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Nov 27, 2016

同志專法是巨大的陷阱

 
禮拜一始終很難。禮拜一早上九點要出現在立法院,很難。這霪雨霏霏的天氣很難,要動員比如說在遊行時一向不受控制的同性戀,更難。
 
但當你們正在討論民法972、當你們試圖反對同性伴侶專法,這絕不是嘉年華。
 
這是戰鬥。再退一步,背後就是懸崖了。
 
他們嘲笑的敵意的獵奇的眼睛正在等著看--看支持修改民法972的人們,是不是如同他們所想的,一盤散沙。他們抱緊了自己已經擁有的權利,他們在沙坑裡頭畫一個圈,逼你站進去。當你們說,「不」,他們便說,你若不這麼做,會讓大家都受傷。
 
但他們根本不知道受傷是怎樣一回事。他們不知道,身為同性戀活著就是一種傷害,每天早上假裝你不是的那個人,對著鏡子偽裝了謹慎了仔細揀選了對話當中的詞彙。他們不知道,不能夠是你們自己的,細碎的傷害。你以為你已經習慣了,你以為你所有的傷口都逐漸癒合了,他們再來給你一個「專法」,告訴你--反正同性戀已經這樣幾十年了。
 
你為什麼還要忍?你還有甚麼好忍耐的?反正你已經這樣幾十年了。
 
你在乎嗎?
 
這一步如果退讓了那整部專法將成為一個巨大的陷阱。你們永遠就是次等的國民。在法律上宣告,你不配適用民法。因為你。不。配。因為他們不允許。因為他們會因此受到道德情感上的傷害,因為這些,因為那些。你在乎嗎?你在乎的話你為什麼還要忍?
 
禮拜一確實很難。臨時請假很難。早上要晚一點點到公司,你得想一個很好的理由。但你平常都已經說過那麼多的謊--喬裝成你不是的,那個乖巧良善的異性戀,你或許還有一個不存在的女友、甚至未婚妻。你已經習慣了這些,你已經經歷過那麼多的困難,這次的戰鬥,絕不會是最為艱難的一場。
 
但再退下去,整場戰役就要輸去了。你會繼續任人魚肉,讓他們惡意的嘲笑的獵奇的眼睛看著:你們距離真正的平權將越來越遠。而不只婚姻這件事情。會有更多的娘娘腔,男人婆,跨性別遭受傷害,會有更多那些不符合性別期待與規範的人們因歧視與壓迫而死去。因為,「都已經有了專法了,你們還在那邊吵甚麼?」
 
此刻,這鬼島的鬼城,下著鬼雨。
 
你有失去過你的朋友嗎?
 
這場戰鬥不是關於婚姻的。是關於,你能不能夠被平等地對待。你要的只是那麼少。但他們不給,他們偏要給你一坨他們吃剩的,要你吞下。
 
你吞得下去嗎?或許不。你在乎嗎?或許。
 
那麼便站出來吧。
 
這不是嘉年華,這是戰鬥。2016年11月28日早上九點,立法院青島東路前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