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2, 2008

2008/07/21

 

  小七老師:







  關於這整件事情,我想應該要分為三個層面來談。我會儘量維

持平心靜氣的態度,不要被情緒導引,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些。





  *





  首先,我知道小七老師貼文,如同 bikaoru所言,是在他的個

人板上頭看到的,而我想那應該也是小七老師的文章被取用到ptt2

的源頭。然而,卻是在 KaoriKuraki的個人板上,我們為了「賤人

」這個詞兒的私群體脈絡,眾姐妹進入了爭奪一線賤貨寶座的對話

當中--那段文章,截至目前為止都與「小七老師」本人無涉,總

而言之就是朋友之間的打鬧、玩笑罷了。而依照網路使用規範,這

些發生在個人板上的事情,理應是無傷大雅的才是。



  當然,在詢問朋友之後得知該剪貼,是來自小七老師的貼文,

因此我在自己板上的引用也加上了(小七老師,2008)的字樣。根

據我所知道的「引用」倫理,在一篇文章當中「適度」(佔全文篇

幅百分之五,且不更動原作的條件之下)的引用,只要加上出處與

引註,應該是可以被接受的。後來才知道小七老師「不允許自己的

文章被轉載到其他看板站台上」,那當然又是另一件事了。



  不過我是個愛鬧愛玩,又尖酸刻薄的一線女星,為了貫徹這個

稱號,我才跑回公開論壇板上,在底下推文:



推 yclou:「我就是賤啊…」 07/17 00:08

→ yclou:怎樣?:P 07/17 00:08



  誠如我、以及 bikaoru、 KaoriKuraki所言,完全只是「性喜

對號入座的賤貨個性在作怪」,所以小七老師完全不用擔心,事實

上也不必解釋「您事實上是在指涉誰」,因為「無論那是誰都和我

無關」。







  *





  第二個層次,是我對小七老師文章的評論。我試圖在「自己的

個人板」上拋出一個問題如下:



  「究竟是怎麼知道

   網路上的『別人』其實個性很機掰、很偏狹、很偏執、

   講話很刻薄、幼稚、任性、

   自以為是的呢?」



  而我在底下所言,「或者這些,是否也是小七老師的一種偏狹、

偏執、幼稚、任性,以及擅自的以為呢?」事實上也還沒有完成整個

脈絡--這種句法是以「同樣的言論進行反詰」,以動搖文字語言當

中的價值判斷與意識形態,或許小七老師對我在甲板上的筆戰文章沒

有特別注目(當然也不需要,不過因為我是一線女星,所以沒有被注

目的話我是會很難過的,:P)然而這確實是我在提出反方論點時,經

常使用的一種句型,為的是引出最後的「我的評論」:



  如果可以這麼快速準確地了解ID背後的個性「其實」是怎樣的,

  網路世界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紛紛擾擾了。



  我的意思是,即使我們都是在網路上根據ID的發文、推文、以

及其他線索來認識這個「人」,不過,有沒有甚麼辦法、或者我們應

不應該多做一些其他的努力,來幫助我們認識這個「人」,而不是一

個上站就發亮、下站就變暗的「ID」?



  只是因為整篇文章的脈絡,乃是扣連在對小七老師文章的迴響,

我在這裡用了「對別人下價值判斷的小七老師」作為例子,我提出問

句但不曾試圖下結論。這個封閉式的問題或許讓小七老師感到不快,

但您實在不必也急得跳腳,我所指涉的是一個「ID類型」,而非個

人--但總之讓您不愉快了,我道歉。真的。





  *





  第三個層次,是「恭賀小七老師榮登最資深少女寶座」的推文。



  (關於一線女星,我、和 bikaoru、和 KaoriKuraki一定都解釋

過很多次了,那真的是在說我本人,所以我們就暫且略過不提了。)



  對,小七老師一定會認為最資深少女寶座這是一個貶抑詞,而且

一定和我的「評論」有關,而甚至認為「慘了。我一定是在無意間得

罪 YC 了。(小七老師,2008)」



  最資深少女寶座這個辭彙的意義,我想,我和小七老師一定處在

不一樣的語言文化脈絡裡頭,所以我再多做解釋也沒甚麼用,我真正

要說的是,這個辭彙和「上頭那篇文章沒有關係」,而是和我長期觀

察的「小七老師的文章」比較有關。因為我「真的」不欣賞小七老師

在甲板上發文的風格,不,或許是應該說那種傾向於保守、自持、獨

善其身、甚至在一向喜掀波瀾的我眼中看來有些,呃,退縮的「同志

生活方式」......對,我不喜歡。



  而這種「生活方式」、這種「身為同志的價值觀」,在我和我某

些朋友的對話當中被稱為「少女」。



  我不喜歡,但我當然不能阻止這種價值觀的存在。那也是為甚麼

我在公共論壇看到小七老師的一些文章的時候,不甚認同,但笑笑,

也就罷了,畢竟世界上有許多人也是這麼在過生活的,我尊重小七老

師選擇的自由。因此,我在公眾板上不曾出言「回應」、「討論」、

甚至「反對」小七老師的任何文章。



  但我也同時認為,我絕對「有自由」在我的個人板上,對這樣的

生活方式,下我自己的註解。我有想過事實上小七老師「很有可能」

有在看我的板,或至少「很有可能」有認識小七老師的人在看我的板

,但下這樣的註腳,我問心無愧。畢竟我羅毓嘉也不是第一天在網路

上打滾,如果要去在意這些別人對我的評價,噯,那真的是很累。



  小七老師,您一定也很累,所以才會:



我逃了又逃,

從楓橋逃到彩虹,從彩虹逃到精靈之城,

從精靈逃到海大,逃到KKCity,

逃到 HCTC,逃到 FriedEgg,逃到 Gayman,

逃到不眠,逃到 WAF,



                     (小七老師,2008)



  不過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看著它們發生,然後放任它們自行

消解。畢竟我、以及小七老師您,一定都有我們各自的處世之道,而

且在別人意圖影響我們的時候,總是堅定地相信著自己,不是嗎?您

何必為了我--網路上的ID、與您沒有任何正面交集的人--在私

人領域的一句話而大動肝火呢?





  *





  簡短回應甚麼甚麼幫的言論好了。所謂貴婦幫、賤婊幫云云,都

只有在社群內部方能發生意義,其他為別人標註符號的行為,其意義

也只會停留在為該主體擅自貼上的社群裡頭。



  而我,羅毓嘉,一直都是個獨立自主的個體。除了我和我現實生

活中的友人之外,我不承認任何「網路上」的甚麼甚麼幫,當然也就

沒有和另外一個甚麼甚麼幫起爭端的理由。





  *





  最後,從任何一個層面看來,事實上一開始「引戰」的文章,和

小七老師您並無真正的交集,您也沒有在任何時候得罪我。反而是在

轉載文章這部份,我的引用習慣冒犯了您,必須要向您道歉。



  不過您不必不再來看我的板,噯,事實上您是否在看我的板也都

與我個人無涉,網路上的ID與ID本就是互相的過客,而我們在現

實當中,也沒有過「真正的」交集,不是嗎?所以--就還是讓ID

與ID留在網路上,靜靜地與對方有著進出看板的短暫聚散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