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7, 2009

confession:

 
    對不起,我沒有待到最後。

    對不起,我好像搞砸了。如果知道街上有那麼
  多人,我可能就不會出門了。但我不知道,所以我
  還是走出門看到一大堆嗚呀呀人群,心情變壞,走
  進麥當勞,心情變壞。我沒有穿上粉紅色的襯衫,
  因為我今天不想穿牛仔褲,我也沒有把粉紅色襯衫
  帶給同學,而是給了他一件白底粉紅條紋的POLO。
  我早該知道那不是粉紅色的。進了台大,杜鵑花開
  開落落,被雨水打散著的那些橫陳其實不過就是擤
  了鼻涕的衛生紙。我望著校園裡的高中生,止不住
  惡氣咕噥,看,看也要考得上才行。幹。心情很不
  好,似乎又搞砸了,坐在人前吃漢堡喝可樂,他們
  問,你要不要畫油彩?

    不要啊。那你怎麼沒穿粉紅色?

    不要啊。幹嘛這樣?

    我反社會。

    天知道那個理由有多爛,但我真的只是找不到
  藉口。我不是故意穿和大家不同顏色的上衣,也不
  是故意不畫一個彩色的J,更不是故意一個人坐在
  旁邊醜著臉說,「不要啊,」我太喜歡你們而不能
  不來到現場,但我會害怕,如果我穿上了一樣的顏
  色我轉過身來會看不到我自己。

    對不起我沒有待到最後。對不起,我還是為了
  同一件小事耿耿於懷。

    我是不是又搞砸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