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17, 2012

〈你把春天都傾倒了〉

 
  晚近的消息都說完了吧
  驟雨和早苗,豔陽下的鳳凰木
  還有甚麼可說的
  還完好地收疊
  一封信遠遠射來如箭簇矢砥
  你還算擁有秀麗的風景

  拎著皮箱便這麼走了
  彷彿你的去處並不很遠
  但遠得我不及設想,是枝枒垂落
  抑或是世界讓誰給撕碎了
  我獨坐,自己給酒瓶
  綁上蝴蝶或死結
  要它們飛出一條醚醉的航線

  那時你把春天都傾倒了
  撒落花粉與光蕊
  彎路那頭
  有暗礁沉如密雲
  又重如十七年蟬的破土
  你說過的--妖冶是真的妖冶嗎
  老去又何能是真正的老去

  然後我們離開春野的小鎮
  歲月是它自身的浪頭
  四季且隨意飄擺
  五月的晨曦,一襲漿挺的
  堅毅的藍領啊
  為我們髒污且為我們縐褶
  長眠的死者打從地底走過了
  生者則在世間朽滅

  晚近的話都聽夠了吧
  快樂已薄如絲綢
  你在整城振臂揮舞的姿勢裡靜止
  浣衣的女人她自己過來了
  渾身光潔,無處惹塵埃



  --獻給Hiro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