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22, 2012

〈菊花夜行軍〉

 
  尖銳的蜂鳴直通我們的心房
  毒雲黑雨同聲降落
  如今我再不去看你的手心
  是否握著同一只臂章他的誓言和細語
  我的弟兄啊
  我們會被全數殲滅嗎

  來不及後送的夢都支離破碎了
  曾經相信的旗幟仍然舉著
  風剪開它
  像剪開一封不能抵達的信箋
  寫有我們錯誤的信念比如說講好的一起回去
  比如說約定明年的花季你都記得清
  我的弟兄啊號哭是鬼的號哭
  誰還去聽呢
  眼淚都留給上一口泉水了
  拿太陽的血潤著炮膛潤著彼此的臉
  我們能就此攀出砂礫的黑井嗎

  我的弟兄我悲泣的弟兄
  壕溝和土壘是你為自己深掘的棺衣
  活著是對我們活著的懲罰嗎
  能不能用崩落的碉堡
  砌成另一個安全的處所,從此
  無哀無懼,無瞋無痴

  無色的月相與巨大爬蟲同在空中高懸
  俘虜有俘虜的自由,佔領者
  也有佔領的憂戚
  受縛的姿勢可以睡得信賴像一道牆
  用一輩子時間等候座樓的完成
  等候風來
  風起
  將餘下的屋簷毀棄--我的弟兄
  生存沒有丁點的活味了
  你聽見列車軋過軌道的地鳴嗎

  讓我們一起回去
  看見個陌生人住著你的房子
  向他索討我們的來世依舊生還
  錯遞的流彈陸續在我們的胸膛炸開
  此刻你的臉堆疊如石
  我的弟兄
  你還在聽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