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5, 2009

2009/03/05

 
    聽聞今天是驚蟄?又聽說春雨降落的時候有
  雷,但我埋身屋宇底下偏戴著隨身聽甚麼都沒聽
  見的,錯過親臨今年第一聲雷的機會,我還有多
  少東西是低首時錯身了的?我不知道。也不可能
  知道。在噗浪上聽貓貓貓貓說,我寫出了她想說
  不敢說的東西,如此我不是一個人扛著那些。但
  除此之外,我成天塗抹這些那些骯髒污穢又不神
  聖的知覺,能夠完成甚麼呢?

    我連自己都救不了。

    好不容易把文獻回顧理到一個段落,剩下細
  部修剪,那會像今天停車場上被去盡了枝葉的榕
  嗎?要把自己移到哪裡去,或者,其實我已準備
  好了要在原地枯萎。想到這裡我就感到沮喪。我
  沒法兒好好講清楚自己現在的感受。進研究所這
  一年多來,我改變了許多,但沒換的是一整口壞
  脾氣壞個性,走進人群的時刻我會害怕,害怕自
  己下一秒就要縮成很小很小的果核,如此能不被
  傷害。聽聞今天是驚蟄?有鳥倉皇地飛過新聞所
  的樓頂,是否又一隻貓攫落牠任意地翱翔,回到
  樓梯間剝除每一莖翅羽......每次往頂樓的路途
  都像再度目睹現場,好像,有隻枝細的鳥爪非常
  憂傷地從羽毛堆中伸出來,抽動著,想抓握住那
  筆看不到了的,天空。

    雨還下著嗎?或者已經停了。

    半枚月亮安安靜靜從雲中探出來。街景已經
  恢復大半,卻又好像正嘲笑著我的憂鬱我的迷惑,
  我的,身在這裡。晚了,但不想回家。晚間和洪
  盼盼一輪夫夫吃了火鍋,席間我察覺自己的話越
  來越少,原應是歡悅的吃食卻不讓我真正快樂。
  我像一顆不能回頭的星辰,正隨著重力拋擺加速
  遠離我自己。

    明天又是回診的日子了,我不知道該向醫生
  說甚麼。病況繼續惡化。擔心自己將在診間痛哭
  失聲,擔心自己又將錯過幾部電影,幾次擁抱,
  我拒絕別人的理由是因為我必須拒絕自己。如此
  逼向「無」的地方,會是我最後的存在。
 

1 comment:

  1. 加油呵. 給自己一個愉快的時刻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