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21, 2009

2009/01/21

 
    最近的夢總是記得很清楚。是因
  為疲勞嗎?還是別的原因。我不喜歡
  如此清晰的記憶。特別當我夢到的是
  奇怪的事--所謂奇怪的事並不在於
  生活當中不會發生,而是,它們根本
  已經發生過了,卻要用另一個怪奇詭
  豔的方式,重新上演一次。

    又是大綱口試的會場。委員卻多
  了個王泰俐。我邊狐疑自己不是已經
  在那兒說得天花亂墜了,但總之老師
  們要我說話我就說話,要我笑我就笑
  ,裝作非常受教的樣子。即使只是看
  起來那樣也不錯。於是大綱口試很快
  地結束了,我到教室外頭等了一會兒
  柯仙女便打開門叫我進去。老師們甚
  麼話都沒有說,就遞給我意見表。我
  逐一讀著,讀著。「你的靈光妙筆生
  花讓這個研究看來非常有趣,但在研
  究計畫和結構的擬訂上似乎還得和學
  弟妹們多學學」「50/50」而大
  綱口試不是沒有分數嗎?我從頭到尾
  都不知道我究竟通過沒有,這個夢就
  醒了。而記得很清楚的卻是老師們的
  筆跡。

    另一個夢。

    約了世鐸坤珀昀佑金鼎等人,說
  要和爸媽家人吃飯。明明湊不在一起
  的兩群人為甚麼會要約吃飯呢?訂了
  間湘菜餐廳,卻又說我們人太多要分
  開兩桌,但兩桌又不在同個賣場,在
  巷弄裡的對側兩頭--見鬼。到了晚
  餐時間世鐸坤珀昀佑都到了,金鼎還
  是一如往常地打電話來說要遲到,我
  回說我外婆都到了,你怎麼還不快點
  來?世鐸就在我旁邊大聲說「金鼎就
  是這麼沒誠意啦--」總之菜色一樣
  樣地上來,老爸老媽姐姐外婆又在另
  一頭用餐,我兩頭跑,兩頭說笑,開
  始分不清楚這個話題在哪個桌面上談
  過了,當我重複的時候世鐸就非常犀
  利地指出我重複了的事實。吃到後來
  其實我也沒有吃甚麼東西,光跑就累
  得、光說就累得,噯。我最後就要眾
  人把吃了一半的菜餚都端到家人那桌
  去,硬塞成一桌,這時金鼎才姍姍來
  遲我都沒吃飽,這夢就醒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