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27, 2009

〈跳房〉

 
  「諸多力量的不同面向,都在它們發生的領域讓自身成為一個有機體。」
                        --Michel Foucault

  在地上畫一棟房子,分派
  情節與位置,說
  最遠處是天堂
  中間可以任意分布怪誕的章節
  讓碎石非常不均勻地佔領四處
  讓人們在雨中跳躍
  鍛鍊不常說的那種語言

  應該畫條線作為起點
  用粉筆,而不是噴漆
  讓邊界在雨後消失,私自排定
  每個人出發的順序

  人們總是喜歡彼此的左臉甚於右臉
  迅速翻閱院落的冷風
  跳過已混為一談的衣角與鬢影。
  拿同一支粉筆
  劃分屋瓦劃分昨日,劃分都會與郊區
  也應該交錯跳過
  滑稽的吻,跳過
  玩笑般的承諾,跳過兩棟樓中
  已確知會漏水的那棟

  跳過人們總說是錯的部分
  跳過有紅字的壞成績
  沒人說明我們從中得到甚麼

  謹慎跳過線與線的中間
  那些空的部分並擺上石子
  「它屬於我。你不該在這裡親熱
   即使只發出細微的聲音
   也不被允許,」每隔幾個鐘頭
  就有人繼續進來
  有人間歇地離開
  如果某個人膽小懦弱
  就應該跳過他

  應該繼續我們非法的
  居住,在牆上安置鏡子與耳語
  看自己從陽光中消逝,就確定
  沒有人到達對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