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31, 2009

2009/03/31

 
  為甚麼世界上總有人想不勞而獲?是因為覺得別人的時間比較不值錢,或者是覺得別人找的資料會比較有用?比較方便?

  這裡有一批資料好便宜的?

  昨晚發生了一件讓我非常不愉快的事情。我在BBS上抱怨了一陣,在噗浪上抱怨了一陣,還是不能遮斷我當時在多鬆吧台上大爆炸的情緒。但轉個身我又把抱怨文刪去,大約也是因為不喜歡被人看見我不冷靜的樣子。雖想今後希望不要再遇到這樣的人,但還是決定要來把這事說一說,對自己有個交代。

  有個某別校某所的男孩,從網路上聽說了我手邊正進行的研究,遂加了我的MSN--實在是不應該把MSN這樣留在網路上的,但這當是另一回事了--之前打過招呼,說研究有些問題要請教我,這事就這麼放著了。直到昨天,我從多鬆的吧台裡邊轉移陣地到了外邊,正焦頭爛額在擬下個階段的店家負責人訪談大綱,抽了幾根菸喝了幾杯咖啡,沒個頭緒的時候,他丟了訊息來,唐唐突突問甚麼時候可以見面?想請教我論文的事。我一怔,也沒多想,問他啥時間較有空,畢竟以我的時間為主的話就是個沒有時間。訊息來回幾次沒有共識,他話頭一轉,說他的論文也是關於紅樓,大抵要處理地方依附感的論題,但不知道要怎麼定義、界分那個空間。

  我隨手抓了幾個文獻,丟給他,說空間的界分有幾種說法,你要不要自己去找看看?他說,他不知道怎麼找資料。我咦了一下,說碩博士論文網可以找看看「紅樓」相關的文章。他停頓了一會兒,竟又丟回來說可是用紅樓當關鍵字就可以了嗎?找到的泰半是「紅樓夢」。還問,那些沒有開放下載的要怎麼辦?你可以幫幫我嗎?

  這可踩到我的地雷了。

  我不介意、甚至很歡迎別人帶著論題來同我討論。但那從不表示,對方可以一點努力都不做,或根本連最基礎的蒐集資料的工夫都沒有,就只想同我拿我讀的,我認為有用的我認為有幫助的資料。好歹也念到碩一下學期了,連基本「態度」都還沒能養成,我覺得這研究還不如不要做了。如果我今天把我自己可以找到的資料給出去,之後是不是要我幫忙連絡受訪者?講難聽一點,我就是不喜歡想要不勞而獲的人,何況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對方來認識我,不就只是想要跟我談論這些事情,所以我之前耗下去的時間,也就是他認為可以省去的時間。

  你不尊重我的時間我的努力,那我也不需要尊重你。

  我只想說,你他媽的連自己要作甚麼都不知道就來跟我伸手要資料--我如何定義空間、如何定義社群、所有這些難道會和你的脈絡一樣嗎?不可能嘛。那你怎麼會覺得自己可以不多念點書就直接拿了無誤呢?

  為甚麼還不去太平洋溺死?
 

3 comments:

  1. 我也極度厭惡不勞而獲的懶蟲
    當兩三次後發現懶蟲的觸鬚伸出來
    我都毫不猶豫以打死小強的力道回擊他!!

    然後,他們可能因為太輕浮了,整個生命是個空殼無法在海裡溺死這樣...XD
    第一次留言,所以要說"挖系尾山"(報名號只會來一次)

    ReplyDelete
  2.  
    推「太輕浮了可能無法在海中溺死」
    不過也不可否認畢竟這個世界上也有像寄生植物那樣
    自己無法攝取養份便偷別人的來過活的種類
    哼哼
    也算是一個生物多樣性
    只好尊重他們的存在了

    但也只好指著水溝說「還不趕快去那裡臉朝下跌倒」
     

    ReplyDelete
  3. okok,畢竟我們也需要一些細菌幫我們分解頭皮屑或腳皮屑之類的~(我是不是嘴巴越來越壞)
    大家就盡興的各自歡樂跳舞過活吧

    然後,我真喜歡那句「還不趕快去那裡臉朝下跌倒」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