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ul 21, 2008

2008/07/20

 

  其實希望是我自作多情

  當然,畢竟四年了,這一切的

  清楚明白,都已顯得太晚



  計程車開到重慶南路汀州路口

  司機問,是路口那人嗎

  我搖下車窗喚他上車,說好久不見

  他兩鬢風霜大剌剌踏進來

  很快就分辨出

  Hermes香水的味道



  扯開眉頭他笑笑指著我說,所以

  今天是襯衫與短褲的日子嗎

  釦子開到第三顆

  我說大概是吧,但不知道

  李大媽今天穿甚麼他很快回答

  幾十年來他總穿POLO衫

  今天大約也不會變的

  問,你這幾個月有同他碰面?

  他生意好似越做越大上次回來原本要吃飯

  忙著忙著匆匆又忘了,我說,噯

  大家都一樣

  然後又講起前兩日去澎湖

  風雨陣陣沒曬到太陽,買了些

  黑糖糕之類的也算度假

  講,崇騰那人好久沒消息電話接通

  聽說人在澎湖立刻要給他帶些名產真是

  不知廉恥。我回說,好久了

  不曾一起美麗出擊,他哈哈兩聲

  說真的,真的



  我在微暗的計程車上看著他的側臉

  這人八月生日

  前此不久MSN上他說人這麼老了過甚麼生日

  別給天公伯知道才好,我說

  總是我八月人在美國不能陪你喝到掛

  他說,反正我人又回上海去了



  是吧?



  突然注意到他膝蓋一則烏青,問

  怎麼回事?他也不回話

  伸手在我膝蓋上游移,講

  噯,年輕果然不一樣,不一樣

  之前還嘲笑李大媽

  臂上有斑

  到這年紀手肘膝蓋隨便一碰就瘀青久久不癒

  現在倒輪得自己,也無話可說

  話頭又回到我膝蓋大腿

  他濃濃的眉毛在說話的時候輕輕跳著



  記憶侵襲而來,2004、2005、2006的

  我們,出入夜暗酒吧舞廳

  陌生人看我們的眼神像有責難

  但那時我的心情

  依附在姓李的身上

  還以為自己要走入他們重複的道路

  但

  總是不成,總是不成的

  幾個季節過去,笑鬧與沉默

  喝完了酒就吃宵夜

  同台車送同幾個人

  在差不多的時間洗浴並且睡著

  碰到生日就互相祝福,喝更多

  酒,笑得更大聲

  彷彿那裏沒有甚麼距離存在

  彷彿那裏

  距離又再拉得更開一些



  當一切快要進入常軌的時候我決定

  放棄,不再答應李大媽定期的邀約

  我們就分得更開

  他去了上海

  各自照應生活,偶爾在MSN打鬧,把影子

  埋進忠孝東路兩側的樓底



  而久久不見,光影重疊的地下室

  他拎著酒走過來說

  這杯給你,這杯是我的

  然後說三個月份量一次乾了它吧我們就

  又再大口飲酒大聲發笑直到

  快要沒有聲音的時候

  我意識到自己所沒有意識到的

  情緒,噯,但我已經不可能說出口了

  風月移轉,過去的已經

  都停留在那裡不曾跟上前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