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6, 2009

2009/01/16

 
    監考。傳播統計。考試時間還剩下
  五十分鐘,這同時也表示這學期的課程
  與工作剩下五十分鐘。一切邁入即將終
  結的時刻,我彷彿明白了自己昨晚的失
  序與混亂究竟所為者何。那絕不是單純
  地沒有菸抽沒有藥吃的緣故--如果事
  情的解答總是這麼容易、簡單、清潔的
  話反而好了--我所面對的是一個陌生
  的自我,在生活失序的邊緣上行走,不
  習慣自己無所是事,不允許自己快樂,
  但又要肅清自己的壞情緒彷彿它們並不
  存在。

    這個學期過得很快,從美國回來好
  像不過是幾個禮拜之前的事情。很多生
  活的細節我根本記不起了,研究室幾乎
  就是這個學期的整體,吃118巷的食
  物直至生厭的地步,我有時總是會想要
  逃開的,但身體越來越累,每天醒來已
  是中午時分如是我吃了午餐如同我的早
  餐,念書午睡到圖書館抱回一疊書我在
  研究室沙發上睡了一會兒,起身泡咖啡
  飲水再問一次今天晚餐要吃什麼,繼續
  吃118巷的食物直至生厭的地步。日
  子再度重複,再度重複,等我又再度意
  識到它再度重複的時候,這一切的重複
  就成為一種抑鬱的整體。碩二上學期過
  得非常地快,我修三門課,每個禮拜交
  一次作業並在縫隙處填上讀書的行程。
  兼課程助理。其實我很厭惡改作業,我
  厭惡自己統計明明這麼差還要看那些洋
  洋灑灑的公式計算。每個禮拜二晚上與
  禮拜四中午和高中同學吃飯,吃完飯聊
  了那些總是差不多的話題,彼此口舌鋒
  利並非常有默契地大笑出聲。日子很快
  過去。日子很快過去。禮拜天晚上和爸
  媽用餐,講一周來大大小小事情,吃飽
  了就又回研究室。坐著。即使只是坐在
  那裡也好。

    很多生活的細節我記不起了。好比
  一天抽了多少菸,喝了幾杯咖啡,發不
  大不小的脾氣,騎車回家走的是基隆路
  或新生南路。我不再騎腳踏車,也不上
  健身房運動了,這才發現自己原來也是
  會變胖的,距離二十五歲越來越近,這
  學期非常迅速地從新聞所的天台蒸散而
  去。化為一陣冬季裡的晴空。或者是打
  北方迤邐而來的雨。新聞所對面,黑森
  林卻是整年四季都綠著,看著那我不曾
  到達的對面,如此我能以為時間並沒有
  前進季節不曾遞嬗,於是我不覺知,如
  今一月都已過了一半。

    但總之今日晴空開放,以之作為學
  期的結束,怎麼講怕都是好的。於是我
  應當好好地休息一番,下個月份下個學
  期我會談場好的戀愛,讓論文字字句句
  琢磨乾淨,像我這幾個月來文字產出遠
  遠多於十萬的好效率,誰知道呢。或許
  可以不必再和不知道有沒有在一起的人
  提出分手的話題,或許可以不再後悔。
  或許可以不再憂鬱。誰知道呢,誰知道
  呢。我會再說一個、兩個、三個故事,
  說那些我經歷過,或我的朋友們經歷過
  的,如是確定這世界美好。這世界無比
  溫柔。舊的時間截止,新的月曆總還是
  要翻過去的。

    坦白者即使也有失聰的一日,但至
  少我一直、一直都是很誠實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