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5, 2012

告訴我你老了你快樂嗎

 
午後穿過國父紀念館,將要踏進信義區光敞的樓與樓的中間。短暫等候紅綠燈的數十秒間,一旁是對夫妻,各自手裡挽著個孩子,穿著一樣的衣服有著相同的臉孔,但年長的夫手中那個顯然更好動些,在陽光裡透著大笑著的臉,往爸爸身上爬。年少的妻牽著比較安靜的那個,並不出聲制止,只是當孩子跳著跳著,爸爸杈著孩子的腋下,給他搭了個大飛機大聲喊道飛喔--的時候,那妻淡淡地笑罵,你這死老頭,比小孩還皮。

Dear desperado,我當時不也是這麼喊你的。我想起來了。

當然我全都想起來了,在這個陽光明朗的午後之前,我想,似乎是誰的生日呢這天,其實我知道的,卻要假裝自己已經遺忘,一筆抹消蘇阿姨披薩屋那夜,龍泉夜市那夜,城市的地景在更迭,在消退,唯一還能抵抗遺忘的是,早前我在一筆筆登入頁面所輸入的你的生日。我怎麼可能忘記呢?

你是我的暗影。Dear desperado。而我不知道,我以為當風來的時候雲就散了,我一直以為影子也會褪去的可是我太天真了。

你一直都在,一直突襲著我你用各種方式提醒我,不管我再怎麼努力甩脫你給我造成的影響我都不可能真的沒有你。你所要確知的只是,無論過了多久你還能對我情緒造成漣漪那就是你的勝利。但是,Dear desperado,你所算不到的是,我從未在意過你我之間棋局的輸贏,贏了你我就能忘記了嗎輸給你我就墮落了嗎不是這樣的。

Dear desperado。不在意輸贏勝敗並不會使我變得更堅強。

我有一半的人格是你給的,我的卑微我的驕傲我的微笑與自信我都可以從靈魂的背面看出你伸出了手在我背脊上持續捏著。

有時我不免想,或許我是你最完美的作品吧,或許你是為了無聊而創造出一個與你對弈的角色吧而那就是我了。可是dear desperado,你失算的是,再怎麼算計這局棋都不會下完。當你為了從我身上得到勝利而持續看著我的眼睛,如此你是快樂的嗎而你看著我我就已經活了,讓我們一起活下去一起背負著這些一起活著。

下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肯定能認出你來而你也能馬上叫出我的名字,當我化為灰燼,確定你也會在難以辨數的碎片中,一一指認你留下的東西。那時,你就會是我的了。Dear desperado。

生日快樂。




 

1 comment:

  1. DREAM
    DIE
    DE......
    造字本身自有緣則,人本愛群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