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r 28, 2009

2009/03/28


  到了古亭站。一個身材纖細頎長的大男孩上了車。穿著一件鐵灰色外套,眼神非常犀利地轉動。讓人很難漠視他的存在。從脖頸處的膚質肌理看來,大約二十歲上下。但我更快地發現,他面向我的左側耳朵,戴著助聽器。那瞬間,我覺得自己聽著隨身聽像是極嚴重的嘲弄。即使他可能壓根沒有注意到我。他的手指非常自然地垂下,輕輕拍打著大腿。反映某種節拍。--從哪裡來的音樂,又要從哪兒去?是列車在隧道中尖叫的聲音嗎?或者,或者是頭頂上方雨的節奏。 我不可能知道。

  當我想著,那麼他的右耳呢?一個女童揪著年輕媽媽的褲腳,說話,很快解答了我的疑惑。那是甚麼?她問。她伸出一隻手指。我幾乎可以看見那隻手指延伸出去的光線,指著大男孩的右耳。她的媽媽很快制止了她,說不可以這樣指人家。不可以。 

  是,最新款式的耳機。大男孩說。

  他的咬字並不十分標準,像在洞裡同自己說話。那樣的聲音。我非常清楚地看見,他對著女童寬厚地笑了一下。然後他閉上眼睛。手指繼續打著那我不可能感受到的節奏。直到我下了車,大男孩的眼睛都沒有再張開。直到我要繼續出站的時候,一直想著,如果女娃兒的手指探測的是我,我能否那樣安靜穩當地牽起嘴角微笑。我應該做不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