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12, 2008

〈城市生活〉

 

  看人是最常見的行為,特別

  是看女人,不錯過任何一個

  通往地鐵的階梯。午休時間

  人們就在這兒停下說話

  在人行道的中央,成為交通的阻礙

  尤其在樹下人們覺得受到充分保護

  聚集,成為一個角落

  處於邊緣地帶的邊緣

  位置太孤單的長板凳總乏人問津

  只有愛侶們旁若無人地

  在那裡親吻



  通常只是一個人站著,或者

  快速通過,並不長久地停留

  所有傾斜的地方都可以坐

  廣場的空間

  非常均勻地分布,寬闊而潮濕的

  天氣鼓勵人們對談--繞著圈圈

  兩個人深度的椅子

  不一定是要容納兩個人

  男性請使用前排的桌子,女性

  則使用後面的。四分鐘後

  人們開始動搖,變換秩序

  等鐘錶停下的時候

  所有座椅又回到原先所在的地方

  只有愛侶們

  旁若無人地持續閒坐



  公園可能是避難所,也可能

  不是,有一半的人注視噴泉

  另一半的人微笑。讓我們遠離街道

  適度且合宜地吸引

  老人拄著柺杖經過,然後

  餵鴿子的女士同警察爭執

  圍籬徹底阻隔了街道與公園

  裡面--成為

  愛侶們旁若無人交易的場所



  為了許多實際的理由

  我們種樹。從不起眼的角落掘起一棵

  再把它栽植到雕塑的周圍

  人們從下方走過

  看人,仍然是重要的行為

  用畢午餐,所有人都笑了

  愛侶們開始爭吵

  旁若無人地爭吵



  教堂有窗,與廣場相連

  透過窗的另一邊,管風琴與儀式

  向人們悄悄接近

  警察偶爾會來,糾舉那些

  人們忘記把椅子搬回原位

  人們到處坐著

  人們到處散落

  愛侶們,旁若無人地

  往街道兩頭各自離去

 

3 comments:

  1. 我回憶起 我可怕的過去



    都拜你網誌所賜 <甜笑>

    ReplyDelete
  2. 讀詩的旋律與意象,第一眼便有「噴射機」

    飛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