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12, 2007

2007/12/12

 

 我問,到底要怎麼作,淚水才會真正地蒸乾,幸福才會真正地到來?

 現在我不問了,終於體認到這一切孤寂、忿怒、卑微,都是對我的試煉。



 我思念不屬於我的情人,直至肉身崩壞成塵,不是能夠在冬天得到幸福的人。



 想這天氣未免也太好了,你為甚麼不帶我去看山看海,又為甚麼不把我推開。

 我不想寫作業,想到郊外呼吸天空的氣味。但我不應該抱怨的。



 噴射機雲把天空割開來,兩側對望著的,是一樣清澈冰冷的藍。

 當雲逐漸擴散而與高空氣流相混,我就發現其實我恨你。



 終能理解當時Y說「維持現狀」的理由。

 那是因為當我們離開所立足的這裡,誰也無把握,我們會到哪裡去。



 我需要你,但是需要誰這件事情,也非誰單方面說了就算的。

 那麼就讓我們維持現狀,讓我們他媽的維持現狀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