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Oct 2, 2008

〈第二十九天〉


             (非常) (日常)

    第二十九天,二月終暗了下來 門牌上的賽伯魯斯有三張臉
         在沒有數學的年代 我草草收拾,離開形而下的住所
 賭徒們無從預測勝負,吃食僅為生存 讓鞋暴露在雨中
         妄盼奧林帕斯的雨 再鋪陳爾後的天氣
      憂鬱的賽伯魯斯開始微笑 畢竟風總是要停,某天妳也要離去
  大潮持續數日,密西根湖是黑色的 門前的樹倒了就不再有人扶起

        昨日如大雨洗滌舌尖 復歸平靜的午后,總有人收拾善後
    開啟戰爭的人早已將屋瓦掃盡 一切仍些微地移動
        孱弱的肩膀相互靠攏 向日光,向街道吐出陣陣炊煙
      檄文反覆填滿同一筆姓字 暈染我的居留證都給註銷了不是
           直到太陽升起 拓印妳的指紋
    太陽如斷肢的軍人般奮然站立 復又拾揀妳睫毛髮鬢
  鬍髭在四面雪崩的牆上憂鬱地生長 章節中間的書籤已被悄悄抽起
        是生存與靈犀的對話 冰箱有菜蔬垂首,窗外繾綣的雲系
           與早春的天色 與未及讀畢的字句形成對比
      霍香薊與曼陀羅同聲散開 天空一淨如洗,漸滲出藍色體液
植物拋撒種子如我拋灑陌生女子的乳汁 我能否再與妳同行?

     鳥把巢築在太陽升起的地方 第二十九天鳥回到夕陽落下的地方
 生存,是樹孤立在太陽照不到的地方 那裡--必然也沒有陰影

         邁諾斯王的迷宮外 先知,再給我卜個卦吧
   憂鬱的賽伯魯斯有三張踟躕的臉 沒有物理,無從度量憂鬱的年代
     問,如何航向較平靜的海面 如何確定自己要的甚麼情人
    我已記不清上一筆淋漓的天空 平靜的海面也有著平靜的經緯
        此處怎還須刀劍防身 畢竟妳握有定義的準則
       啊,咒詛之城,可愛的 衣櫃同床顯得過分狹窄了
   相戀的信徒們斲下斷指起誓-- 除了面具,妳從不信仰其餘事物
              上帝, 情人啊,
    誰會是第一個注意到你的人? 誰會較我先認出妳的臉?


3 comments:

  1. 我不是個詩人...

    卻總在你的字句中找到視覺.



    只是...

    這篇到底應該怎樣看?



    是一條從非常->日常的看下去

    還是非常.日常兩邊看.

    ReplyDelete
  2. 好物阿!! 你PPT那篇讓我真的衝動了

    加油^^

    ReplyDelete
  3. 對嗜畫面的我來說,你的文章非常有想像空間~ 佩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