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3, 2009

2009/05/03

 
  如果說黃鈞裕戒菸於是有了豬流感,那麼我戒菸就造成台大大停電。

  於是我回到多鬆便抽了兩根菸,希望台大供電可以恢復。

  一切聽來都像藉口。越來越多事情,掉進差不多的軌道裡去。是了,菸和男人哪一個比較容易戒掉?大概是菸吧。男人的故事越寫越長,聽來更加離譜詭譎,久了我便也不再說,把所有話術都留著給他,等他說何時造訪,又想大概無所謂了。開了信箱沒收到信,自己給他找個理由,說得通,也就好了。我試著找些別的線索,鋪排自己的香港旅遊,突然他又上線,便丟了訊息問他昨天攝影課如何?說是拍了一批女人照片,問,你想看嗎?整日沒抽菸我心頭一突,疲困困說,晚點再說吧,得先回家了。究竟哪一個比較容易戒掉?

  我不知道。

  下午灑掃研究室,邊嚷嚷著好想抽菸好想抽菸,其實時間一下過了。沒想像中難熬。我想一切都會好的,都會好的。昨夜失眠,搭拉拉爬起來上網想找炮,鬼混兩個小時沒找到,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五點天就亮了我想夏天很快要來。夜有變短嗎?或者夜一直很長,沒抽菸的時間過得更快,也好。在沙發上遮了臉睡,十點不到社區內響起敲打裝潢的聲音,我覺得很煩,爬起來咒罵,卻消耗得更累,到底了嗎?想是還沒,又把自己摔回沙發裡去,再醒來已是下午兩點。

  卻驚詫於不菸的時候,一切非常真實,或至少看起來挺真實的,我不再同自己絮絮叨叨,同學逐漸集合,掃地就掃地了搬開桌櫃便搬開了,再回家一趟拿擦玻璃的好用傢俬,順道跟老媽報告我開始戒菸了。或,開始試著戒菸了。這幾年來,越來越懂得如何掌握和爸媽說話的氣象風景,講些好的,講些壞的,但那些壞的總要再帶出些好的線索。不講不等於欺騙,但講了的,就要實現。

  我意志薄弱。寫到這裡他又丟了訊息來問,回到家了?

  草草回他,還沒,還沒。

  其實我兩樣都想戒,但至少有一樣,是確定戒不掉的了。
 

2 comments:

  1. 菸漲了,
    嚇得卯起來一口氣買了一萬多塊的菸,
    你怎麼辦?
    To quit or not to quit,
    that is the question...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