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21, 2007

《不和諧音喉唱》和聲

 

   「我們的生活中,尚未向我們示現的那些,其實也並未消失。」

                    --Adele Clarke



            (一部) (二部)



  北方,我敘述這港城困頓的騷動 夢中,我感受到海的騷動

          事情是這樣的 這是仲夏。深冬的十三月

     我記得它不曾在冬日結冰 長髮少年剪去了他的髮,告訴我

  一開始,有個長髮的少年走向我 北方冰山猶疑而來,他感覺冷。

         在冷風中揚起手 我沿著河水向前走

   他赤足,腰有流蘇,破牛仔褲 天空--透露畏懼鎗火的臉

    貨櫃--自空中落下,那時 計數器自動撳按排隊跳入港底的人群

    雨,從四面八方來--如同 貨櫃中奔出意象與禽獸

      驚惶張望的男女的眼神 一種巨響一種

 一種巨響,浮木間人們設想與棺材 不和諧的--振翅與逃亡的聲音

         有關的嶄新顏色 交通號誌熱烈地沸騰

是少年的長髮,朱紅,或早衰的枯枝 少年將髮剪下,埋藏樹根周圍

在牌樓下,在街道上,紛紛哭出聲音 記得那時,夜在街道上落下。



              生存 海岸線上還看得到太陽的時候

是鳥把巢築在太陽升起的地方,是鳥 孩童在海平面上奔跑

終於返回太陽落下的地方,當樹孤立 我告訴他們潮汐,告訴他們鳥巢的位置

       在太陽照不到的地方 促使他們將卵盜回被窩裡

       那裏必然也沒有陰影 暖暖地孵著



  夢中,穿黑色軍服的少女走向我 想起我底初戀,彷彿遙遠的篝火旁邊

    同我要一根菸,要我點亮她 一次不堪露宿的親吻

         約略記得她眼睛 少女的眼睛為花粉所迷,為酒渾沌

   深深底黑--黑出血來地咳著 而今日--她穿上黑色的軍服

  海洋敲擊出巨大的光與暗之聲響 像參加她父親的葬禮。她再次同我親吻

         我想起更久以前 牆的裡邊

  我底初戀。靜謐的雪。從海上來 翻覆嚴肅的論辯

  沒有甚麼特定顏色,火爐在屋裡 牆的外邊,她說風停了下來

浪濤在防波堤外,海鷗在防風林上空 她說,靜謐的雪,從海上來。

         發出尖銳的聲響 我舉槍射殺海鷗並澆熄火爐的時候

      穿黑色軍服的海鷗盤旋 沒有其他的話了

   行過無數可見或不可見的航線 方位突在淚眼底模糊

          方向突然消滅 淤淺的港邊

              屏息 遊騎兵佔領了每一座吊車

          遊騎兵在街角 巨大的電磁鐵伸入天空,重劃星座

    刮除了整座港口的鱗,她說 少女推開我身體

    他們是披著星辰而來的瘟疫 黑色衣影隱沒在黑色的轉角處

        噪音漸響漸響漸大 風雪洶湧

    夢漸被漸醒的交通號誌填滿 夢漸睡漸沉我想她不能再醒



     「--告訴我,自由在柵欄前面,還是柵欄後面?」



      子夜以後,他這樣問她 當他這樣問我的時候

      而她,實際上已經睏了 我指向比南方還再南些的地方

          沒有門會打開 那裡沒有門

          也沒有門鎖上 有煙,但沒有火燄

  港因海而活著而半音半音地換氣 無法離去的男女彼此褪去衣物

            持續嘶噓 任憑床融化,劇烈動搖

寒意,在通往碼頭的快速道路上奔馳 對著空啤酒罐勉力地喘息--

遊騎兵設下路障但不能阻止藍鵲穿越 於我而言,熟知港城身世的歌唱者

      偉岸的深邃的綠色海洋 屠城者從兵火中現身並不是

             在夜裡 偶然的想起。往碼頭的路已封閉

     人們給我傳單,教我口號 人們圍著火葬堆哭泣

       遊騎兵拿走我的傳單 或焚香或飲酒,或

       並且教我另一支口號 將傳單粗魯塞入我底掌心

     目睹長髮少年打港邊走過 --我呼喊他們的口號

    毫不遲疑地裸向冰封的海洋 然後,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

        他發出尖銳的哨音 將草率堆起的白骨踢散。

        召喚鴿子擁入懷裡 長髮少年回首,看了我一眼。



    終於等到了黎明,透過窗櫺 風搖動一棵無花果樹

    看到徹夜辯論的乾涸的唇舌 窗櫺上,橫陳跨坐的臀飲多了酒

          給人壓在杯底 望杯底探詢黎明

  當鳥把巢築在太陽照不到的地方 黎明。黎明,當鳥做了一個關於太陽的夢

  來年春天的孵化就漸遠漸冷漸遠 太陽就在街道上集體落下



    電話亭給不知名的男女砸破 這是仲夏,或深冬的十三月……

    計數器按鍵飛快地撳下…… 我摭拾路頭的屍骸,將它們擺入一口

             這港城 金色的小小棺柩。

       有天要低於海平面的 海港各處佈滿了崗哨

樹要死去,鏽蝕的,又給人修剪整齊 樹頂有鳥巢,海有潮汐,而

     我想起夢中與女孩的初戀 無艷色氣味的菸即將燒盡

     買一張給海水浸透的草蓆 夢中--我與女孩浸透了草蓆

    假定她死亡,是對我的抗議 再次親吻

          走過紅磚的她 在貨櫃裡製造聲響並徹底將樹埋葬

          往北北西的她 軍靴踩過紅毯,聽獸低鳴

       將海面藏在神的袍底 海水沁濕我們

    鳥乘著漂流木在日落處築巢 人們復又在袍底收集魚餌

    但我記得,海不在冬日結冰 我記得冬日結冰的海,記得

  冬日,將藍底鑲邊的旗降下…… 少年揮舞巨旗。他為何剪短了他的髮?



   許久許久以後,遊騎兵在街頭 許久許久以後,北北西方

    分贈烈酒給衣衫不整的男女 我在街頭獨自飲著烈酒

      樓上偶爾有人探頭咒罵 樓上偶有空酒瓶隨咒罵的嗓音砸下

          但沒有人理他 我不能搭理他







*喉唱:意指一個人藉由軟顎、喉頭、嘴唇、舌頭、下顎的精確動作,

    可以同時間唱出兩個音(有時甚或可以唱出三個音),

    也就是說一個人就可以唱出和聲式的音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