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Sep 11, 2018

〈不要在我的葬禮上〉

 
 莽亂的馬拉巴栗依然生長著吧,而我
 就這樣收起了最後一個音符
 像抬起手指時的那次呼吸——還有什麼話呢
 不要在我的葬禮上為我畫下引號
 畫下括號
 音樂已經停下了,還有斷句
 比這回更長嗎
 
 擱淺的船還能夠找到下一個港灣嗎
 我闔上胸口,闔上鋼琴如我闔上了肋骨
 鍛鍊許久的雙臂再舉不起了
 我抬不起的世界
 裡頭也沒有什麼關於越界的話題
 關於「你我」的生字
 不要在我的葬禮上說實話
 還有什麼多餘的謊言
 比這更傷人的嗎
 
 雨從屋簷滴落像一隻貓跳斷了
 吟遊詩人的琴弦,已經太過繁複的音樂
 為何不就停在這裡呢
 別在我的葬禮上看我的臉
 已經拉開的拉鍊
 不必再拉上
 
 半音之所以為半音
 是因為它們不夠完整
 小調之所以為小調卻又是否因為
 它們引人哭泣
 
 不要在我的葬禮上談論昨日
 談論信任與懷疑,與即將毀壞的星辰
 讓我十指合握
 讓我相信沒能到來的明日
 依然會有些陽光不曾被遮蔽
 像讀著我的訃聞那時
 笑出聲音的你





 

Sep 1, 2018

〈自殺神〉

 
 看他洗臉看他刷牙看他用壞了一支牙刷,看著他
 細碎肥皂渣擰成較大一塊抹頭抹身體抹生活
 彷彿的清潔與自我的髒污。看著他走出門忘了襯衫
 他袒身裸背回頭但找不到鑰匙他生了氣
 或者兩個,時間是奇妙的把戲你怎麼形容他凌晨三點
 是早晨,或者夜晚。都好都行但他腳底下流出了黑色的液體
 沈默的房間裡他沒有電子音響讓他平靜他沒有隻貓
 隻狗。隻小孩。隻愛人。或他曾經有
 常喜歡他這樣坐著,盤起頭髮用身體發出聲音
 曾有過的生活,我遠遠看卻多麼地接近:一種
 炭爐旁邊的呼吸聲終於靜了下來吧
 
 出門且就有光有影,有跟鞋皮夾的環抱與溫暖的地毯行走
 如水面行走且飄逸的靈魂足底從未沾上任何的泥濘
 她曾有這樣的生活——用牙間刷刷洗漬垢刷完了
 還想聞聞自己口中的味道,謊言的味道,甜言蜜語的味道
 終歸都是一個吻吧一個無需明證的孤單,涼而孤單
 和黑的孤單——會是同一件事情嗎?
 終於他買到了炭火與肉與材料打了幾通電話
 時間到的那天他的朋友都十分期待
 然後在差不多的時間接到一則簡訊說
 「不必來」他沒有聲音
 但留下了他自己我看著他左腕上的刀痕不斷增加
 
 接下來的事情大抵就是這樣了。我看著他,我看著她
 看我自己如果我的寂寞可以被他們所治癒那麼就不會需要我,
 不需要自殺神把人帶走
 人們遲早會死但他說不快樂
 在那黑色不開燈的房間裡也就是情緒的黑洞白洞將人吸納
 那又與你我何干——看著墓碑上的人名他們
 一個個念過去,一個個念過去,一個個
 念過去,念過去,念過去,念過去,霧啊
 就漸漸散了不是嗎而天
 也就漸漸
 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