為城市機場的金浦機場,用以支持、鼓勵該國中小型航空公司的成長。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預估,到2014年,全球航空客運量就將達到32億人次,其中,主要動能就是來自於亞太地區市場的強健成長。而台灣的地理位置位於亞太區域的核心,又擁有與亞洲各主要航點平均航程最短的優勢,事實上應能透過開放天空政策,將台灣打造為整個泛亞地區的轉運中心。

惟截至目前為止,我國在航權發展上僅與少數幾個國家簽有開放天空協議,在航線開放程度有限的狀況下,也限制了機場與周邊產業的發展,更無法讓國籍航空公司在自由市場中進行良性競爭,航空產業的成長迄今未能充分發酵。

在「亞洲四小龍」中,新加坡、香港、首爾都已藉由航空與經濟政策,證實了「開放」是小型經濟體壯大、成長的鑰匙,至於台灣航空業未來是開放與否,民航局正推動的「國際航權分配暨審查綱要」修正案首次公聽會、乃至下半年的綱要修正內容,將是重要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