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Apr 30, 2007

2007/04/30

 

How to save a life:



01. come to a friend

02. sit down

03. breathe deeply

04. cry

05. scream out loud

06. forgive

07. talk and listen

08. embrace

09. wandering with somebody

10. leave the war field

11. write a letter

12. pray to God

13. sing a sentimental song

14. listen and talk

15. let it go

16. have some icy milk

17. don't be

18. kiss your own fingers

19. punch a pillow

20. sit and cry

21. hang out

22. admit yourself

23. wash out the pain

24. have faith

25. relax

26. can't be

27. admit the fear

28. touch

29. hug

30. weap

31. in front of a mirror

32. take a shower

33. jog in rain

34. dance

35. let it be

36. tone yourself

37. dogs and cats

38. accept

39. see someone

40. get up

41. evolve

42. revolve

43. just be



get up

get up

 

《他方》

 

搭車遠離已是許久以前的事了

是怎樣的類似車廂月台

領我回返荒草湮沒的入口輕讀情詩一首

緩慢的抒情練習

敞開乳白天空與一種沉陷

非常地深、非常地冷

並且非常可能我仍認得那裡

有一條道路從你居處頂上經過

已被註銷的門牌

夢偶發地違規迴轉進入

慾望與風,與白色球鞋沾了點泥之步行

啊,許久以前

遠離的理由自渾圓而漸次消瘦

城市之外是我獨自旅行然後學會訣別的場景

車廂或月台或登機門

草草謄寫並慎重地通過

那條自你居處頂上橫越的道路我迴轉

我誦讀,直到後方來車迅速地

磨滅未竟的情詩一首

未竟的瘦

 

Apr 28, 2007

2007/04/27

 

「生存是風,生存是打穀場的聲音,

 生存是,向她們——愛被人膈肢的——

 倒出整個夏季的欲望。」

          --節自〈深淵〉



生存是最近在忙的那些事情,所有事情。



是怎樣我又與許多人共同聚首在類似的車廂月台,說話,出發,

路過的許多明天都與這些有關,一些姿勢一些掌紋,一些明信片與決心。

但沒有什麼是一定的,

比如所以發聲練習,所以致力爬牆,所以拿靈魂性命以對的理由,

生存是--今天的雲很輕,像極了昨天的雲。



不敢說有多麼專業的戲劇訓練,但希望如此呈現,

可以讓你看見是一群大男生的自我挖掘、走路、咳嗽、辯論,

練習誠懇,

有些東西就在裡頭漸次生成。



六月三號(日)晚上1900,中山堂光復廳,

希望你來,讓我們給你比純粹詩歌朗誦再多一些的,男眾混聲現代詩劇場。



票價一張兩百元,可以直接在兩廳院網站或售票端點得到它,

因為是大夥兒自發性製作,故無法提供公關票與價錢上的折扣,尚祈見諒。



但希望你來,真的。:)



生存是--



「如果有一種可能,早晨非常適宜前進

 我途經某個紅綠燈,各種聲音將在生命中響起

 重複詰問與覆滅

 當我學會聆聽,時間開始運轉

 星辰的眼睛正緩緩張開……」

           --節自〈少年維持的煩惱〉

 

Apr 25, 2007

2007/04/25

 

 清晰以及更清晰的那些物事。且是更多、更多的那些時候,

臨海小屋往往就建在懸崖迎風的邊上。



 明明不是村莊但卻聽得到屬於屠宰的各種聲音,肥胖女人把

自己影子釀在地下室裡。



 熟識之人把車停在小屋門口他停下,走出來,一個笑容寬得

可以放進許多時間那全都是他的。



 模糊以及更模糊的那些物事,且是更少、更少的那些時候,

臨海小屋的門往往並無法鎖上。



 任意地,許多男人女人一齊發出屬於屠宰的各種聲音,歡愉

以及更歡愉的東西,是肉與血與殺戮的盛宴。



 陌生之人把車開走時候就變成更陌生的人,一顆電瓶,將在

公路臨至終點的時候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安靜爆炸。



 沉默以及更沉默的那些物事,無人知曉的那些時候,患者的

夢與世界無關。憂傷也就益發顯得無比廉價。

 

2007/04/24

 

最近在忙的事:



http://0rz.tw/752xS



 抬頭時候今天的雲很輕,像極了昨天的雲。但雲的上面除了天空,有無其他?雲

的下面除了你、我與這個城市,還有什麼?某處某人可能也正抬頭,他的視線能否

穿透雲翳──會不會有人其實端坐雲端俯瞰?此時字句墜如落雨,雲上卻是晴朗,

更高處,許還有雲。



 創立十五年來,建中紅樓詩社在文字創作外,亦致力於以聲情肢體再詮釋詩篇,

表演形式迭有突破。今集結歷屆成員首次公開演出,在累積的經驗之上,掙脫傳統

鏡框舞台束縛,更恣意地運用劇場空間及元素,演述個我在現實、夢境、歷史、經

典中的觀看思索,獨白、對話、眾聲喧嘩,我們活著,今天的雲是否真與昨日相仿

?有幾種看雲的方式?



主辦單位/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紅樓詩社

協辦單位/無垢舞蹈劇場



演出者/建中紅樓詩社歷屆成員

   (李仁豪、林子弘、宋珀源、丁振翔、游俊菖、蔣子荃、劉至軒、巴 鎮、

    羅毓嘉、黃耀廷、石家豪、陳奐文三、李坤珀、金鼎、施昀佑、孫世鐸、

    吳佳彥、廖建鳴、葉書宏、林建宏、史習宏、陳威佑、郭哲佑、詹凱安、

    吳哲榕、李坤龍、許柏翰、湯家碩、林勝韋)



製作人/丁振翔



導 演/鄭傑文



原詩作者/丁振翔、王潤華、孫世鐸、凌性傑、陳大為、許悔之、楊牧、楊佳嫻、

     瘂 弦、羅毓嘉(按筆劃排序)

文本整編/李仁豪、丁振翔、羅毓嘉、孫世鐸



燈光設計/許健峰

平面設計/施昀佑

 

Apr 23, 2007

《明天的雲》

 

事件發生幾天後

在路上漫無目的走路的某個人

發現自己站在三角形的其中一角

拿右腳在沙地畫圓

造成非常和諧的圖案

好像明天的雲好像說出口就會實現

的昨天與今天與

偶然移動已經指向某種答案



某個人遇見某個女人她說

直走左轉你將遇見有最好咖啡的咖啡館

但為何不是餐廳

為何不是鬼屋嗡嗡嗡地鬧鬼

想要吃飯的鬼漫無目的地在無用事物間徘徊

買一張最貴的來回票

某個人在某個他也不知道的地方下車

遇見一對戴帽的情侶

和他們任意對話練習激怒對方

然後走開



明天的雲是否又與今天相仿

在跨越邊界前養隻不停奔跑的老鼠

持續練習不耐



落日持續懸在異地的黃昏

但異地陌生的性質其實與昨天相仿

坐在河堤上的某個人

想像明天的雲與時間反光把小屋塗成紫色

塗成藍色

塗成方形或錐形一種狹窄的想像

事情發生幾天以後,某個人從冰箱出發

接受無心的電擊

和跑得很累的老鼠一齊喊





墊肩屬於昨天但明天也將需要它

某個人在另一間咖啡館坐下

在鬼屋的旁邊

某個女人裡面

來回票剩下寂寞的一半到明天就要失效

女人安靜,她裡面嗡嗡嗡地鬧鬼

拿油彩塗繪腳趾,屋瓦上隨機的雨天

坐在無人球場裡吃得很飽

其他地方時間則彷彿被濃縮

某個人快速通過那些孤獨而冷酷而豔麗的段落



完全可能有人讀到這裡



某個人是不是你,是不是來自明天的雲端

又或者誠心誠意的魔鏡有可能被打破

拆穿時候模仿公主笑容一齊喊

「不要傷害我」

藏著一種弔詭

在事件發生幾天以後

某個女人拒絕定義與某個人的關係

從各式各樣角度看那都非常安全

但不適宜繼續流浪



最微小的雲逐漸變成三角形

雨即使如瀑布般落下

卻並不是真正浩大的東西

 

Apr 21, 2007

2007/04/20

 

 安靜的早晨。準時醒來的早晨,無法出門的早晨。



 以及發病的前夜,呼吸過速青春前夜,一個人穿睡衣睡褲拖

鞋往三總走。



 夜是翼而當羽毛都給收起時候,進去出來,走進去走出來,

巨大的聲音與光線真得像假,搓著掌心的藥水味道,想起那首

詩舉輕若重化為人形來去的聲音地位光輝層層疊疊層層疊疊層

層疊疊--都有誰一份?



 會是我嗎?或者不是我,是他,還是你?我盡量讓自己保持

鎮定,與你們說話時候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但睡著之後夢

裡,害怕無法醒來的情緒竟然如此鮮明那究竟是不是夢呢你告

訴我好嗎,那究竟是不是夢,或者其他。非現實的現實感是如

此要人害怕的物事,反噬過來我什麼不能做我就在那輛搖搖晃

晃顛頭振腦的遊覽車上說,「那不是我,」然後我就醒了,然

後我就哭了。



 我什麼不能做我只能再吞服幾錠各色藥片,盤腿,呼吸,拉

著吊著一顆最微薄的腦袋,胯部漸漸在不應該開的時候打開了

明明半夜不是,交叉著劈腿,一次,兩次,其實還是會疼啊我

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與自己說話時候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

,發病前夜,意識每每發光發熱都是往黑暗的靈魂深處挖掘挖

掘,靠著極度有限而又疾速的碰撞做一次又一次無與倫比的發

聲練習--拉開一片窗帘襲擊而來的不是鬼聲嗎那難道是一個

早老的,即將死去的少年、少年、少年--



 安靜的早晨我準時醒來卻無法出門。



 前夜我發病,呼吸過速好像胸膛裡的鼓風爐狂暴地燒,沉穩

地燒,我的手心還留著藥水味道,汗裡絲臭,一個禮拜從頭到

尾很快地就過了,研究室、教室、咖啡館、研究室、咖啡館、

研究室、體育館、教室、研究室、咖啡館、研究室、咖啡館、

排練場、其他地方、排練場、排練場、其他地方--這麼簡單

的敘述卻無法這麼簡單地度過,所有的牆,所有聲音,所有人

群,我幾乎和你們之中任何一個說幾句話就要耗盡全部氣力,

我幾乎只能感受到那極端當下的快樂,我說我聽,我笑,然後

我忘記。



 我的快樂壽命只有兩分鐘,或者更短。兩分鐘是好的情形,

於是我需要準時的晨起服幾錠各色藥片等待血液裡梳洗,在床

上盤起腿來在白晝伊始之處數白色的羊,等待,等待呼吸與鎮

定等待確實的安靜。



 其他地方。彷彿我將時間濃縮,迅速地通過那些孤獨而冷酷

而豔麗的段落....



 一個禮拜事情竟一下子說完了我不禁感到些許地哀戚。或許

如同你們知道的那樣,或許你們知道,然後知道其他,與你們

說話的時候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開店前見到老闆蹲在門口

的背影啊我說那不是一隻最疲憊的貓嗎而我也是。而我也是,

恢弘璀璨暮春所有的聲色氣味真得像假,喪失辨認溫度的指尖

,喪失辨認味覺的舌,我咬嚼自己早已嚼得爛透了的舌根子說

類似的笑話做類似的表演,於是原先深不可測的那些,那些孤

獨而冷酷而艷麗東西漸漸變得淺了薄了,把頭埋進去可以簡單

地溺斃。



 我關閉那些管道,我的生活簡潔而有力,我的生活乾淨,我

的生活不過最純粹一種疾病。什麼可做什麼不能做後來挖掘一

道枯竭之井側坐那裡舉起鏤空的骨,窺,有聲有色,天空不過

把尺塑膠那樣人造的藍。



 鬼聲。



 人聲。



 恐懼之宙,當鼓起勇氣與任何人說話時我盡量讓自己保持鎮

定,但其實缺乏現實的感覺我煮了一杯兩杯三杯咖啡其中有兩

杯是被判出局的。不能這樣,想的是離開但又知不能這樣,九

點了我就走不能再多停留怕的是不能鎮定如果這樣我就不再是

我自己。他者看自己的時候是否厭煩於我類似的笑話類似的表

演?講話時候更強烈感覺是哭泣與逃離,意志力薄弱於是又抽

一根兩根三根菸是不能對抗的藉口理由或者其他。在其他地方

有沒有人更強烈地憎恨我?



 下一個安靜的早晨,下一個準時醒來的早晨,下一個無法出

門的早晨我感到空洞以及空洞以及空洞以及空洞



 在那裡面



 更寂寞的時候連泡茶都無助益,明天又是面試的日子或許我

會在那座校園裡面步行兩圈又回到車上假裝自己美好完成什麼

但其實已經來不及補償的什麼會在往北公路上突滴漏出來訕笑

這樣的我

 

Apr 16, 2007

2007/04/14

 

several worlds holding on to the dirt

inside a damned dream there once a spirit

eating

even without any stopping the spirit

eat a dream saying,



"when will you turn back the shirt you wear?"



asking like one owes him much

so much, with regret and distortion of the sky

two worlds hold on to each other

and the third yelled out

loudly

eating

wandering

shitting

in the same place as what they did before



and the forth, and the fifth, and...



there was once a wirlpool of clipped words

in the mind of that ghost

walking

hopping

whipping the horse he rides

the boy he harms

the past he constructed

shadows, leaves, trees of funerals wither and fall



no noe could ever escape from violet lies

made from phonikes fibers so firm

so sure

solid,

rigid,

touchable and sentimental things there was once................



that spirit asked,

"why don't we move to the early spring next year"

"the early spring is already gone"

not a chance he gripped

nor a swamp he dipped his feet

 

《蠻族的作法》

 

基於各種錯誤的理由

他們大部分都不知道也不在乎

如何選擇一個真正的領導者



這地方遭逢大麻煩了

他們若需要土地、需要水源

磚砌的城堡老去的人,是易與的

長驅直入的攻城車

在破木城門上貼宣戰榜文

懸掛早已截斷的斷臂



基於錯誤理由被選出的

領導者只在乎哪一朵花適時地開

在電視上看來比較漂亮



他們的領導者在攻城車上呼喊

「我們需要花」

於是他們覺得自己需要花

不確定需要的顏色、香氣、大小

他們也不在乎

執著於最無刺的那朵,是易與的

隱然覺得自己需要

那一大把即將枯萎的瑪格麗特



且是看似最無刺的那些

開始說話,漸漸有自己的想法了

灰色瑪格麗特

可能是小王子玫瑰的後裔

 

《無伴奏》

 

你不是那樣的人,不是半夜坐在校門口

給無端飛來蚊子叮上兩個包抓三條血絲結一道痂

拿紅色顏料畫白色床單的人

不是走在人群裡頭的

患者,不是拿聲帶拉提琴要喉頭紅腫喑啞的人你不是

把旗語高高舉起摔在山頭上的人

不是喊完口號就哭泣的煽情者,不是那樣

你不是單純的冶艷女子讓旗袍衩開到腋下

在四月,你不是那樣的人

不是六步一跪的苦行者也不是召喚神聖與動搖

走著走著,走著走著到了馬路對岸的人

你不是路過分隔島的

你不是等待的也不是

過了幾天、幾週、幾月甚至幾年還不被忘記的人

你不是在臉上貼貼紙的人,你不是菸癮者

不是站在這裡不是每天想各種事情

在排練場走位,你不是那樣的人你不是不是



那你是什麼

那你是什麼



===================================



寫在2007年0415,全台鬥陣挺樂生大遊行之後。



===================================



延伸閱讀:



遊行照片˙張照堂

http://www.wretch.cc/blog/chaotang&article_id=12179350



給政大新聞系學弟妹的一封信:當我們老去而你們還年輕

http://www.wretch.cc/blog/comyouth&article_id=12039131



最後七堂「樂生」的功課

http://blog.roodo.com/chensumi/archives/2975767.html



傳播青年大串連!為了樂生,也為了媒體的社會責任

http://www.mass-age.com/mynews_article.php?id=1387



睿智的人們

http://www.wretch.cc/blog/twfreestyle&article_id=7531796

 

Apr 14, 2007

2007/04/13

 

 放榜日。



 心情很激動。昨晚老媽誤查去年榜單,打電話告訴我「羅

毓嘉你沒考上,」讓我去了半條命,而被證實為烏龍的事情

,那一半性命並未因為睡眠而補回來。早早就焦慮地醒,世

鐸叫起床的號碼留在電話上。換裝出門,往學校路上特意繞

道新生南路看空空如也榜牌還沒更新。



 一沉、又沉。被牽動的靈魂飄著,繞了遠路並不覺政大多

遠,沒多久到了。



 日常的那些還是在山坳裡。



 亞太安全理事會近年的議事流程爬梳一半按重新整理,從

昨天便始終顯示無法開啟的檔案突開始運轉,心臟差點停止

,從肚裡拉出些泥濘苦苦。澀澀牽繫。一切都在那裡了,包

括日常或者非常的部份,半年左右的時間都在那裡。



 新聞研究所、新聞研究所、新聞研究所、、羅毓嘉。



 其實很明顯反正這人名字筆畫甚多,但為何排第一列是否

有什麼東西是錯的?揉眼又揉,捲軸往上,捲軸往下,昨晚

夢中,第十六個位置是我站的地方恰處在邊緣地帶,以為可

以接受的結果想不到比可以接受再好一些。再好一些。沒有

錯的事物,錯的姓名,對,這樣,羅毓嘉,半年左右的時間

確實都在那裡。



 打給陪我等待與焦慮的世鐸,收束自己激動而顫抖的嗓音

我後來變得安靜了,發簡訊給爸媽、老姊,又突開始哭泣。

多麼超現實啊,昨日的慌亂不堪竟遠得像是夢那樣,電話響

起,一而再再而三那些祝詞我都聽在耳裡,但我安靜,我低

低地說,謝謝,我說,謝謝你們。



 我說,謝謝大家。



 若沒有你們我是不可以的。



 「憋憋氣就考上啦,」「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啊不過就是榜首或者不是榜首的差別,」「不收你的話我

不知道他們要收怎樣的學生,」「加油,」「加油,」「危

險的事物要懂得自己避開,」不久之前的話語仍迴旋,不會

忘記你們這些美好之人給我的信心,儘管我從不知道自己做

了什麼,讓你們給我完全的信任,聲音是合,擁抱也是,一

個個走過我生命中的眼神都對我投以炫爛的光。



 當然也想過放棄,把最脆弱的那些留給自己處理,硬著脖

頸與憂鬱對峙,但--是的,你們讓我覺得,自己不是孤獨

地在打這場蔓延得超過一年的戰爭。



 指南山麓的我顯得多麼微渺。踩自己的影子踢兩個破鋁罐

鏗啷鏗啷地滾,閃躲必要的位移,完成一篇小說講兩個故事

寫三首詩,而今那些日常也還是在那裡與我對望,我彷彿看

見你們的眼睛非常真誠我說,謝謝,謝謝你。哭了不只一次

連辛亥路的風都讓人覺得其中有什麼不同,這些是值得的嗎

?這些是屬於黑色的嗎?然後性質開始改變了的關於時間與

各種詭奇命題的我,踟躕第一行列仍直覺信心是脆弱的物品

而久久碰一次面或從未謀面的你們用力握手就知道,你們在

。是的,沒有你們我是不可以的。



 四月中間,厭懼燈光的少年不再擔心自己某天會成為邪惡

之人,總之冶艷女子並不單純,落入地獄開一朵花,那裡是

否天堂便顯得不再重要。



 好的開始造成好的開始造成好的開始,而我發現之所以害

怕人群如同害怕自己的原因:我總拿性命靈魂與人群對弈,

總有一天會枯竭的不是?但現下我無畏懼亦無憂心了,你們

,一直一直都會是我最珍貴的資產,是這樣的。謝謝,謝謝

你們。



 希望在下一個、下兩個、下三個階段,甚至更遠更遠,在

我現在無法想像的那些地方,我時時刻刻都能夠美好地與你

們擁抱。



 是這樣的。

 

Apr 13, 2007

2007/04/12

 

 我厭懼燈光,厭懼人群。大聲說話是為掩飾自己的缺與黑。



 往返,往返,往返。我厭懼生活,厭懼等待,規律與安靜墮落在四月陽光之底。



 沒有結果的城,沒有結果的塔。塔頂,圓柱型的。



 但那裡除了空寂鐘聲以外並無其他。



 信心是脆弱的物品,速度是我錯過的原因。



 不可遏抑,又伸不出手指去鼓譟。什麼,往返,厭棄與流離,沒有什麼一定。



 相信一個謊言而墮落。四月陽光,那五月、六月、七月呢?



 再來又是八月,非常恐怖。我後來就變得安靜,



 終於學會的事情我從自己胃裡拉出泥濘。



 像是藥以及其他,像是悲傷以及其他像是坐在火車上搖搖擺擺搖搖地去死。



 疼痛而顫抖而無信心而屈辱而潔淨只有在那裡而已。不過如此



 我點一盞溫柔的燈彷彿我並不害怕、亦不擔心。



 肢體屈曲是為閃躲不能靜定的心跳都不會停的都不會停的,那些,



 以及其他。房裡一隻蚊子它吸飽了血還飛



 還飛,為何如此亮麗呢,遠山以外的遠山以外的毀壞與乾涸與失眠的眼睛。



 閉上就不用活到下一個世紀了



 疲倦的演繹與證明,疲倦的資料與對話,疲倦的壓抑與解放,疲倦的。



 那些,或者這些,是這樣,或一點也不,或自動或手動



 在最屬於撫慰的那些掌心離開久久之後一個人哭,一個人吃飯,呼吸,沒有時間。



 逡巡、扭動、逡巡、扭動,音樂並無快樂亦非救贖的我終於學會。



 我後來變得安靜了,或許應該屬於雪地的埋葬為什麼是四月,我後來



 當發現抑鬱地抒情並無對象時候躲進自己。最深、最黑的裡面

 

Apr 11, 2007

2007/04/10



 Thunder Bird。告訴我,你那雙翅膀在焦雷之後仍會是

雪色的嗎?學會飛行乃重要的事,但為何要在風雨最大時

候穿入雲中?Thunder Bird,你之白是否與我之污穢相對

仗,告訴我,你的聲音,遠颺遠颺又近,穿越最高眼睛所

在的峰岳脊梁之上,穿透我--



 我非常厭惡空白等待。或坐或臥都不能撫慰突然起飛的

心跳。心焦,憂慮,該努力的部份早已底定,其他那些成

事由人的部份就變成一大塊空空、空空的什麼。



 我老是被別人決定。我不喜歡這樣。



 胃很痛,今天吃了明明不只一些東西,為什麼。我不喜

歡這樣。







 當時,我還以為這個世界至少有一部分是良善的。



 一個邪惡的故事:善泅者溺死在浴缸裡頭。我覺這結局

非常適合他。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他連玩火自焚的資格都

沒有。



 比之如最煽情的那座星球,你如剁除手掌,沉默就會是

你的。再無人惡聲以向、再無人披掛蛇蛻在那裡畫一組伏

鬼--或降靈--的美麗語言。



 如此我自由了,看著看著他卻瘦了。當時,我還以為這

世界至少有一部分是良善的……



 是被禁的。被禁的花朵有蕊懸宕,為何眼神座落在數呎

之外地方?預言者在燭光下說不詳的故事,她所言是否成

真必須要在未來才能檢視,但最邪惡事情莫過當實現時刻

到來,「預言」本身已經沒有意義了。



 關於冷靜一個謊言,一種。卑微,若在敗德書寫之間扮

演我將奮力斷裂。我說我好了但我又哭了。為何當時我會

以為這世界至少有一部分是良善的?



 那必然因為,良善之物是我永遠也不能得見的緣故罷。

 

Apr 9, 2007

2007/04/08

 

0414紅樓詩社社課用講義:



地球、煽情、愁苦、島嶼、紅茶、無常、撿拾、熱情、位置、石英、美麗、抽離、

卑微、戲劇、夢想、懶惰、媾合、火焰、原諒、討好、憂傷、卑鄙、快樂、遺忘、

憤怒、勤奮、垃圾、風景、聒噪、右手、回收、情調、猶疑、晴天、層雲、咖啡、

腥臭、嘈雜、起步、醜陋、雨天、孕育、迷宮、雕塑、解答、失落、對話、虛偽、

解放、抗爭、富裕、真實、離開、快速、孤獨、冷酷、泥沙、分裂、後退、家族、



道歉、中心、螢光、暴露、弔詭、屋瓦、巨大、電影、饕餮、形體、甜美、穿透、

撤退、動盪、女王、毒藥、平穩、骯髒、祈禱、細碎、上帝、冰箱、浪漫、清潔、

貧窮、誠意、問題、瓢蟲、月光、電台、暴力、迷幻、社會、物質、車頭、烏黑、

站立、遊行、烽煙、流沙、牛奶、合聲、藥水、遷徙、音樂、車流、貪婪、怨恨、

眼鏡、安靜、丟棄、無聊、群性、苛刻、河流、狂妄、飛翔、玻璃、頭髮、狂歡、



取悅、運動、時鐘、縱欲、考試、腳趾、焦慮、沉默、赤裸、漫畫、墮胎、多言、

艷麗、華美、鼻子、黑洞、噪音、螺絲、油彩、失望、微小、喑啞、爵士、太陽、

建中、騎樓、政治、零星、污染、生活、辯論、指甲、線路、思考、咳嗽、克服、

狂野、書店、說話、扮演、忍耐、扮裝、變化、抄襲、藉口、瞠目、柴魚、偽善、

入口、紊亂、瘋狂、骨骸、重複、苦澀、緩慢、單向、球場、青春、優雅、岩漿、



停止、船隻、歌唱、聲音、規則、三月、語言、地底、流浪、考試、蒼涼、時間、

電棒、創傷、灼熱、舞蹈、溫暖、擁抱、制度、自殺、性交、命運、運作、欺瞞、

界定、重逢、天堂、帽子、死亡、遮掩、瞳孔、腫瘤、窗口、分岔、左手、刺激、

破滅、移動、定義、辛辣、性感、火坑、童年、結界、婚姻、綜藝、街道、睫毛、

憎惡、抗爭、陷害、偷情、和諧、甜食、毀滅、無謂、赭紅、躁鬱、合成、客觀、



吧台、安寧、碰觸、自戀、書寫、敗德、世界、電視、渺茫、冰塊、動態、戀愛、

電擊、介面、美麗、酒精、理解、衣物、災厄、反串、焚燒、畫像、寧靜、價值、

通訊、空虛、寂寞、控制、慾望、絕望、逆溯、假象、驚訝、領域、沉澱、放蕩、

解釋、照片、墜落、夜市、熱烈、模仿、星空、等待、熄火、眼睛、疤痕、疼痛、

詮釋、接近、水晶、遠方、善柔、記憶、愛情、抵抗、約定、溼漉、模糊、希望、



雜訊、飄忽、想像、季風、冷漠、邏輯、旅行、斷裂、戳破、仔細、消費、符號、

喧囂、年老、眷村、門框、角色、航行、固定、目標、針線、複雜、泉水、靈魂、

節奏、哀愁、習題、烹調、相同、高峰、狂喜、抽離、失落、浪漫、虛擬、人物、

草莓、凝固、排泄、膠水、少女、遺棄、宇宙、書籍、雜交、釋放、頭顱、踐踏、

五月、交叉、笑容、錯落、思想、藍調、無聲、狂熱、詫異、耐心、官能、冰山、



表演、閱讀、練習、梅雨、花朵、別緻、演繹、朋友、考試、工具、手銬、面具、

淫蕩、分類、微笑、柱子、理由、傾聽、神遊、廚房、自慰、愛人、烤肉、日本、

純真、盤旋、困窘、偉大、跳躍、起伏、捷運、慶典、結拜、橋牌、聚會、客戶、

誓言、陰沉、建築、色情、牆壁、清澈、餅乾、海洋、虛妄、狹窄、假裝、詩句、

階段、光圈、表情、星辰、象徵、高樓、定律、和弦、玫瑰、火星、包容、拖延、



拖鞋、詩社、附著、愛現、電話、金魚、健身、面孔、迅速、熱切、跳針、寬闊、

舞台、雪橇、發呆、框架、爆裂、背叛、單純、雜沓、熱鬧、醫院、低劣、門牙、

測量、八月、罰單、蒸氣、受困、隱瞞、謊言、雲朵、節律、展示、紅腫、販賣、

開朗、喜歡、巨響、規則、關照、公寓、遵循、慷慨、清晰、特別、振盪、插入、

血跡、工廠、貸款、呼吸、乾燥、雨季、斑駁、鑽石、血液、數學、劇本、稜線、



暗閉、插管、良善、味道、壓迫、法律、是非、誤解、樂天、隨便、二手、流動、

冶艷、掌握、努力、斡旋、悲觀、友誼、力量、前進、崩壞、墮落、法國、預言、

祭典、瘋癲、潔白、糟糕、豐饒、核心、迷航、眉心、熱絡、正道、漂蕩、論斷、

驚愕、屹立、側寫、文化、旋轉、認知、門戶、準確、搖擺、盪漾、階級、和煦、

春天、感冒、認命、拖鞋、狼藉、哼唱、征伐、文字、揮灑、光芒、問答、守候、



均衡、柵欄、城郭、渾沌、疾病、切口、煙霧、歡好、低賤、漣漪、精簡、違背、

剝落、高聳、暴烈、節氣、開啟、滴淌、壓抑、萌芽、領土、無感、吃食、追求、

累贅、計畫、定理、道德、苦悶、誤解、節慶、現場、飲宴、放屁、狠毒、捍衛、

嘹亮、低卑、激動、藝術、清冽、激盪、即興、創意、軌道、瀑布、優秀、莫名、

搖晃、終結、舞曲、石頭、做愛、培養、習慣、刻板、溝渠、療癒、帳單、衡量、



快感、鏗鏘、傑出、完美、滿足、雨季、擅長、懺悔、靈光、運氣、客觀、香氛、

氣息、出口、素描、穩定、凝結、免費、償還、明亮、汙漬、普遍、跟隨、癡迷、

殘酷、霓虹、脫除、到達、爆笑、溝通、憤慨、機械、凱旋、暈眩、饑餓、紀事、

香菸、震撼、安祥、校園、荒涼、末日、花朵、裙襬、枯竭、靈感、限制、廣袤、

機車、衛生、棺槨、海苔、名模、烘焙、髒話、情愫、痕跡、抽象、言詮、沙灘、



瀏海、樹林、化妝、感覺、邪惡、暗戀、補充、冷卻、颱風、繁殖、服從、燥熱、

供應、彈性、掉落、衰亡、隔閡、燃燒、餵養、不是、昨日、佔據、潮濕、花白、

罅隙、快活、隱藏、攝影、踢踏、薰香、對峙、爭鬧、詰問、覆滅、前進、前進、

前進。

 

2007/04/09

 

 面試結束了。



 早上起床真的是讓人憂鬱的一件事情,洗好臉又回到

床上假寐二十分鐘,精神不能不喚醒啊羅毓嘉,這麼重

要的日子。



 抽一根菸然後出門,穿得根本就不像平常的自己,沒

想到在考生準備室裡頭大家都有一樣的想法。氣氛煞是

熱絡,果然印證「要考新聞所的大家至少都具備牙尖嘴

利的能力」一句話。遇到幾個高中社團的學妹、認識徐

豪謙的人、許棣棠的妹妹之類。



 英文自我介紹完全沒有派上用場,貞玲老師抓住作品

集裡世貿組織和晶晶書庫發問,煞是犀利,文正老師問

一題「sensationalism causes capitalism or reverse?

what's your opinion?」至少還在能力所及範圍之內並

無太大意外。



 不過--為什麼助教漏把我的考生資料表籍入本子裡

頭?=_=



 總之安然下場,考試最後為《青春期》與作品集的不

同出身作了一點小小的解釋,老師們都笑得挺開心,好

的開始造成好的開始造成好的開始,至少我是這樣希望

的。



 也只能這樣希望而已,耶。:D

 

Apr 8, 2007

2007/04/07

 

 超爽,趕在截止之前終於還是把研究計畫給寫完了,雖然不

知道能不能討到老師的歡心就是了。



 我想作為一個「研究計畫」,那兒的行文必然超過一個研究

生的能力範疇以外了。雖則看來有些唱高調的意思,但又胡想

,或許在真正考進研究所之前,這篇「研究計畫」毋寧是一種

自我表達,我所關心的事物、我所喜歡的事物、我所期待能看

見的事物,在這裡頭鋪張開來。



 線上遊戲究竟能否解放令人困頓的現實,若我們覺察自己的

孤獨,試著逃逸至虛擬世界,那重複的殺伐、累積經驗值、升

級、殺伐、累積經驗值、升級,所帶來的是滿足,或者創造了

更多、更多慾望的不滿?城市裡全是刻板的高樓和溝渠,但線

上遊戲的舞台卻更像個比觀眾席更寬敞的孤獨場域,我們重塑

自己、表演、觀看,好像在那裡我們能與真實的自我無關,但

退一步來看,在隱喻與符號的世界裡頭,我們不過是重新捏塑

出一個無限大的黑洞,跳進去,然後在追索與獲得的過程之中

,再度演繹真實的人生。比如研究計畫、比如上頭那篇自傳,

使用符號與隱喻試圖「表達自我」,希冀觀看的人對我有所理

解,然而這種表演方式,會不會卻造成更多的誤讀──當我和

他們在試場上面對面,自我揭露與詰問的生成與覆滅,在那些

符號的互動之中必然會有一個「我」在你的面前架構起來。



 寫到這裡,我突然覺察到,這篇文章對我自己而言竟是說服

的過程:「啊,原來我希望自己是這個樣子,」好像線上遊戲

一開始的選擇,種族、職業、開始的舞台,透過一再審查與自

省,「我希望自己是這樣子被觀看的,」透過鏡中自我的反思

,「我相信,」世界其實就在隱而不顯的地方,逐漸建立。



 是這樣的,無論是在大學時代、或者對研究所階段的想像,

我始終希望自己可以保持對一切「現象」的敏感目光,感受、

分析事物表象底層的意義,那麼,無論是學術、或者對於「自

我」的完成與滿足,都必將有所收穫。



 是這樣的。

 

Apr 4, 2007

2007/04/03

 

 臺大面試用的考生資料表寫完了啦,幹~



 在「學術寫作或媒體相關作品」就卡關到死是怎麼回事!我

根本是偽裝的新聞系學生,怎麼會有媒體相關作品這種東西!



 然後是「社團與工作經驗」!政大校園裡頭那些無趣的社團

根本不會想去參加,難道要把唯一參加還任過社長的陸仁賈寫

上去嗎?雖然說我不擔心未來的出櫃,但即將要穿得端莊嫻淑

去面試的人,應該還是不適合把天生的浪女個性在基本資料裡

頭就顯露出來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最後的「簡要自傳」根本就是要我的命,那個經歷了少不更

事、驕傲、挫折、反省而後重新起步的人究竟是不是羅毓嘉啊

靠北啦!XD



 *



 交大的自傳也寫完了。



 不過還有五頁的研究計畫等著我去寫=_=

 

《家族合唱》

 

於是我們理解今天的性質

膝蓋遠路而來,併坐廳堂門口並不說話

說話讓人倦怠,不說話又讓人頹廢

或許該吵鬧地點一炷香

該饒舌或無伴奏合唱

對牌樓發誓,圓一個最厲害的謊

最厲害的饒舌兩千三百六十四個字

不被嗆到,野草,手指

相互割傷,然後拿石頭壓著

白色的骸骨從我們的腰間伸出來

比一個

「耶」

有些貧窮有些

蒼涼而溫暖而

快樂的遺傳。



昨天天我們遠遠地來然後

今天我們近近地坐

檢查所有人的

舌頭與瞳孔與左手

帶著煙味的舌苔喜歡吃辣的舌苔並不說話

喝水的舌苔與白內障與指甲

有的人戴指環有的人早就沒了愛的手指

發黴的舌苔,有病的眼睛濁濁

說話臭臭的嘴裡定有一個傷口

檢查所有人的臉檢查他們

笑的方式

動物怎麼會和一種水果相仿呢

有人長得像河馬,像蘋果,像風,像

過完新年的路燈那樣子

昨天和今天和明天或有關聯

或許

果陀明天就會到這裡留下他的名字



但是

抓抓搔搔,成長枯葉樹邊

石碑裂縫裡有朵花開

寂寞的人越穿越多

春天有一點冷,和去年有一點像

金色的骸骨從我們的腰間伸出來

比一個

「耶」

有些寂寞有些

俏皮而富裕而

快樂的遺傳。

我們如蠅如灑掃的風那樣來去

轉兩個圈抓一抓臉

摸摸摳摳抱抱,前前退退後後進進

噓噓呼呼口氣吹吹,跑跑

蹦蹦丟丟跳跳緊緊的身體

結束以後膝蓋在巷口等一台計程車

要不要擁抱要不要停

要不要再度檢視

要不要熄火



就帶我去明年夏天穿妥新衣的騎樓底下

把一雙皮鞋擦亮可以走到的任何地方

 

Apr 3, 2007

斷章

 

0330 伍國柱/斷章 台灣首演



 在朋友板上讀到篇文章寫說看不懂《斷章》,讓我回想一會兒自己看斷章那天哭泣的情緒,那是因為懂所以落淚,還是因為別的?



 抓抓搔搔,成長情事枯葉樹邊,寂寞的群眾越穿越多,從赤裎上身極盡痛苦曲折的扭擺直到學會偽裝,學會克制,學會其他,「我喜歡你,你要不要就和我一起去看秋天落英繽紛?」



 「我好寂寞,你不要離開我。」



 人群如蠅如灑掃的風一般來去,轉兩個圈,抓一抓臉,摸摸摳摳抱抱,前前退退後後進進,噓噓呼呼口氣吹吹,跑跑,繃繃丟丟跳跳緊緊的身體,我們是人群你是不是我,告訴我你有沒有聽見我?蠢動青春是昨日、是今日、是明日的花,而我們在等待什麼,果陀會向我們走來嗎我好寂寞。



 告訴我答案吧,親愛的,躍躍頓頓嘻嘻笑非常非常好,漂亮女人有一對被遮隱起來的漂亮乳房,蹦蹦溜溜,俊俏男人寂寞的胸膛渴望牽牽抱抱,聽聽,蹭蹭,答答答答,夢一下子跑到後頭去了。



 年輕一下子跑得太遠還不及溫習深夜的寂靜與自問自答,就不見了。「啊,」氣球飛走了,可是我是還在這裡。可是,可是你為什麼不在這裡呢?癡迷言語越穿越多,總有一天我會坐在大理石階梯上哭泣,哭著等一台計程車在我面前停下,你的鞋子從車裡伸出來了,然後是你的小腿,然後是你的腰,你的全身,啊,我等那台計程車等了好久好久,跳一個人的舞,轉三個圈,和陌生人探戈恰恰退退進進恰恰,然後蹬蹬跳跳,再轉三圈身邊的人群好像蠅綠,好像初秋灑掃的風。啊你不要再離開我了,最後車門「砰」一下給關上我看到你的笑臉盈盈燦燦,是風是雲是靠近時候的遠離,沒有什麼定會是必然的幸福安靜。



 要不要就帶我去明年夏天穿好嫁衣的騎樓底下?要不要就給我一雙擦亮皮鞋可以走到的任何地方?



 我好寂寞。



 如果真懂得寂寞,就沒什麼好哭了。

 

Apr 2, 2007

2007/04/01

 

 總有些時候,起床想起第一件事情,是病。



 病。



 我以為自己健康,意識高貴,待人惟能以誠以沫相濡

,交換秘密那些夜晚哭泣不為了別的只是,傾聽、拿顆

撿到的頭顱心臟承接那些。但陽台抽菸,斷掉是充滿聲

音的時間。疊妥被枕,椅子上全部衣服又回到床上我坐

下,八點二十五分的醒不具任何意義,不能去學校,有

雨是憂鬱的藉口,換穿一件又一件不暖衣褲,無抱擁亦

無氣度。



 昨日念幾首詩,領夥伴們通過最危險句子,最孤獨句

子,最善妒聲音蹲在枕褥背面刺人。



 週期性出血綁在指尖,那些痕跡究竟從何而來。我在

說謊之前說服自己,根本無謊言世界開開,和狗一起追

著尾巴跑,繞圈,繞圈,繞圈。累了回到沙發,聽張瀟

洒音樂抱膝沉思然後哭泣。



 有些時候,整天的旋律都與疾病有關。



 機器吐出日前理整好的作品集,他們有溫度,天空習

氣是春,陰翳,食碗餛飩麵五十五元不過厭倦選擇。寫

完作業盡皆虛假,我不在乎其他。從一家咖啡館門口到

另一家咖啡館門口,不坐不擺態勢不菸不酒,不哭不笑

不快樂也不難過,流浪是油門所以催到底的理由,整日

旋律是家族合唱,你的聲音她的聲音他的聲音不在這裡

。我更害怕什麼東西突從書頁摺疊之間穿刺而出,發聲

練習喚不醒的靈魂,落羽,折翼,舔自己傷口,和明天

作戰。



 戰爭為何不會結束?



 我與自己距離甚遠。挖肚臍眼成就不了一個詩人,揭

露的熱情卻不知道消失到哪裡。撕裂指甲撕出血來說是

因為焦慮,匱乏安全,衝突早在誤解時候註定,不喜歡

你。



 不喜歡病。



 但憂鬱:牙籤自齒間摳出中午白菜細屑,鹹鹹的有點

臭,有點腥,儘管意識高貴但最不喜歡的人也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