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1, 2009

〈二十自述〉詩

 

〈二十自述〉


 想我二十那年花語紛飛,親愛的

 沒有其他的話了。我曾言詞振振

 拿標點符號分派語氣

 分派季節,分派光亮與編序

 是否我能挽回對不起與來不及的時間差

 分派果樹一種枝枒

 要它們結實成

 好,與壞的,說二十那年看春櫻如雪

 回望你掌心雲氣積累,閃電降落

 我是蝶蛹猶有張遲疑的臉

 

 親愛的,二十那年的說辭,那些

 信箋以外的場景,我也都見過。

 因此能久候你遠遠走來球鞋泥濘的身段

 能為三月的暴雨放心

 冷眼看四月裡群眾虛擲

 與爭端的意氣--五月的雲底

 我能自己枯坐

 再同你說雨季,貧瘠,都是昨是今非的地景

 

 「為了許多實際的理由,我感到

  每天夢一般度過而盡頭

  正靠近……」青春期的音樂

 在床頭消亡,遲遲無法進化的我該拿甚麼來說

 我像一隻鹿望著

 草食豐美的水畔漸遠漸小漸遠……

 

 親愛的,七月總是天幕晚降

 我側一側身調整句讀,終於是累了

 知道二十那年的碰觸、指印與膚色

 稍事摩擦就將脫落片片

 也不必強稱:短短幾年

 不過看了一次閃電



======


〈二十自述〉0、4、4


劉毓秀(0):


  我對這種詩,我必須很白的來說,我對這樣的詩有困難。就是很POETIC的詩。我對比較傳統的詩的語言,滿絕緣的,那我會覺得這首詩是一種比較傳統的語言,有自己的反省,就是我不足以評斷它。因為我對這種寫法的詩比較沒有感受。但卻又被擺在一個評審的位置,我有時候都覺得自己最好不要作評審。因為我剛看到他們兩個人都有給分,那我又看了一下,就還是覺得我對這首詩不會有感受。因為我自己寫的詩一定也很多人都沒有感受,不喜歡,這樣,那我必須說這首詩我很抱歉,我沒辦法評它。


路寒袖(4):


  他是二十自述,不是四十自述。二十歲的年輕人寫自己內心的感受,難免啦。我對這個人的理解,說不定是文學院的學生。他有一些意象上、氛圍上是有一些古典的中國的,不過我看他從在描寫這個自己二十歲的生命,是有他自己的豪氣在,可以看到一個年輕人的豪氣,雖然文字上有一點中國古典味,但是他在溫暖之中,可以看到那種年輕人飛揚的氣質。可是他在文字處理上又是非常老練的,收放也恰到好處,不會讓人覺得太過濫情,到最後他所寫的這節啊,其實有更深刻的,生命的反省。他說〔我側一側身調整句讀,終於是累了/知道二十那年的碰觸、指印與膚色/稍事摩擦就將脫落片片/也不必強稱:短短幾年/不過看了一次閃電〕這個人生如幻如電,他把這種感覺寫得出來,他二十歲,曾經跋扈過,但是最後回到人生本身,還是知道人生是非常短暫的。有他的韻味在,所以這首詩在各方面處理上是很圓融很不錯。


陳義芝(4):


  二十自述,我還滿欣賞的,寫得真好。有青年楊牧的那種感覺。那裡邊處理的就是跟二十歲的自己對話,那文學裡邊當然有時候我們用了一些主題意識,用了一些社會元素,會使得他非常地鮮明,而是社會元素,是那些意識在支撐。那這首詩沒有。那有時候讓我想到就是說,昆德拉的作品,或許有人討厭昆德拉,但昆德拉卻有那種舉重若輕的能力。昆德拉很多的作品,你看他處理愛情,但是他裡面的愛情,他是一個影子。他在談的是生命本質的一些課題,那甚至要到了年歲比較大了,才能夠感受深刻。所以這篇並不是沒有重的東西在裡邊,他是有一些生命之重,恰好是擺在美好的盛年來思考,裡邊像剛剛路寒袖念了後頭那節,念起來自有一種迷人的情調。然後開頭,開得也不錯,〔想我二十那年花語紛飛,親愛的/沒有其他的話了。〕你看他語言的伸縮吞吐,語法的靈動,以此可以作為代表。裡面也有一些美麗的意象,但它裡面沒有固定的說情的詞語,所表達的是一種真摯而惘然的情愫。我想這是人類普遍的一個課題。不是寫四十自述,那這位年輕、勇敢的人寫二十自述,不管說等一會兒他的結果如何,我還是覺得這首詩,是我非常欣賞的一首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