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30, 2009

〈扮家家酒〉

 
  「手表明立場。人們通過舉手表達態度,它比表情更能說明問題。」
                       --祝勇,《反閱讀》

  總得練習讚美一桌壞的菜餚
  練習把酒杯邊緣給舔出缺角
  接著讚美
  未曾被烹調的那些

  最好裝作記得昨夜的夢,最好
  詳實紀錄桌子兩頭變換的表情
  抽牌的時候,最好微笑
  鬼牌不宜過多,
  但也不能太少。
  若看見馬路上走過的衣影
  就把你的散彈槍取出
  空空扣一次扳機

  一個季節過去
  即使穿著同樣的內衣,也最好
  換雙靴子,輕躍過雨後的泥濘
  裝作一切自有其道理

  隔天穿上雪衣去晨跑
  看到身邊的人,就練習吃驚
  或是吃驚的表情
  多數時候它們就這樣溜走

  也必然沒甚麼關係。
  最好帶著故障的打字機
  扮成自己的情人
  隨意走到街角的咖啡廳,撿起
  在那兒工作的辛勤女孩,聽說
  「有時候蹲下,就能得到
   比一張還多一些的鈔票
   我很幸運」假裝
  她可以睡。或者她
  醒著坐在電視機前一整天
  拿螢光四處塗抹
  最好假裝床有皺褶,枕有餘溫

  對於這樣子
  多愁的人,漫長善變的街道
  最好,就停留在固定的櫥窗
  你再次寬衣準備去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