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17, 2009

2009/03/17

 
  其實很想好好地說些話
  但我已經不能輕盈為之
  很想碎念
  吃些東西吃些湯
  又再睡了午覺抽了根菸的午後持續
  打幾個噴嚏鼻頭像水龍頭般出著水

  我一如往常地在開始打字前
  取下我的手鍊它裡頭
  是顆錶心但沒電許久
  就當它是
  手鍊,純粹的
  手鍊,我今天又再修整了嬰兒宇宙的編目
  出版遙遙無期再這樣下去
  八成真的要搞個預購募款
  接受兩個邀約
  再度前往西門町訪談
  其實我累極了我根本
  不像自己想的那麼堅強然而聽說
  身邊的人最近過得不好
  強顏歡笑苦中作樂說
  「幸好我去年秋天就分手了
   也算是一種
   引領流行時尚尖端」
  說話的時候我笑著
  但笑完我很快坍塌

  行事曆總是遠遠走在我前頭
  很快排到了四月中旬的程度
  時間壓縮我呼吸
  我生存,除此之外
  也別無其他我持續
  更動自己的順序
  並成為自己的盲點我看得見別人看不見自己

  努力盤整著自己的生活
  我的壓抑與規律,一切
  看起來活生生血淋淋的字句中間
  留存惡魔
  惡魔存在細節之中
  我們所習以為常的那些正是
  我們所要對抗的那些
  彷彿在夢中呼喊了很久
  吃了道冰品名喚
  「憂鬱的熱帶」
  但到最後我甚麼都沒有吃到如此算是
  真的讓人憂鬱了我是如此容易憂鬱的
  一點都不陽剛甚至
  也不能算是典型的
  C貨,娘粉娘粉走在學校裡頭的
  C貨,每天每天
  花枝招展搬演著我的疼痛與
  話語,很想好好地說些情話
  找到了一個樹洞
                                                                                
  便那樣說著說著,說到
  啞了就喝些飲料喝些湯
  抽完根菸
  轉身又是赴高中同學邀約的時刻

  訪談完回返信義計畫區的路上
  我特意選擇了遠離逛街人潮的
  外圍
  工地吊車仍在緩慢地移動
  還有一隻狗
  牠的右前腳
  沒有了,一拐一拐走著
  我沒有停下自己不忍的
  腳步,幾棟大樓光影摺疊成
  漫天的海市蜃樓
  如何我愛我恨我疾行往南的路上
  愛是一場盛大的幻覺
  吃了蛋糕飲了酒又再飲酒
  撞進彈子幾顆此時我看他
  就站在那兒看著

  整個晚上像一場盛大的海市蜃樓
  我們說了許多話我們
  互道晚安的時候
  即將踱回生活的常軌
  如果在沙漠中我不是渴水的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