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Jan 11, 2009

藥物,污名,歧視

 
→ ffmuteki9:總而言之「尊重」「自由」兩組詞就是大絕;無法接受嗑藥
→ ffmuteki9:、無戴套性行為者就得被視為歧視或無知或乖寶寶就是了。
→ ffmuteki9:那染病者事先確實選擇承擔這種後果,又何必求助相關組織


  你當然有自由「選擇不」嗑藥,有自由「選擇不」不戴套做愛,也當然有自由「選擇不」轟趴,但是你有自由「選擇不」被污名嗎?感染者有自由「選擇不」被污名嗎?

  我的意思是,當別人選擇嗑藥,選擇不戴套做愛,選擇轟趴,你可不可以「選擇不」往他們身上潑灑屎尿糞水以及污名?你可不可以「選擇不」譴責他們?可不可以「選擇不」靠著所有這些惡意的、蠻橫的言語,把感染者逼入多重衣櫃裡頭?

  自由與尊重當然是這個世界的普世價值,但多元文化論所惟一反對的,就是「反對多元文化存在的聲音」。而歧視、污名、抹黑,就是反多元文化論者的最佳武器。你可以試著查詢一下我的所謂「戰文」,不都是在「反對」所有這些社群內部一再複製的仇恨、歧視、以及污名嗎?

  雖然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而且我也很厭倦把青春、把論述、把文獻回顧的力氣,耗費在翻來覆去同樣幾個ID上。論戰過這麼多次了,你還是只會在推文裡頭一句一句地挑別人語病。我覺得很煩,但我只要有時間,這非常一貫的道理我仍然會繼續說下去。只是我希望至少「下次」你可以好好地回一篇文章,讓我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你都不覺得自己成長得太慢了嗎?

=========================


  reference:告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