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1, 2012

〈我懷念我們從此失去的〉

 
  我懷念枯藤持續生長的節律
  我懷念梳著馬尾的女孩甩動幼弱的乳房
  跑過府前一具又一具震怒的音頻
  我懷念她們用明朗的語氣問了我甚麼或者她們沒有
  我懷念無需擔憂能否活贏死亡的年代
  那時宗教尚且得人敬畏,兒童們
  則為搶奪望遠鏡與魔法
  掀起了屠城的征伐

  只是,我們業已失去了弒君之城
  失去了海盜與傳奇,失去幽靈船與水手的骨骸
  失去磚瓦,城垛,啊泥土所砌的神殿
  都給絡繹不絕朝聖者的眼淚沖散了。而我們
  失去了洪氾失去了粗糙簡單的住居
  失去歷史它失速打滑的軌跡
  我們歡快地祭祀著
  在每扇窗口寫下無從到達的路標
  通往虛構的目的地--我憂心一個不存在的場所
  可能存在過無風的花季
  且令人同感壓抑

  我開始講起空襲警報響起前的每一件事
  講起大雪與交通
  一輛電影院裡的破車
  講起班機歪斜的航線飛往街道兩側植有梧桐和欖仁
  講起我見過的,報紙和耳語同聲燃燒
  男人們坐出懶洋洋的姿勢
  女人正把甚麼東西放進了嘴裡
  或者她們沒有

  我記得生活中充斥鐵籠可我更記得自由
  我記得路邊開滿了天人菊的斜坡
  記得以大角度傾斜的第三車道
  酒瓶以亂數排列,持續生出臉大的薄荷葉
  一口口花盆阻塞了唯一的逃生口
  我記得--有一首偶然的歌曲將我給拯救了
  卻是誰輕輕將音量關小
  我記得生存的每一個選項,更記得啊記得
  平靜無事的海面上,是甚麼沉沒了
  而甚麼沒有
  對於生活
  我們從未真正選擇過

  直到一切都清除乾淨了吧
  渴望長大但不願引人注目的十四,十五,十六歲
  我懷念我們從此失去的,微笑和說話的動作
  我便開始講我所能記得的
  一首詩如何橫徵暴歛將呼息都換走
  在滿佈光塵的螢幕表面
  留下個孤獨的手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