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2, 2009

〈阿姆斯特丹〉

 
  沒有一襲晴朗的天氣屬於我
  我的寂寞站在四樓窗口,告訴我
  今晚便去掀開紅燈區的珠簾
  看某些風景已開始調情
  牠們是歡愉的,牠們吠鳴
  牠們是本能的。
  射精之後方離開了彼此的身體
  如街角男人離開了他的座位,
  在交通號誌數過來的第三支燈桿旁小便
  沒有人教我該如何去做。
  我不是一個男孩,
  但也不是一個男人
  您可曾在鏡中尋找過自己陌生的背影?

  我的族裔同這街道一樣久
  那同時也是我的名字。
  沒有任何晴朗的天氣屬於我
  那個男人很快又回到了
  他的座位,並簽下姓字
  他非常滿意。
  乘昨晚末班機抵達的人並不是孤獨的
  但您是否注意到各種風景偷情的聲響
  正要乘今晚的末班機離去

  我的寂寞回到了牠的座位。
  在即將翻修的街道上
  這裡的族裔不曾擁有名字
  沒有一襲晴朗的天氣屬於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