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5, 2009

2009/05/05

 
  禮拜天晚餐以杏子豬排作為犒賞自己清掃研究室的掌聲鼓勵。

  原本想吃上回吃的炸牡蠣豬排套餐(大推),但顯然是因為季節緣故現在不供應,於是在菜單上的各種食物中間奮戰了很久決定吃味自慢推薦:蔥花蒜泥鹽味豬排。關於杏子的前菜醃乾蘿蔔絲、蘿美生菜沙拉、高麗菜絲、以及超厲害的紫蘇醬(我反而沒有那麼愛柚子醬)我就不再多說,反正在網路上都可以找到介紹和照片。來吃杏子的幾次機會,這些東西也都維持在相同的水準,演出從不失手。

  所以這篇的重點是蔥花蒜泥鹽味豬排。

  原本還想說大概就是蔥花+蒜泥+鹽味豬排的好吃豬排。

  可是我錯了。

  跟我吃過火鍋的人一定知道,我的火鍋沾醬裡頭醬油一定要比沙茶多,蔥花又要比醬油多。於是今天當我看到豬排送上來,蓋滿它的正是蔥花蔥花蔥花蔥花蔥花蔥花蔥花,我就哭了。一邊噙著淚水擠檸檬,一邊在豬排周圍擺滿高麗菜絲,淋上紫蘇醬,準備讓高麗菜絲陪蔥花豬排一起去死。我夾起一塊豬排放進碗裡,小心謹慎沒有讓蔥花掉光光,然後扒口飯,咬下豬排那一瞬間--

  頭腦一片空白。我覺得,我以前都沒有吃過日式炸豬排。

  事實上,跟我吃過水餃的人一定會知道,我的水餃沾醬裡,香油要比醬油多,大蒜又要比香油多。那塊豬排的麵包粉皮底下藏著一個惡魔。蒜泥。滿滿的蒜泥。而且豬排本身一定有接受過蒜汁的洗禮,這實在是太厲害了。蔥花、鹽、蒜泥。這整個就對了,問王君君就知道,咬下去的第一口我看起來一定像是個嬰兒。而且還是不會哭也不會笑的那種。

  我覺得我以前都沒有吃過日式豬排。

  於是我就吃了五碗飯。(『羅毓嘉,不意外。』)(喂)

  照例沒有拍照可是可以看這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