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29, 2009

narration

 
  「我祝福您幸福健康
   但我不再能完成您的旅程
   我是個過客。
   全部我所接觸的
   真正使我痛苦
   而我身不由己。
   總是有個人可以說
   這是我的。
   我,沒有什麼東西是我的,
   有一天我是不是可以驕傲地這麼說。
   如今我知道沒有就是
   沒有。
   我們同樣沒有名字。
   必須去借一個,有時候。
   您供給我一個地方可以眺望。
   將我遺忘在海邊吧。
   我祝福您幸福健康。

              --安哲羅普洛斯,〈鸛鳥踟躕〉節錄


  總有人得到了甚麼,而學會沉默。發現壞的血液竄流,掏蝕免疫系統,初期急性感染,在身體四處綻放斑斑紅花,如是灼美。打春季開啟的滋養與生存,已是不可療癒的一切。拿個不能言的秘密往樹洞去說,說完了,世界繼續旋轉,定時服藥。控制如自由落體的檢驗數字不再往下掉去。回神過來,意識到所愛之人端坐餐桌對面,秘密講完了,他竟起身離開。甚麼時候開始,乘車時學會把自己藏得更深,車廂裡倚門而站,讓身體縮得更小一些||即使知道,就算呼氣拂上了前頭陌生女孩的頸子,只要吹不破她雪嫩肌膚,就不會讓她罹病。


  不時感到自己不潔。學會沉默,但沉默並不帶來痊癒。日子一天天壞去,像偶有疏忽的藥箋紙袋洩漏了事實,就有手指眼神拋過來,沾染得一身淺咳哀愁,彷彿是自己在泥濘裡鎮日打滾。這世界是潔淨得過份了些,不容許污穢留存。即使看不見血管裡細微細微,人群光靠想像就能說,這人有罪。聽久了,就分不清楚壞的是日子是世界,還是自己。自己壞得不該存在。


  我的朋友是否正作如是想?


  幾年前,他成為帶原者。但我不屬於最早知道的那群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