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4, 2008

2008/10/21

 

  各種雜事從四面八方飛來,今天突然想到預備軍官

考試報名截止就沒在眉睫,同致中確認細節後很快地去

填了單子印了身分證又再細讀簡章上頭該有的字句,結

果發現竟然要大學成績單的正本,噯,今天早上去政大

的時候怎麼沒想到,在癸雲老師課堂上胡說八道半天,

最重要的事情反而沒做。我老是想著這些事情如果被老

爸知道了,怕又要挨一頓刮,不過轉念又想,那麼不要

讓老爸知道也就好了--遂又離開台大騎車往政大的方

向去。



  這幾個禮拜,往政大的機會並不算少,上上禮拜早

上下雨,老媽就讓我開了車去,同癸雲老師拿了書說我

今天有開車挺方便的,癸雲老師就笑罵你這紈褲子弟。

其實我本來就是。雖然老爸老媽薪水並不是甚麼頂尖厲

害的收入,但對我真好,進研究所後沒甚麼收入的我總

是聽老媽問錢還夠嗎,答差不多、還好,老媽就塞兩百

說給你吃飯,若答說這個月比較緊張一點,老媽照例要

說錢都花到哪去了省著點用吧你,但也照例會給我五百

一千的,再撐個半禮拜沒有問題。



  我真的很愛我爸媽。



  中午和安駿約了吃飯,兩個人一前一後約在明月湯

包,大學畢業之後,和安駿吃飯約五次怕有三次是吃明

月,我老爸老媽可愛的咧!這是後話,總之從政大辦好

成績單,想到肇陽說二十一世紀在特價,於是轉向過去

人潮車隊滿滿的和平東路,買了半雞薯霸可樂等等之類

回台大開開心心的準備要吃,在桌前碰一下黑寡婦的觸

控板--



  它沒有反應。

  它沒有反應。

  它沒有反應。

  它沒有反應。

  它沒有反應。



  咦,出門前我應該沒有關機才對啊,於是我就按開

關。結果電源燈不會亮--



  電源燈不會亮--

  電源燈不會亮--

  電源燈不會亮--

  電源燈不會亮--

  電源燈不會亮--



  幹,黑寡婦終於死了。早知道我前幾天就不要做那

個夢(咦,可以這樣嗎?),總之夢裡我在研究室寫論

文寫到一半,來了個穿空軍制服的壯漢在我旁邊坐下,

也不知道他打哪來的我就邊寫論文邊意淫他,畢竟我現

在單身,在夢裡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我寫到一個段落,準

備要開始勾引他的時候,他居然給我開始玩PSP。是

怎樣。重點是他玩了大概五分鐘就不玩了,然後低下頭

去把我的電腦插頭拔掉--黑寡婦就死了。



  幹,如果我沒做那個夢,黑寡婦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還是說做那個夢本來就是預言黑寡婦會死。就像前幾

天的另一個夢,阿湯出現在一個奇妙的派對上,跟我說

「嗨,毓嘉。這是我表哥,這是我表妹,我們開始大吃

吧!」然後我跟阿湯、以及阿湯的表哥與表妹就開始大

吃。吃吃吃吃,就醒了。超爛的一個夢,重點是上課時

一問之下阿湯竟然還真的有表哥和表妹,然後在我的夢

裡大吃的同時,現實世界中的阿湯在吃雞排。



  所以我是不是應該去簽樂透。



  不過畢竟黑寡婦真的死了我超沮喪的,回到家問老

媽說怎麼辦,沒電腦我甚麼事情都不能做,老媽就說那

要不要拿去修,我回說重點是不知道修好電源供應器,

下次輪到哪個部分壞掉,天曉得,我真的不想邊寫論文

邊擔心電腦快壞掉,老媽就回我說那你還去美國。我就

縮小了。直到老爸回來我整個人在電視前放得很空,唉

啊畢竟是被電腦主宰的人生嘛真的是個ㄟ害。老爸大概

是看不下去我像個死人一樣,就說那你今天去光華看一

下新電腦價錢,回來報價。我回說可是這樣我明天的作

業就也不用做了,老媽想了一下問說要多少錢,我說三

萬吧,老媽把提款卡丟給我說趕快去把這件事情解決吧

。我就買了一台新的TOSHIBA。



  現在旁邊黑寡婦的心臟硬碟正在跑複製檔案,結果

你看看我第一件事情還是先安裝KKMAN。



  ㄟ害。

 

2 comments:

  1. 可是我們都喜歡聽你上課胡說八道也

    哈哈

    講得很有道理說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