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10, 2008

個體的舒服解放

 

  三分鐘實在是講不了甚麼東西,只好再來碎念一番。



  大家好,先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新聞所碩二的羅

毓嘉--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最猥褻了。(甜笑)那剛

剛的討論已經稍微有接觸到性/別的場域,而我一向最喜

歡講跟性有關的話題,所以就來跟大家分享一番。 



  我一直相信,人類是追求舒服的動物,無論是同性戀

、異性戀、跨性別、戀物癖皆然,否則小柏提供的潤滑液

,不可能有這麼多人索取,不可能他一天到晚要勤於補貨

。然而,我也相信,在追求舒服的過程中,決定「性」的

論述絕對與我們所面對的權力結構有確實的相關:我們是

要讓潛在的權力關係,決定我們舒服的方式,還是我們自

己有足夠的力量與自覺,成為更舒服的生物? 



  性,真的是那麼羞於啟齒的事情嗎?



  在這裡我有一個命題,要跟大家分享:「究竟是過期

的月餅吃下肚子裡比較嚴重,還是過期的潤滑液抹在雞雞

上比較嚴重?甚至--是過期的潤滑液抹在雞雞上,插入

別人比較嚴重?




  這個命題,可能會讓在座的某些人感到不太舒服,不

過既然法律沒有規定我不能這樣說,我也沒有騷擾任何人

,所以我就還是說了,而且非常地舒服(甜笑)。那麼回

過頭來,如果這個命題讓你覺得不舒服,可是在場又有人

覺得很舒服--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好比說月餅是中性的

,潤滑液是中性的,那麼當它們一樣都過期了(笑)的時

候,去區分它們差異的關鍵是在哪裡呢?是因為吃進肚子

裡,還是抹在雞雞上?



  當我們賦予物件意義的同時,也就是在重製我們對它

的認知、回饋、偏見與意識。那麼問題就不再只是「潤滑

液是過期的」,也不再是「月餅是過期的」,而是--關

係到我們認為在宿舍這個場域使用潤滑液,讓自己變得非

常舒服,究竟是不是一件羞恥的事。究竟,公開地談論發

放潤滑液這件事情,是不是一件不恰當的事。



  宿舍作為一個生活空間,我們既然不否認大家都有舒

服的需要--那麼,為甚麼提出「我想變得舒服」,或者

談論「潤滑液可以讓你更舒服」,竟然會是一件不妥的事

?措詞不當/過當與否,我想都是可以公開討論的,阻絕

發言場域的正當性究竟算甚麼?回過頭來,重返輔導員「

起心動念」希望刪除文章的時候,是不是反映出了某種對

於「談論性」的恐懼,而希望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呢?所以我在這邊也要再次回到宿舍板是否能夠作為一個

公共領域的命題,如果承認舒服是人類不可避免的需求,

總是不可避免地想要爽一下,即使只是在廁所裡靠秋頃,

關於性的話題就會因此中止了嗎?



  為甚麼不能好好地談論「性」,讓我們對自己的身體

多些認識,增長愉悅的可能,讓原本不知道潤滑液為何物

的同學知道,使用潤滑液並且搭配您的非慣用手,絕對可

以讓您更加舒服
;讓我們認識、並創造舒服的最大值,減

低摩擦與流血的機會,我們非常有禮貌,插入,或者被插

入的時候都記得潤滑,並且向對方說謝謝。



  舒服,衛生,安全又可靠。成熟的性的論述,應該是

往這個方向邁進--我個人對結構的解放沒有太多興趣,

畢竟有許多人,在該方面的論述上做得比我更好;你們其

中的許多人,都已經是舒服得不得了了的,但我說了這麼

多,想要追求的是「個體的舒服解放」:特別是還不夠舒

服的各位,我要再度強調,要舒服,就要多點想像力



  於是當我們都成為舒服的動物的時候,為何您要譴責

一隻非常舒服的烏龜?



  謝謝。 







  (一種猥褻而舒服的說話方式示範。)

 

3 comments:

  1. 哈哈哈~~



    我感到有趣



    我喜歡你 <甜笑>



    每每看見 <甜笑> 我的笑容



    便由丹田蔓延到嘴角

    ReplyDelete
  2. (拍手叫好)



    我喜歡烏龜的例子,跟不斷出現的甜笑

    ReplyDelete
  3. 看完只能不斷的呵呵大笑~

    哈~不是甜笑的笑喔..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