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3, 2008

2008/07/23

 

  我覺得創作媒材的差異,對於文字輸出最大的影饗在於,打

字,和寫字,從文字、聲響在腦海中浮現,到它落筆(螢幕)成

文的時間差--這個時間差,往往會影響到作者接下來使用的語

彙、字句、乃至於過段與成篇的結構。在以前,我儘量避免使用

電腦創作現代詩,因為打字的速度快,磨耗掉了語言的精緻度。

不過經過調整與訓練之後,事實上這似乎也不是無法克服的障礙

。我有一點憂傷,畢竟我已經不再使用筆記本創作,很久、很久

了。



  在電腦上寫作、無論是日記、詩、或者小說都好,手指敲打

鍵盤的速度往往走在思緒之前,而容易進入自動書寫的模式......

就研究所之後的學術生活而言,我更應該感謝這樣的模組,讓我

在大量吞食論文、報告、書籍之後,而能夠以一種幾近「通靈」

的狀態完成我那些每週每週必須截稿的作業......然而,對於詩,

這種我所一向依恃的文體,這種細微的時間差,卻不得不讓我感

到微妙的困擾--我不再能夠肯定地理解、並且控制我所在鍵盤

上字字句句敲打出來的篇章了。



  而在我還長期使用一枝色度B的鉛筆、以及一本又一本補習

班筆記本創作的時候,中文的繁複筆畫允許我在寫出下一個字之

前,有一秒、或者更多的時間懸念下一個字詞。



  也怕是習慣問題吧?我現在在電腦上寫成的詩,透露出一種

與我無關的態勢;意識到這點之後,我若要完成一篇與我原始的

靈光類同的作品,就必須在腦海中大致將那我原不能涉足的地圖

,大概地走完一圈,而能夠看見新的風景--而這,恐怕是我決

定全面性地以電腦創作之初,所不能想像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