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Dec 14, 2007

2007/12/13

 

 十二月終於暗了下來,想這才是分不清晝夜晨昏的季節,樹的

午后給我一種乾淨,一種禮遇,昨夜統計考卷發回就知今天會冷

。新聞所外許多貨車燃起柴油烏鴉鴉地臭,聽聞老師車禍住院消

息大家同時「啊」出聲來,醞釀許久的幹練聰明都不作數了,十

二月暗了下來。操台語口音發揮感性號召同情,其後我又同兩個

學妹說起那些,不知她們懂或不懂的,天空的溫度與在雲間行走

的人群。描繪時我聲音更低更低,我不抽菸,飲百分之百柳橙汁

,簡單地敘述蠻族的作法,十二月的夜晚很冷,穿襯衫與毛衣抵

不住潛入千噚深海切切的安靜。喜歡冬天,熱愛夏天。擁抱秋天

並憎恨某些日期,可以騎腳踏車上貓空、上茶園、下坡不握煞車

如直達地獄但不能騎著他靈魂向天涯海角流浪,十二月很暗的,

慣常與他相遇在街角,在猝不及防的便利商店門口,共食幾盤熱

炒然後冷冽地微笑,兩隻手溫泉水沫裡碰觸,那也是摸足了八圈

麻將的手。樹的夜晚又讓我感到恐怖,讚美他的幽靈,並揚棄他

的骨血,我已分不清今夕何夕,盤點周身與雲層無頂其上幽微的

星圖,浪漫的屠城者打汀州路上走過就聽見他們引吭的小調,十

二月轉冷,然這時日期已走了許多許多,會叫,也會下腰,案頭

的萬年青把所有氣力都耗在那些細弱的鬚根上了。我不應太晚睡

了,答應他的清潔,答應他的香。低低坐定想好幾個句子,落葉

折損鎮夜善柔的表情,我想他也不過如此爾爾,十二月終於暗了

下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