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22, 2009

〈模擬大樓〉

 

  樓層繼續生長。
  工地上方已興築了更多的說辭
  鋼筆偶爾寫岔了筆劃
  需要擦拭
  但不必特別耐心
  像女侍清洗你昨日的領巾

  這裡不需要鐘塔但
  需要陽光。在逆光的一面
  投下陰影,讓它指出時間的形狀
  讓誠實的人併肩上樓
  不要更動他們說話的順序。
  「想說些情話,喝些飲料吃些湯
   找到個樹洞,不如
   找到串鑰匙來得安逸。」
  或安置更多電梯。頭顱走在肩上
  不知露台邊緣何時將有颶風來去
  且令我屏息。
  且相信黑夜,有它自身的神性
  雨總會適時在霓虹中降落
  風揀選落葉
  隨意揀出雙說謊的眼睛

  通風井呼吸太多秘密
  不菸不酒但不健康。看那些人群
  上下樓梯,太快進入同一場電影
  急於開燈
  其實他們需要陽光。
  天台無人總是大樓自身的盲點
  往腳底喊著比不上你說出一句
  「愛是盛大的幻覺
   沙漠裡我是個渴水的人,太容易
   移情於一場海市蜃樓」
  讓高跟鞋敲擊階梯
  再不去分辨它靠近或遠離
  樓層,
  還在繼續生長……

  互道晚安的時候,也將踱回生活的
  常軌,但願梯廳裡我能翻找出鑰匙
  深夜偶有驟雨來襲
  那時六樓還有盞燈亮著
  但七樓沒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