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n 30, 2006

《奇士勞斯基:地獄》

 

and it's just a loop.



the memory, the life, the childhood trauma, and the severe harm

that creeps in the murk are all there.

they crawl, soak, and sting your wounded heart as

what it destined to be



the hell isn't more than that.

you know you cannot run away but play the role it left

to you. you'd best pray, lay, and then

slain. brutally, bloodily, anything couldn't change

someone lied, betrayed, turned blank-faced,

saying nothing warm when you need some explanation



explanation never fixed

life is a struggle and you oughta live it



or die.



and it's a loop indeed. a hell is

where the story begins and grows, never ends

sad stories are usually told by a lowered tone

abrades life itself, shines no more



the hell.

 

Jun 29, 2006

2006/06/29

 

A man came into my dream, with his hand full of

gentleness running thru my neck, chest, and my fit belly

He invited, if I am going to the place tha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three years ago



But for me it's already a wrong place in the memory



I am not that ready to embrace his body

asking, do I know you from somewhere, oh

why do you leave me wanting more after three years of waiting

made me say all the things again, again, and again

like the most stupid words I've expressed

lying naked in his arms surrounding my frail heart



tear drops fell down on the cheek

He wiped 'em down, saying warmly, you shoulda been there

but not here. you're his but not mine

drowning in the shining, blinking lights and

there's darkness pervaded in the crack of the dancefloor



 "kiss me since I am dying in front of you, give me

  the last kiss like what you've done to me

  at that moment we met. put your hand on my skin

  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 I saw you, need to make some

  connection between you and me despite of the relationship I had

  everytime your treating me good left me not knowing where to go

  oh, happiness devoured me, happiness was dark

  imitated the memories you hugged. I am quite happy

  quite happy to be sad"



walking on the thin line all alone

one side is the man in my everlasting dream and

the other side is...



He touched the most fragile part of my mind

it was cracking with some sounds I've never heard before

I've been trying hard seeing inside his soul



and another man, in the right place

stood there, a lightyear far, watching me

outside of my dream his eyes were cold

passing over some alcoholic beverage

his voice was full of tolerence: "don't get too drunk"



i won't stay anymore

 

Jun 27, 2006

虎跳跳《評:白堊房間》

 

 首先,我會被主詞所迷惑。



 這首詩的特點在於『他』,我注意過,在YC的詩裡,最常出現的是『我

』與『我們』,或者『你』。



 因此很稀罕地用了『他』字,可以說神似林燿德的都市散文,把書寫者和

作者抹銷到極其空白。純粹讓俐落客觀的語言佈置房間,沒有一絲贅字,畢

竟這也是詩,同時也是林燿德某些散文的特色。



 所以後三節的句子在『你』與『他』之間跳躍,一下是擬出對話的『你記

得嗎』,一下是疏離冷然的『他』,又有自述的『他』,我必須說在自述他

這句,『寒涼的』三個字是整首詩最主觀認定最像形容詞的辭彙。



 鏡頭(距離)一開始是很抽離挑空地表達了心靈的宏偉志氣,和宇宙(時

空)的宏闊氣象,陽剛雄偉。第三節的『綿延』串連『匍伏紫色花莖』,倒

是暗含撫媚,可以說這是羅毓嘉的意象,恰好嵌入在林燿德的遭遇上頭。那

些攀附在心臟上頭的冠狀動脈與靜脈們,衰竭的時候……。不過我根據資料

只知道林燿德是心衰竭死的,他死之前是因缺血性心臟病而會心絞痛嗎?要

精確洗鍊臻於若林燿德般的科學理性語彙,這是我的一點微不足道的疑問,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林燿德死之前病程的症狀和特徵是怎一回事,心衰竭有很

多原因。



 後來第三節末,好像突然介入,『你記得嗎』像音符一般的語音,外顯了

對話的特質。所以,『無色的……隕石』轉下句『鋼鐵……中嘆息』之間的

『他說』,在長句間製造了複沓的效應,然後轉成『而他寒涼的愛情與字句

也是』,我不敢說這樣過於牽強,倒是令我錯愕。嗯!倘若扣著『情詩』,

我或許可以想成這單節單句單薄的『他』,強調著那些所有關於愛情關於字

句組成的歷程,都在為時間嘆息。原來青春期已經過了這麼久,那此時此刻

又為哪些事物一唱三歎而不能自己呢?



 『無色的夜裡黑豹躍過河床像震懾於闇之光的隕石』事實上,黑豹本身就

提示了夜的顏色,但這個鏡頭去掉背景恰好可以聚焦在動態的黑豹上頭,同

樣是鋼鐵蝴蝶的變形,既然有河床可能就提示了生死分野,此岸彼岸。所以

死亡令人震攝,如同沉默的日蝕,詩人化身為隕石,繼續穿透死亡的表層,

如果死亡只是到外太空漫遊。



 那些散潰的粒子們。



 轉入最後一節,『至少你知道』,寒涼的……哀愁的……都是作者主觀的

。事實上,為時間嘆息云云也是外加,但相當接近,無疑有他。可是突出的

『哀愁』顯然過於扁平,預先把可能的開展鎖死在一個方向,卻忘了『繁衍

』『華麗的想像力』是有無限的可能。因此『生機』和『死亡』並存,矛盾

卻又製造張力。



 末節四句的鏡頭突然湊近成『你』,邀請讀者與、尋求共識、或招喚挑

選,不知是刻意的安排或另有目的,顯然與整首詩的冷冽肅穆出現明顯差距

,讓時空驟然跳到此時此刻。如果不是刻意去分析句子,還真會被主詞搞混

。另一個我以為的方向是,這『你』又回到了自己對自己說話的『你』,讓

這裡角色變換有點無所適從。



 年輕詩人一下就換了好幾種角色,讓我又想到了一次變裝秀,如果這真是

到『隔壁的房間』的方法之一,但顯然最後仍有堵『不瞭解』的心靈之牆。

所以詩人的解套方法究竟是『聽聞他無光的呼吸』?瓜瓞綿綿的繼承?無垠

中盪開的的想像力,似乎有些綁手綁腳。



 「大人虎變,君子豹變。」



 未竟之語有待補白,繼續咀嚼。好詩。



=================================



《白堊房間》



「整座世界如此宏偉,要從我的頭蓋骨裡迸裂出來。」

                     ──林燿德,〈一九九○〉



擅寫預言的年輕詩人自白堊紀始蟄伏房間

堆垛語言成巍峨宇宙,在奏響金色年代的晨鐘之前

他豢養鋼鐵蝴蝶,片下臟腑喉舌片下

都市空寂的聲音且餵飼蝴蝶以短暫時間

肢離歷史的血液骨脊再重新組起。他咬嚼生命,吞嚥

造就了悠遠的,人類的詩



都市裡古老詩篇盤坐早無以抒情

落雨時刻文字與驚雷相依,弦跨坐弓上集中姿態

火箭裡裝填未來詩句向外太空發射

擊破整個年代空洞的聲音──



年輕詩人任腦神經在房間裡持續綿延

盤理整肅七○、八○、九○,諭示○○卻未及完成

心臟擰痛適才平息,寒氣竟已隱隱四起

他閉上眼睛。

此時情詩緩緩爬過都市叢林的格紋,神張開右手掌心

蝶蛹在他頭骨裡脫蛻、展翅、撲打復又凋落

終端機螢幕上鱗粉斑駁,火與光鏗鏘昂首,雙生他響亮姓名!

清晨醒來,詩人聽聞窗外練琴聲斷續

聽聞骨節喀喇音符錯落徘徊,他問:你記得嗎

無色的夜裡黑豹躍過河床像震懾於闇之光的隕石

他說,鋼鐵蝴蝶在夢中飛行且為時間嘆息



──而他寒涼的愛情與字句,也是



詩人端坐房間,自白堊紀直至世紀末黃昏

任憑他關於文明的華麗想像力在時間裡繁衍

以文字為刀鋒肢離整個年代

即便不瞭解他的哀愁是怎樣一回事,至少你知道

書寫於他不過拼湊命運迷宮的零件

死亡絮語十年飄搖如城裡鋼鐵蝴蝶的棲息

昂然抬眼,在那裡,請你聽聞他無光的呼吸…

 

Jun 26, 2006

2006/06/25

 

(八強賽)英格蘭:厄瓜多



1:0 英格蘭勝出



誰說貝克漢不過是帥,球場上的表現枉為英格蘭足球王子的?這場比賽

兩隊纏鬥許久始終無法突破對方的大門,最後還是靠著貝克漢一次在三

十碼線附近的一記自由球以極為刁鑽的角度飛進厄瓜多的網子裡頭。儘

管這場比賽前半段,貝克漢在中場的傳球供輸狀況並不如前幾場比賽一

樣精確,得以發動英格蘭全隊的組織攻擊,但下半場十五分鐘左右的這

次進球不但幫助英格蘭成為第三支進軍八強的隊伍(昨天的德國和阿根

廷已經雙雙晉級),也成功地讓那些批評他球技的毒舌派徹底閉嘴。



雖然歐文帶傷決定不再上場讓這場球賽對我而言的可看性降低許多(色

,)但替代歐文作為英格蘭主要箭頭的魯尼幾番具有侵略性的前進壓迫

仍然替比賽帶來多次高潮,還不錯看的一場比賽就是了。



by the way,要看帥哥多的英格蘭就要祈禱這屆世界盃他們可以再多踢

幾場,要不然下一屆世界盃恐怕帥哥Owen、Beckham、Lampard、Gerrard

都要老得退休,偏偏接替的新生代Downing、Rooney、Lennon球技雖然了

得,長相卻是輸給前輩一大截,英格蘭,加油啊!

 

Jun 23, 2006

《夏季》

 

此時不以薔薇般的語言彼此探問

也知道,噢親愛的,你在煩惱些什麼



蔚藍海灘、白色砂礫

丟擲青春--在碎浪頭彈跳七下,兩隻手

隔著掌心的間距分離再感受不到溫度

淚水滴進海裡讓眼睛更加鹹澀

預言失準且居無定所,不知何時降落

說好了要把小指緊緊交扣

地球在風中寬廣地自轉直至末日

夏天,為手機換上最適合此等風色的吊飾

撥不出的號碼還停留在耳朵

凋萎是冬季的爭執、對峙、戟指

也知道,薔薇花瓣頂住懸崖邊緣的風持續綻放

指腹仍自挲摩彼此優雅的聲音

一種

深沉的共鳴



冷氣風口相偎,曬紅臉是昨日的花



「親愛的,你在煩惱些什麼

 記憶是軟木塞封存

 最好年代釀出最好的酒」

 

2006/06/21

 

「Uns zu edler Tat begeistern

 Unser ganzes Leben lang

 激勵我們從事高尚的事業,

 即便要用去我們的一生。」



語出德國國歌。

 

2006/06/23

 

都說,這樣的生活相當平順毫無波折,而我又為什麼感到悲傷?



而這裡是風口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沉默不語,

迎面而來的氣流吹拂髮絲肌膚,

幾乎,站在上頭也就感受到鄰近懸崖邊陲強大的地心引力,

什麼東西正在墜落下去無法推測何處是底,

你安靜抱擁,和以前一樣相當堅定溫和,你的心、你的雙手啊,

都在。兩層樓高的天台上咖啡被風吹得涼了不再入口生辛,

為你煎好的荷包蛋與法國吐司要不要再加上一點奶油,

餵養著日益肥胖的身體,我和你,相濡以沫,以夢想未來好嗎,

站這風口邊緣,頂住迎面生冷的光亮與荊棘飄搖,

末日薔薇的花瓣也都給吹得枯萎了--



還以為,以為可以延續很久很久的情緒什麼時候斷了,

某個早晨起來看見你的側臉就讓我害怕,夜半翻個身也要人擔心,

啊在晨起沐浴之後出門,推開城堡的牆垛而離去,

我再怎麼呼喊也喚不回你的靈魂,你的溫度,你的話語包圍。

剝落的磚瓦從懸崖邊緣無止盡地飛墮,

時光消蝕,幾個月這樣過去了,我的熱情掉入黑洞,

曾經一起走過的街頭,一天一天漸變得益發冷清,冷澈。冰涼。

像極了記憶中,那只不曾脫下的白金戒指。



有的話沒說出口便已毀壞,

我站在你面前,發現有些話再無法輕鬆地說出口。

語帶保留的是你還是我呢,一些隱瞞與不透澈的保留,

看見你又看見自己,你問,為什麼閃躲。

我無法像以前一樣簡單地以漂亮謊言搪塞,

啊在愛與不愛之間赤身浸坐於汗水之中的我們距離多近,

卻又好像已經離得很遠很遠了。



對不起,我不像初識之時的我那樣乾淨、透明了。

對不起。

 

Jun 20, 2006

narration

 

 時至今日,米亞真是恐怕已不認識自己的身體了。她褪去輕便的牛仔褲和亮橘色

T恤,換穿一襲全然黑色的彈性韻律裝,拉開門,走進久未涉進的舞蹈練習室。



 未見人跡聲響,惟聞定溫定濕的空調風口捲起了舌尖似地發出短薄的嘶噓。



 足步輕盈不發出任何聲音,走入廣袤而幽靜的空間中心,米亞輕輕地跪伏下去。

深呼吸,在不知有多少人曾經騰越又落下,甚且不經意扭傷腳踝被踩踏無數次,以

致於有些部分在日光燈打亮的反光處透出凹陷的膠質地板上。呼吸,吐納,又再呼

吸。她感受到自己的肺部有一些澱積的煙塵灰燼,長年以來廢棄的尼古丁氣息。啊

這時她在這裡,光明潔淨室內,有什麼方法可以將之洗去滌清,什麼方法可以抹除

她決心拒卻的惡習。



 日光燈熾亮整個空間,四方環顧盡是鏡面包圍,冷澈光線照耀之下從生硬寬廣的

鏡牆背面透出鋒芒。米亞以膝著地為重心支撐,緩慢地舉起上半身,抬眼間,目見

前後左右鏡中四個自己都隨她姿勢移轉而動作起來。



 她閉上眼睛。且在一次寧定的深切呼吸當中伸展大腿,往後,後尻的肌理漸趨繃

緊,拉扯間抬升,緩慢地推進往最極致的臨界角度,一把黑色的弓拉得緊了就化為

天鵝昂首,那開始是一個蜷伏的姿勢,思緒卻又在舒展糾結的擺盪之間分了岔,悠

忽錯步,踱進某個陌生房間。

 

Jun 19, 2006

2006/06/19

 

瑞士:多哥



2:0 瑞士勝出



這場比賽因為吃宵夜的緣故沒能從頭看到尾,不過慶幸的是上半場瑞士

的第一球和下半場第二球,我都剛好在電視機前面所以可沒有漏掉!總

之我並無法作出較為完整精確的切入,但只要看到7 Cabbanas在場上跑

就會令我心花朵朵開。(羞)



好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瑞士這場球贏了多哥,除了提早確定多哥從小

組賽被淘汰無法晉級以外,更重要的是這下子瑞士和韓國的戰績同為一

勝一和,同樣得到四分的積分,反觀身為小組種子的法國隊直至目前為

止尚未取得一勝,兩和的戰績只有兩分積分,已經陷入了危險邊緣。這

組的晉級權究竟會由哪兩隊取得,還沒能明朗化。可確定的是,法國若

不能擺脫上一屆世界盃小組預賽零勝績的惡夢,在下一場出戰多哥仍未

能取勝,那麼將會是非常讓人難堪的畫面。而且法國要出線,除了要勝

多哥,在接下來南韓對瑞士的比賽也一定要分出勝負,否則98年雷米金

盃的得主法國隊又將在小組預賽遭到淘汰,真糗。



題外話是,席丹又在上一場對韓國的比賽當中被判一張黃牌,因此對多

哥的比賽將不能上場,這對法國的戰力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打擊。更慘的

是,如果法國真因為這樣而未能取勝,席丹的國家隊生涯將以一個極端

不完滿的方式結束,對於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站在體壇最頂端的中場選

手而言,這是多麼令人扼腕的告別作啊。



好了,我是不是太碎嘴了,總之昨天南韓和法國那場比賽也順便在這裡

交代過去,一開賽就在五分鐘左右進球的法國隊原以為勝券在握,沒想

到比賽結束前五分鐘又被南韓追平,雖然沒有演出當時多哥對南韓、日

本對澳洲一類的逆轉戰,但對於求勝心切的法國而言絕對是一大噩耗。



算了算了,雖然法國真的踢得很爛讓人覺得糗斃了,不過我還是不希望

南韓晉級哼哼,瑞士下一場要加油踢爆長得又醜又不討喜的高麗棒子啊

!帥哥兵團加油,我還想看你們多踢幾場!(大羞)

 

Jun 17, 2006

2006/06/16

 

阿根廷:塞爾維亞



6:0



原以為西班牙對烏克蘭的4:0已經很兇悍了,沒想到在與荷蘭一役當中

踢得不差的塞爾維亞會被阿根廷大屠殺,足球當棒球,6:0的震撼程度

足可媲美上一屆世界盃德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的8:0了。



上半場結束比賽已經呈現3:0幾乎無可挽回的態勢,於是我就沒有把球

賽看完,跑去西門町豪華戲院看X戰警的三連發,哈哈。電影比這場球賽

好看多了。笑



================================



荷蘭:象牙海岸



2:1 荷蘭勝出



因為比賽時間我在電影院裡頭看休傑克曼發花痴,所以就沒辦法對

荷蘭隊的帥哥軍團(花)了。笑,這下子阿根廷和荷蘭均以兩勝確

定晉級,下一場荷蘭對上阿根廷的賽事將決定分組名次,也就像我

上回提到的,決定淘汰賽的對戰對手。



真是刺激,請大家繼續收看。

 

2006/06/15

 

英格蘭:千里達



2:0 英格蘭勝出



英格蘭終於自己踢進了,而且還是兩球,對眾多支持英格蘭的球迷們來說,

不啻是最好的禮物。猶記得幾天前那場英格蘭隊巴拉圭的比賽,看得大夥兒

悶悶不樂:不都說英格蘭今年的陣容足可媲美一九六六年得到雷米金盃的實

力嗎,怎麼踢成這樣,攻擊儘管有序但每每在重要時刻錯失射門的先機。



而這場比賽的上半場和那場對巴拉圭的噩夢簡直如出一轍。千里達的防守就

算嚴密但也還稱不上滴水不漏,然而無論是Owen、Crouch在禁區內補位攻擊

,或者是Lampard、Gerrard在禁區外緣的長射,英格蘭兩翼吊中進攻的戰術

似乎被千里達的教練看穿而無功而返,在左翼攻擊前鋒Rooney傷未大癒而不

敢貿然上場的情況下,球雖然始終在英格蘭的腳下盤旋,卻未能真正有效地

突破千里達打防守戰術、反擊快攻的大門,連英格蘭最拿手的定位球也因千

里達設下精確的卡位防守而使Beckham的精準傳球無以發揮,看得悶死了。



下半場進行到一半,Erickson終於按捺不住,以Rooney換Owen,也把攻擊中

場Downing和Lennon換了上來,自此開始這場球賽截然不同的一面。Rooney

的幾次帶球進攻展現了其強烈得分的企圖心,有效消耗千里達防守的能量,

也因此在上半場受到緊迫盯人的Crouch,得以在一次空檔接下Beckham在禁

區外側的傳球以頭鎚建功首開零蛋。



這才是我想看到的英格蘭啊:優雅的組織攻擊、積極的禁區滲透、乃至於幾

度(不管有無得分)Lampard和Gerrard的禁區外長射,千里達成功地逼出了

英格蘭不得不拿出百分之百的實力,正是這場比賽由沉悶無趣轉而為激烈熱

血的關鍵,讓人不至於在第二場比賽就對英格蘭失望,哼哼,你們不過是球

員帥氣球衣好看,號稱黃金陣容也不過如此爾爾。



另外,千里達也徹底體現了防守足球的真諦。把所有球員集中在禁區裡面,

讓對方的小組進攻無以建樹,偷回球後再以快速前鋒推進壓迫對方球門,雖

然最後還是沒能敲破英格蘭的大門,雖然這樣的球賽看得球迷鬱悶不已兼灰

心氣餒,但卻是弱隊vs強隊時相當有效的戰術:記不記得,千里達對瑞典那

場正是以這樣的戰術逼和了小組的第二種子。



英格蘭晉級自此已成定局,端看小組排名為第一或第二而已。值得注意的是

如果以小組第二身份晉級的話,淘汰賽第一場就會碰上也是此次奪冠的大熱

門德國,而德國此番挾地主國優勢,對英格蘭而言是無論如何都不希望這麼

快遇到的對手,因此B組預賽,接下來會如何演變,仍然精采可期。

 

Jun 15, 2006

2006/06/14

 

今天要播報三場球賽。(笑)



======================



法國:瑞士



0:0 踢和



身為負有眾望的種子球隊,法國隊儘管經驗、技巧、陣容都較年輕的瑞士隊

來得完整許多,然而在這場比賽當中鋒線的攻擊火力卻並沒有拉開來,反而

是在GK巴泰斯鎮守的球門前,發生多次差點讓瑞士小將破門的驚險畫面。相

對而言,瑞士隊「想要進球」的決心在跑位、爭點上都表現得較法國隊來得

鮮明,而這樣的中心凝聚力正是原本想要退休卻終究歸隊的席丹所擔心的,

亨利無法積極掌握席丹所開啟的幾次進攻機會,是讓曾在98年世界盃冠軍賽

以三比零踢爆巴西的法國隊在這場比賽當中掛零的最大理由。



然而整體而言,這場比賽仍然是好看的--光是看席丹機器一般的盤球、傳

球、吊球、角球,就已經算是夠讓人大開眼界!法國隊的腳法整體而言也比

瑞士整齊精確一些,這或許是本屆平均年齡偏低的瑞士隊所較為欠缺的。



不過照例要在比賽觀賞當中發現新菜色的色鬼羅yc還是要說,瑞士的球員

都好好看啊,這場比賽在沒有任何進球的狀況下,依然讓人心花朵朵開,死

命拿著小紙籤紀錄球員背號和名字(羞),除了可以和阿格西媲美的法國GK

巴泰斯以外,瑞士隊的素質可說是比法國好太多哈哈。



然後,本場賽事最重要的發現是:席丹的禿頭讓他越來越像萬磁王了,趕X

戰警的順風車嗎 XD



======================



巴西:克羅埃西亞



1:0 巴西勝出



以一支攻擊型的隊伍來說,巴西這場以一分贏得比賽實在是不夠過癮。克

羅埃西亞儘管在世界足壇上仍屬新秀(第三度入世界盃會內賽,)但在阻

擋與後場防守上只讓巴西贏一分也算是表現挺不錯,只是相對於巴西整場

主導了絕大多數的攻擊,克羅埃西亞始終無法組織起有效的箭頭往巴西球

門挺進--即使巴西的陣容最為人所詬病的就是它的後防偏弱,但我想以

現今巴西球隊的組成份子而言,他們一定會說:「後防弱?沒關係,失分

的話我們只要再多進幾球就好了。」這樣。



看巴西踢球最讓人開心的一點,就是回歸到「什麼是足球藝術」的本質:

小羅納度開場五分鐘左右的禁區外盤球、卡洛斯的黃金左腳重炮、新秀羅

賓尼歐的瘋狂腳踏車帶球等技巧,簡直就像球長在他們腳下似地精采!這

當也是為什麼即使站在敵隊位置,仍有許多歐洲國家稱許巴西球隊的理由

了。



另外這場比賽雙方門將表現都超棒的,幾記漂亮搶攻幾乎要讓人喝采的同

時,卻都未能突破門將固若金湯的防守,是以巴西隊儘管以攻擊凌厲著稱

也僅能在克羅埃西亞球門拿下一球。



綜合觀之,這場比賽巴西本身就是最大的觀賽理由,而小羅納度、卡洛斯

、卡卡、卡富、乃至於阿德烈安諾等人,當然也沒有讓球迷們失望。



什麼?羅納度呢?他今天不知道是跑不動還是怎樣總之狀況不佳,唯一一

次取得球權射向球門也偏高,自此再無表現就被換下去坐板凳。羅納度無

法得到任何分數又沒有任何精彩表現,是這場比賽最讓人失望的部分。



======================



西班牙:烏克蘭



4:0 西班牙勝出



預估中,西班牙整體實力確實勝過烏克蘭,但也沒想到比數落差會這麼大。上一

屆在淘汰賽中被南韓氣走的西班牙,此際可說是完全復活並且發揮出應有的戰力

--無論是前鋒的三人小組攻擊,或者後衛製造出數度成功的越位陷阱,乃至於

個人技巧方面,西班牙都展現其在世界足壇佔有一席之地的實力。相對而言,烏

克蘭儘管在會外預賽表現不凡,在這場比賽裡頭始終未能突破西班牙防線,一來

要歸因急攻而屢屢越位(整場有六七次越位),另一方面是球員在西班牙強勢的

壓迫之下頻頻出槌,難怪終場出現本屆世足開賽以來差距最大的比數。



西班牙的Villa、Alonso在分別踢進一分之後,西班牙得到一個12碼罰球,而烏

克蘭隊員則因為質疑西班牙在禁區內假摔而遭判紅牌出場,當Villa罰進之後此

場比賽大局已定,有趣的是,Villa和Alonso見好就收下場休息,讓賽前因傷而

未排入先發名單的Raul上場來「跑動跑動」,可惜Raul並未能替西班牙隊錦上添

花再下一城,反而被譽為西班牙往後幾年勢將倚重的新秀小將Torres,在隊友一

次漂亮頭槌助攻下起腳抽球射門,終場就以4:0作收。



西班牙的組織戰充分滲透並且壓迫烏克蘭防線,而烏克蘭卻未能有效把握幾度踢

破零蛋的機會,在門前自亂陣腳,不是出腳無力就是在無人防守的狀況下發生非

受迫性失誤自己踢飛,輸得並不冤枉。



然冤枉的是,烏克蘭不應該輸得這麼多才是。在轉播上看來,西班牙因烏克蘭在

禁區內犯規而得到的那次12碼球,事實上並沒有發生嚴重的違規情事,甚至可以

相當合理地懷疑西班牙假摔--然而在比數已經2:0的狀況下,裁判非但判給

西班牙一次罰球機會,還對烏克蘭發出一張紅牌,似乎有偏袒西班牙的嫌疑。我

和朋友都說,是不是上回西班牙因為南韓耍髒所以也學乖了,「不是只有你們南

韓買得起裁判,我們西班牙也買得起。XD」整場比賽烏克蘭或許是心浮氣躁因此

犯規不少,但在我看來裁判執法上確實也有值得再作商榷的空間。

 

Jun 13, 2006

2006/06/12

 

3:1 澳大利亞勝出



真是出人意表的一場比賽啊,其實比賽上半場,看著澳大利亞不精準又不精緻的

盤球,相對於日本盤球過人的技術和他們精緻的民族性一樣好看,我從沒看好澳

大利亞會贏。雖然日本進球實在是夠爭議,但澳大利亞髒兮兮的踢法讓人不敢恭

維,滿場飛的黃牌不是沒有道理!



截至下半場行將結束之前十分鐘,日本守門員川口能活的守備可以說是相當精采

,儘管澳大利亞的凌厲攻勢始終不斷,日本隊後防和守門員也都儘可能地守住固

若金湯的球門,然而成也川口敗也川口,即使丟掉一分被追平之後繼續守住球門

也還能夠逼和澳大利亞。川口丟掉的第二分是致命傷,讓日本後防洞開持續搶攻

不但沒能踢平還又丟掉第三分。



總而言之這場比賽持續到最後十分鐘讓我腎上腺素激增(呃,我承認的確是因為

日本的小眼睛和澳大利亞壯漢都相當可口的緣故,)好看好看!



==============



note:澳 09 Viduka (Cap.)

   日 18 Ono

     23 Kawaguchi

  

Jun 12, 2006

2006/06/11

 

荷蘭:塞爾維亞蒙地尼哥羅



2:1



和前幾場(我有看)的比賽相較之下,這回兩隊的左右陣幅拉得很大,相對

地無論攻擊和防守角度也就顯得寬廣許多,因此這場比賽當中出現了許多次

精采的攻防!我不得不說,98年世界盃讓當年懷抱少女心的我驚為天人的荷

蘭帥哥們都已一去不復返了,八年的時間可以讓一支足球勁旅變老、變慢、

變得攻擊力降低,在荷蘭隊凌厲不再的狀況下,Robben得到的一分還是在塞

隊後防自亂陣腳的狀況下踢進--兩相對照,塞爾維亞儘管沒有得到任何一

分,但是幾次積極的進攻都硬生生將球射向球門,差點就要破網,若不是鎮

守荷蘭隊大門的是98年的最佳守門員范德薩,那我想荷蘭隊一分的領先可說

岌岌可危。



這場比賽最好看的地方就是在塞爾維亞進攻時,范德薩幾度精采的防守!無

論是十二碼線附近的積極防守,或是球門前燃燒生命所演出的爭球,都好看

極了!我想,足球比賽精采之處,正是在比賽當中球員動作的瞬間,所展現

出來的意志,每每讓人感動。



總之這場比賽和我之前期待已久的英格蘭對巴拉圭相比,好看得太多。不枉

我默默地喝掉一大杯啤酒、配上爆米花和雞堡蛋和起司蛋餅。



======================



note: 塞 08 Kezmen

 

Jun 10, 2006

2006/06/10

 

英格蘭對巴拉圭



1:0 英格蘭勝出



雖然我心是向著英格蘭的,不過我也不得不說這是場不好看的球賽。

在四分鐘時貝克漢的角球發動一次成功助攻進球之後,就再也沒有精

彩畫面出現了。上半場球賽節奏儘管在英格蘭的掌握之中,無奈組織

進攻的協調不佳,使得幾次大好機會都無功而返。到了下半場情勢反

而轉到了巴拉圭這邊,不得不稱讚巴拉圭的前鋒真的很積極欸,好幾

次讓門將Robinson嚇出一身冷汗!在球賽節奏不佳的狀況下不得不暗

暗希望巴拉圭可以進球讓球賽進入延長驟死賽哈哈,這樣才好看啊,

不過結果英格蘭還是以無趣至極的一比零贏得了比賽這樣。



BTW,英格蘭的Crouch這場踢得太積極了吧,以致於吃了一張黃牌。然

後我們家Owen今天沒有演出的機會,好像還因為爭球跌傷退場休息。



所以這真的是一場很不好看的球賽。ˊˋ



=====================================================



為了響應世界盃足球熱,我決定再一次把足球小將翼拿出來複習,哈哈。

 

 

2006/06/09

 

2006世界盃開踢啦,少年們,熱血的時刻到來了!

衝吧!大空翼的飛翔抽球射門!(神經病)



http://0rz.net/cf1u6



4:2 德國勝出



哥斯大黎加的單箭頭真的很厲害,但還是不敵德國的頭槌王子Klose。

Kahn不在先發名單裡面,當初跌破一大堆人的眼鏡。然後德國是怎樣,

以前習慣陣中有門神Kahn所以中後防線感覺有點憊懶嗎,兩回失分都因

為讓哥國箭頭穿越防線和門將單挑,失分也實在不能算在門將頭上啦。

算了反正有贏就好。(我真的對傳統足球強隊都無條件支持欸,哈哈)

看完live睡覺去,等一下上場的波蘭對厄瓜多早上再看結果就好了嘻。



2:0 厄瓜多勝出



(這場我沒看)

 

Jun 8, 2006

narration

 

 他斟滿一玻璃杯的水,在餐桌旁坐下,且拿出一組迷你型的釣竿、魚鉤、

綁上釣線。往玻璃杯裡頭小心翼翼地放下魚鉤,頭頂的美術燈安靜打亮,放

射出柔煦溫度,杯子兩側介於透明不透明之間的曲線遂在燈光下顯現出來。



 「都市人都拒絕做夢,都在假裝善意地無病呻吟。」他低低地說。



 像在垂釣星光。那時候夜已經很深、很深了,杯口毫無動靜,他沉吟半晌

,伸手就把夢順勢裁成上弦月形狀作餌,「水認得水的語言,想釣上帶著月

色迷濛的夢境,就只有這個方法。」盤整好剩下的尼龍線,確認小型冷凍櫃

的溫度指針對在正確的位置上,在餐桌前靜止,屈身,他想像著,一杯子滿

滿盡是躍動的星光。



 「而這樣很好。當星空從海底浮昇出來,幸福也就不遠了,」他說,「有

一次我也是這樣坐著,眼見星星奮力掙扎就要溜走,趕緊伸出手去要抓牢啊

,卻被夜色流落在後頭的尖銳尾巴給刺傷。」表情裡頭溫和的光線,快讓人

分不清楚究竟是月光柔美,還是他如斯敦厚。



 他彷彿看見天狼星,在杯底接縫的交界處隱隱發光....



 「我的記憶比你的憂鬱清晰,」他揪扯著線,「其實是夢哺育了你。」

 

Jun 7, 2006

《悠忽》

 

 在咖啡館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電腦前、網路上、奔流的是數位密碼亦

是尋索作業靈感的時間,五點半選定自己習慣待著的位置坐下,點起根菸,

伏案書寫的姿態美好舒暢,而此時窗外的氣氛卻顯得抑鬱,昨夜暴雨的氣息

尚未褪盡而日光透過雲層安靜地蒸薰,溼度隔著衣物燜出一身汗濕。



 鍵入關鍵字搜尋,閱讀,消化之後又吐出些字句。時間飛快,作業完成時

恍恍抬眼時間竟已近八點半--怎麼好像不久之前才剛穿過公館街頭忙著解

散的人群用畢一盤滑蛋牛肉飯,嚥下資訊化為報告篇章時亦想像著肚腹中那

些等待著與腸胃酵素結合的食糜在運轉著。前兩天跟朋友笑語晏晏,說我這

人消化文章的效率真格兒高,朋友頭也不抬說,誰都知道你羅毓嘉閱讀寫作

吐絲結繭的速度跟你消化食物一樣快。笑開,捧著自己吃下不知多少東西依

然平坦健實的腹部發噱。是又餓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滑蛋牛肉飯沉入身

體深邃的某處,早已無能供給腦袋臘臘燃燒所須。



 找點東西吃吧。探問咖啡館老闆和同事有沒要吃什麼呢,豆花好不,泰順

街那老頭兒賣的豆花手工傳統風味,下嚥時口舌鼻腔間盡皆溢滿了大豆香氣

,且晚上的天氣還挺濕悶,吃點冰涼甜味看能否打散夏夜滿懷包圍,順兼洗

淨剛才在字句爬梳間生升停滯,緩慢下來的思緒。



 粉圓豆花、紅豆豆花、紅豆小湯圓。在心裡默唸兩次記熟就牽了腳踏車往

巷弄的彼端騎去。幽黃路燈照亮昨夜確被洗淨了的庭院裡的樹,從圍牆裡頭

伸出指掌枝枒,溫柔拂向整條街穿行不已的人群。



 泰順街的時間過得是真也悠忽啊,婆婆媽媽都騎腳踏車,街頭巷尾短短百

餘公尺間就有兩家店吊了整個棚架的腳踏車展示,時不時在身前身後還突然

響起氣壓槍尖銳的嘶噓聲,一條狗夾著尾巴從那聲音邊上竄逃開。而正因為

狹窄街道上都是腳踏車,後座坐了幼稚園孩童的、菜籃裡堆滿了民生用品醬

油衛生紙的、把手上掛著便當青菜湯湯水水的,騎不快啊當然騎不快,搖搖

晃晃間還要留心啥時從側面巷道夯啷著跑出的另台腳踏車,老舊的煞車總是

拉出長聲嘎咿--疾疾扎入防備不及的耳膜,像極扯緊了喉頭在早晨露台上

吊嗓嚇壞鄰居睡臥中貓咪的過氣女伶。



 在這樣的場域當中,哪怕是最趕時間最無耐心的計程車司機,也只好亦步

亦趨緩行在一台台腳踏車的齒輪運轉後方。



 賣豆花的老頭兒正忙呢,手頭不停嘴巴可也沒閒著,一下綠豆湯一下粉圓

冰一下紅豆湯圓還不忘要和老顧客抬槓幾句,順道就問候關心了噯隔壁巷子

李太太最近又新帶了個娃兒,幾年來數算她手裡襁褓抱過的孩子一個個可都

大了不是,時光飛逝啊,老頭兒我也老了客人點啥子都記不牢啦,來你的三

杯冰涼玩意兒總共一萬二……我倚著腳踏車聽見了倒暗自發笑,客人點啥沒

記牢可結帳時您老可總沒忘記要乘上一百倍哪。



 來來年輕人要吃點啥呢,老頭一個轉頭向我問道。



 粉圓豆花、紅豆豆花、紅豆小湯圓。



 兩個紅豆一個粉圓哪,那我給你一碗裡頭總共兩個紅豆一個粉圓,還給你

再加上一個小湯圓兩瓢兒豆花當作我老頭兒奉送的好不?



 不不,是粉圓豆花、紅豆豆花、紅豆小湯圓各一碗哩,止不住的笑意從嘴

角邊滲落出來不曉得老頭兒動手之間有沒留意到。



 來來來年輕人你的總共一萬零五百。接下豆花湯圓我掏出零錢回道,那我

這兒一萬一還要給你找五百。別找了好不,噯你看我老頭兒工作辛苦多給點

兒小費吧。別這樣別這樣嘛這也不只是我吃,多給了你回去不好交待還是我

自己得添補哪。話畢老頭兒從零錢盤子裡揀起五塊錢,喏你的五百元,再來

再來啊!老頭聲若洪鐘,我餘光目見一旁等待的上班族青年已笑得不可遏抑

快彎了腰。



 跨上腳踏車回往咖啡館的方向,後頭隱隱傳來老頭兒的聲音:你確定是兩

個綠豆,還是兩碗綠豆……



 雙腿踏板之間,想起幾句以前寫過的詩,「有的夢遊者舞步未停,渾然不

覺自己已跳過了太陽之西,在別人的鞋子裡醒來……」遂悠悠的在唇齒邊呢

喃起來。

 

Jun 6, 2006

《疏離》

 

紅色法拉利劃破渾沌藍綠的交界,在

海洋和陸地之間你知道那一切

發生在退潮以後。燈塔高傲的眼睛

若真能釘死碧浪奔逃的位置也絕非易與

隔著嶙峋怪石對望,千百年

彼此磨蝕砌穿又立起的骨頭還在持續增生

一根巍然的刺長在嘴裡

再說不出亙古恆常的預言非歌亦無詩:



「請等在臨近癲狂的邊緣相信我

 離去,不過為了再次縝密地靠近」

 

2006/06/05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一切變得漸趨平淡而毫無氣味。



只有兩節課的禮拜一下午你睡到中午才起床,晚了緩慢的身軀醒不過來,

在陽台上點起根平常不會去嘗試的菸顯得稍嫌濃郁,社區中庭有陽光,

遠方是車流的聲響。你蹲下,又站起,血液在腿部囤積滯留,

昏眩著幾乎要倒下眼前滿是鱗粉似的撲落。什麼也沒有必要思考。

吞服百憂解半個小時後,漸感受到空白的光線在眼前恍恍亮起,啊空白的光線。

從什麼地方投射過來又要延展到哪裡去呢這樣的午後開始得毫無意義可言,

而你知道,是的,這一切本來就是毫無意義的不是嗎,

連胸腔裡充填的尼古丁氣味不知道怎地讓你覺得胸悶且痛,

誰拿了一把美工刀削鉛筆似地刨著你的木質外皮,墨跡落了一地,露出烏黑的芯。



好疼。你抱著自己在悠悠的藍天之底蹲了下來。

卻不知道為什麼難過,沒有什麼事情值得憂傷亦毋須悲苦不是,

那時 YEE對你說過的話生生在腦海中響起:「你的眉心看來真是憂愁。」

你淺笑,望著坐在對面的他,聽聞他胸腹間的低吟。



無甚大事不就應該要快樂地往學校去嗎,今天是領獎金獎牌的日子不是,

今天是兵役抽籤的日子不是還得要往阿姨家去一趟託付身分證、私章、通知單,

是只需要上兩節憲法課的禮拜一不是,是要完成一份報告的日子不是,

而為什麼這一切竟變得漸趨平淡而毫無芬芳氣味呢,

你騎上車只覺城市裡的風為何這樣大,太陽眼鏡怎無法遮攔沙塵,

還沒辨出方向還沒決定好要走哪一條路往金門街去呢眼裡已掉進了沙,

豆大的眼淚嘩地從眼眶邊緣掉了出來再無從躲閃。你閉上眼睛卻差點兒撞上安全島。

旁邊的機車騎士狠狠罵聲幹騎車不長眼睛的啊--

可你不是故意的,卻無從辯解戴著隱形眼鏡的眼睛特別怕雜質,眼淚又掉,

怎麼疼著,好疼啊後視鏡裡看見自己的右眼脹滿了紅色的血絲如泉。



「五座噴泉同時湧出鮮血,」為什麼就想起那句詩,

淚水滴落止不住卻沖不出落進眼裡的沙啊,愛人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

想不起來,想不起來上一次痛快地落淚是什麼時候了是在他懷裡嗎,

在他肩膀上弄得他的西裝暗暗地濡濕了一片是嗎,還是什麼時候,

那次哭泣簡單地被他制止而他只是給你溫柔抱擁罷了這時候他卻在哪裡呢。

如果落淚就像戴上眼鏡然後掉進沙塵一樣簡單,為什麼,

為什麼你想不起來上一次流淚時純粹的感覺,只是因為想哭的話可以嗎,

只是因為感知到自己的脆弱可以嗎。只是因為覺得受傷而哭泣可以嗎。



你能不能多任性一點,讓他感覺你多需要他一點。你能不能。



午餐多吃了些東西讓自己好好地飽足了,卻無法填補空洞的感覺。

噩夢像是個網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潑灑過來補撈你的情緒,是狩獵,是困縛,

那把小小的美工刀還在仔細地修整你的胸口。無形的鮮血沉默地流瀉。



老師對同學們的發言相當挑剔所以你決定保持安靜,很乖,不說話,很好。

但你若不說話的話就沒有人能夠知曉你的想法了當然也就無法引發共鳴,

上課時間你打開了BBS的介面把看板設定為隱藏並且刪去所有板友的清單,

註記為期末考週的公休可你心知肚明根本不是這樣一回事的當然不是這樣一回事,

突然覺得無處可逃是嗎,學校、家裡、他、他們,朋友們都愛你,

你還有什麼好覺得不滿足的,又為什麼覺得一切變得漸趨毫無氣味。

你這個賤人,都知道,

there's a bitch in you。



你所嚮往美好的一切早已損壞,並且無法修復。

壞掉的不只是你自己,還有環繞周圍的全部。



確實是你親手將它們埋葬,我知道,and there's a bitch in me。

 

Jun 5, 2006

《在結核病流行的年代》修訂

 

在結核病流行的年代,疾病儼然成為隱喻

他們以肺腔血沫餵養憂鬱苞莖

細弱咳血,聲音盪在古舊的廳堂

花開在死亡鐘響的頂端

盛放書寫,與不凡的感傷--



鄉間老家陰濕的院落裡他們想像

一個轉身也能打起光亮

漂流木罅隙有陌生目光照看,喚醒

幾十年前天井最底處植下的童年寂寞

不知何時竟已發芽

未來不過魔物,不過連往黑洞繚亂

頭顱內結出只只幼嫩苞紅芽綠

飼食以思念以憂患,以

他們邁向死亡的步伐佝僂

金色花朵憂鬱地綻開

如此巍巍



遠方,一隊十人編制的樂團行進

奏響慢板圓舞:一、二三,二、二三



花朵枝枒蔓生,每個分岔都是一次傷神

睡眠與嘆息橫陳書桌邊緣

他們指掌鑲嵌上核桃木紋的色澤

寫了復又拆剪塗銷,他們殷殷探尋

關於疾病作為最後隱喻的線索

觸到最底,最底

這裡不聞鐘聲而風雨是最後的語言

他們呼吸帶血。卻不輸給雨,也不輸給風

說:「你如看到有人逆水而來

   必定是那位極端虛無的浪漫主義者

   牽著他瘦骨嶙峋的狗」



院落裡,他們又再咳出唾沫血絲

那時的感傷與疾病都過於頻繁

在結核病流行的年代

他們永恆地睡

胸腔裡多長一塊沉默的骨頭

在康復前,未能成就偉岸的死亡

 

Jun 2, 2006

《救贖》

 

通常漫流在我們肉體

骯髒的下水道裡是玫瑰花瓣凋落

馨香僅存一息,眼淚最為謙卑

俯下身段自高處往黑暗宣洩

七紗舞與染血頭顱不過我們手執刀劍守護的

孤獨。且在永遠的一光年以外暗自發噱

一光年以外,花開謝落

莎樂美獻上神的心臟尚在搏動



而此時,春芽初蕊算盡顏色姿態

滿山杜鵑吹起一種泰然的死亡

 

Jun 1, 2006

viewpoint

 

 每個人的生命當中一定會有一段最美好的時光,然而就像侯孝賢電影裡頭

所言及的,當你回溯某段記憶、並且察覺到那時期於你是如何美麗的時候,

最好的時光事實上已經過去,且往往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



 是這樣的。



 那時,我們都還是穿著卡其色制服的少年,每天精準數算早自習鐘打響的

時間,並且在最後一秒鐘翻過圍牆順手紮進落在褲頭外面的襯衫下襬,閃躲

教官嗶嗶嗶吹起的哨子聲響,還不忘回頭扮個鬼臉嘲弄軍服裡腆著的肚腩。

在教室裡頭度日對我們而言絕對是不夠的,我們在某個下午的陽光裡集體跳

出圍牆,下一排卡其色的水餃那樣飛步穿越植物園、博愛路、西門町,我們

在街頭漫遊在捷運裡逡巡,以為自己健朗的步伐足以走過大半座城,那時還

以為世界永遠不會改變,以為張揚灼灼的眼神能夠看穿一切,挺起胸膛,襯

衫領口露出各種顏色的T恤我們說:那才是青春的色澤。



 偶爾唱著自己的歌,在花架底下聽同學彈吉他。拉出椅子底下藏著的藍白

拖鞋邁進校園的沙漠或青蔥,都無所謂,我們一無所懼--知道校園周圍的

建物街道盡皆年輕,連中正紀念堂都瀰漫著十五十六十七歲的笑聲。有時發

瘋,離開學校後並不搭上235、204、630,硬是要踩踏著愛迪達、

Puma、Nike走過二十二個紅綠燈往燦亮的東區去,磨穿鞋底就再買一雙什麼

也不擔心。



 那時我們以為,時間會如此為我們靜止,而世界,永遠開放。



 我們浪漫又實際。



 那時我們還不能騎摩托車(但總是會有人從口袋中拿出機車鑰匙炫耀,)

還不能進出所謂聲色場所(下課時間結束有人身上飄起淡淡的菸味,)高二

段考時從教室的左前方傳到右後方的英文答案導致全班平均八十六分(老師

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搞什麼鬼,)話劇拿了第二名與四個最佳演員。

我們都記得的,熱天午後一起在行人徒步區奔跑閃躲著突如其來的雷雨,跑

著跑著,喘了,乾脆一起站立原地佇定了讓滂沱洒淋。濕透了再轉回頭去看

見彼此狼狽的模樣相視爆笑出聲,張開手心,抬眼昂首不怕酸雨腐蝕臉頰以

至眼瞎目盲--是了,年輕的時候那姿勢讓我們以為自己是宇宙中心(從刺

激1995裡頭跟提姆羅賓斯複製而來,)可是成長的過程當中發現,我們的冬

季長袖制服什麼時候顯得短了有些侷促,再遮不住手腕的冷,我們發現這世

界並不如想像中一般友善,年齡增長帶來更豐美的身體與姿態擺設,可是卻

有更多美好的東西始終在失去,而不曾改變不曾修復的是那些壞的東西。



 恍然我們錯覺。



 然而時至今日突又了解,那時的美好竟然純粹。我們都還只是穿著卡其色

制服的少年,學校的矮牆儘管攔不住我們大步跨越的決心,卻能夠阻絕城市

裡無所不在的惡意。用力向外放射出去的年輕鋒芒畢露,卻也還沒必要了解

世界運轉的法則--多麼浪漫,多麼自由,盡情展露以年輕為資本又跑又跳

,放聲吶喊隨即在城市的大樓幃幕障壁間聽聞回音,然後,在偶然之間驚喜

地發現自己不只能走、能跑、能跳,竟也學會自由風格的飛行。



 在最好的時光當中我們趴在桌前睡著(那時操著濃厚口音的歷史老師還重

覆著淝水之戰的細節。)



 我們醒,我們結晶。



 準備好下一次在現實當中漫遊的勇氣。

 

記2005台北同志大遊行

 

補記:2005/10/01

   台灣同志大遊行@台北東區



以為颱風要來,早晨的天色陰沉著要降雨

風颳起,而我在那樣的風裡頭醒過來,但覺得擔憂--

一年一度的台灣同志大遊行,竟要泡水了嗎

嘿,昨天晚上掛起的晴天娃娃給我們一點幸運好嗎



中午時分天空仍然烏鴉鴉的

我跨上機車往東區騎去,敦化南路進到信義路口時哇啦啦的雨落下

心想壞了壞了,整組壞光光啦怎麼真下起雨來了

是不是聚集在敦南誠品前那一大狗票同性戀召喚烏雲

所以東區落雨呢我這麼想著,就噗嗤一下笑開

再怎麼妖都無所謂,我的包包裡頭有著全副武裝的傢伙

不管落雨放晴或者妖氣大爆炸,都要,都要走在東區街頭

一年一度的pride parade怎能因為一個颱風就要人放棄



但咱們終究是幸運的。一點半

當我停好車抓起包包穿著白色夾腳拖鞋在人群裡頭鑽動

尋找著水男孩們集合的地點時,雨竟然就停了

我說,咱們終究是幸運的

去年11/06在中正紀念堂集合的2004 pride parade也是

直到遊行前一天都還在冬雨綿綿,當天,當天

竟然是個大得不得了的晴天曬痛我們的背

不過真值得啊真是值得,所以今年也是,我們的幸運

應該還沒有用完。龍王颱風要來,

結果在遊行出發的二十分鐘前我們得到了一個大大的太陽



就歡呼,叫囂,換上鮮艷的衣妝

我們在臉上身上手臂上畫起彩虹條紋,嘿,看見了嗎

我們是同性戀就要你看見,平常我們習於沉默

但這時候非得亮麗得要人們不得不把目光往我們身上投射過來

倒數計時吧,就倒數,街頭上我們褪下褲子,裡頭

性感泳褲畢露我們最好看。最陽光。最美。

我們驕傲,這是我們的pride parade。



當巨大的彩虹旗從敦南誠品前面出發,越過人群的那時候

幾乎要人因為巨大的感動而落淚震懾啊

真是,每年這麼等待著,一直到現在走入了第三年了

每一年我都沒有缺席,這麼等待著彩虹出現台北街頭的時刻

所以我們都在,都在這裡啊。我們一直都在

一直都是,這城市裡頭呼吸生活睡眠的一份子

我們都是汪洋之島的住民,所以你看見了嗎我們如此挺胸



我們走動,我們跳躍,我們隨著音樂叫囂

我們彼此餵飼以更多更多的愛與和平

我們真是敢,敢於表露自我意念

這些男同性戀女同性戀以及心底滿是愛的異性戀我們一起

get together啊當我們同在一起--

就不再有歧視與傷害,不再有紛爭與困頓,不再有壓迫與隔離

當我們站出來,當我們都懂得尊重與包容的藝術

當我們笑,當你們也笑,所有人,笑



This is our pride,and may be yours as well。



看不到盡頭的隊伍從哪裡開始又延伸到哪裡而結束,

也真沒有誰知道。我們在台北街頭,

敦南忠孝一路過去這無比熟悉的東區景象啊

卻是第一次大方以同性戀的身分展露自我,嘿,你看到了嗎

所有人都駐足觀看,我們笑開,揮手,所以他們也是

這沒什麼,真沒什麼。

台北的陽光好美。

逸仙路的樹影底下和朋友隨著電音跳起舞來,

如此勇敢地表達,這是我的肢體語言

裡頭是自信,是坦然,因為我笑著就請你們收起戟指的指尖

一起舞動吧就成為一個美麗的部落,一起走過去吧

就成為一個多元的世界



所以明年再見,還是繼續唱起溫柔的歌:



「當我們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

 

2006/06/01

 

梅雨似乎到了一個段落似地停止了,早晨無雨亦無晴

天空是灰色的。太陽細細地從雲層裂縫中間

探伸出一隻隻金色手指,如此一天有無重量負荷

打開信箱收入期末考題目還沒有決定要從何處下筆

頭腦有點昏沉但因昨夜呼吸植物塵埃澱積



而世界從什麼地方開始落下,世界是粉紅色的酒漿蒸釀



氣象預報說還有幾天不穩定隨時可能再落雨

從教室出來發動機車引擎,要往哪裡耗費整個下午的時間

說到時間。抗憂鬱藥物還有四天份量預計下週一回診

計數光陰的單位是:早晚各一飯後服用以及睡前吞嚥安眠咒語

日復一日過去兩個禮拜兩個禮拜就到了六月一號

還沒有準備好面對,半個年從指縫中溜走

長出多少莖蔓枝葉開了多少花苞。想起陽台上細心呵護的

倒吊蘭、石斛蘭、螃蟹蘭、蝴蝶蘭、當然還有九重葛

以花開以枝枒分岔見證多少晨昏交替間漫流的呼吸



思念是不可治癒的疾病還在血管奔流

心跳醒著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的二十四小時

five hundred twenty-five thousand six hundred minutes

dreams never stop even if the heart won't go on



打開書本緩慢地任視線游移在字裡行間

咖啡館外的天色什麼時候也打開了,初夏的陽光曬痛神經

巷弄裡所有行人的表情都和盆景一樣綠著

一隻鞋踏在陽光灑進來的位置沉默地進行光合作用

有沒有氧氣有沒有水,有沒有溫度有沒有花。有沒有冷

有沒有奇蹟。有沒有天使降臨且斷落了一莖白羽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