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3, 2012

《師身》:魔女的條件

 
王聰威《師身》:魔女的條件


愛的時候,你會想起甚麼?愛的時候其實就是愛了你不應想起甚麼。

我是說,或許。即使忘記了--《師身》寫37歲的女老師與15歲的國中男童相愛時,總有人來提醒的,你不應該愛這個人但你想,關別人甚麼事情呢愛不就是愛了嗎,但充斥媒體螢幕報紙版面的道德公審,你不會忘記,當年紅遍大街小巷日劇《魔女的條件》唱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松島菜々子和瀧澤秀明,琇尹和小初,究竟是人生模仿影劇,或小說與人生畢竟互文。

王聰威 的小說《師身》寫諸般背德之愛,不斷與關係以外的人締結關係,師生,姊妹淘的男友,過往的情人,嚐盡了彼此身體,如此耽溺沉陷卻又如此自然而然,是否其實幽微地提醒著,愛其實可能根本無關乎道德不道德。

背德悖德,是先有道德才得以成立,上帝創造天地時創造了男女,而人類創造各種職業各種身份各種道德,給它們概括分類,你可以愛或者你不能,直到你不是學生了你才獲准與你的老師相愛。但當小說中露骨地說出,「插我,」你突然想起了其實自己也只是人,赤裸裸的,渴望愛的人。愛我。那是乾涸的海洋上,一艘擱淺之船正蒼白發出求救的訊號。

那書寫既非色情,亦與情色無關。

愛人們只是愛著,欲求著,如此真實地行走著。

師者如何墮落成為魔女,是戕害了幼弱懵懂的少年嗎?是讓少年尚未發育完全的陰莖初嚐淫邪的、甜美而劇毒的體液嗎?是過多的寂寞,造就了魔女嗎?

魔女的條件是甚麼?關於這個問題,或許一百個人會有一百零一種回答,但王聰威的《師身》,寫出的答案可能是最簡單的一個:去愛,瘋狂地去愛。即使被獵巫般逼索,即使為愛而一再被社會遺棄,亦在所不惜地,愛。愛一個人直到末日,成為聖女需要完整的純潔,而成為魔女,又何嘗不是。

更有可能,是的,我們都活在一個無愛的、被道德綁縛,以致失手放棄太多愛的可能的世界,我們已忘記如何真切地去愛--而在這樣的世界裡,愛,畢竟是成為魔女的唯一條件啊。



-王聰威《師身》.時報文化(201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