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4, 2009

〈患者〉組詩

 
             〈聾〉 〈啞〉

     銀針落地遮不遮得住嘆息 能不能再同你多說些話
      瓷盤裡一條魚張口緘默 拿標點符號分派語氣
 親愛的,我們低頭注視日常的部分 分派杜鵑開花,分派季節裡
    看窗外花開花謝,當風靜止 對不起與來不及的時間差
     看聲音失去對仗一種寧定 分派空曠天氣總要颳起反向的風

     親愛的,天陰時候我記起 好與壞的,像一棵果樹生兩種枝枒
  那年夏季你信筆揮灑風景,形容 那年我們各自看春櫻如雪
  天藍是鷹隼啼鳴,澤青是堤防外 回望整個季節
      河水止不住拍擊的韻律 親愛的,能不能同你說些話
    你握著我掌心,如是知道了 一切妥適或動盪都不值得我安靜
      落雨頻率當與心跳相合 該說,透明陽傘怎能遮得住夏天
     催落枯葉當也有一種聲息 說路人三兩信步
          直到甚麼時候 開始拙於選擇其他的手扶梯
      你同整個世界安靜下來 我調整句讀,分派
     房間細節日漸凌亂,所有 月相盈缺幾篇日記總要有點憂鬱
  位置與排序,如今終是無涉的了 但讓房裡音樂繼續播放

       我們對時間一無所知 意見相左的兩人肩膀中間
      彷彿你慣常稱之為詩的 早晨意外地充斥風雨
           節律的變形 說--還是多點間歇比較好

     情話,炮彈般落下的情話 想同你談論已成記憶的風
  把擁抱留在枕邊這裡不再有音樂 它該和誰一樣老?
  我要碰觸你唇舌讓你再說一次的 為你朗誦小說,想像
      心願幾乎完全相同-- 一個健康強壯的世界不曾離去
       反正我聽不見,反正 那時,我們再度瑟縮成兩人的隊伍
           你都聽不見 「短而冷的冬天將很快過去」



*雙聲部對位組詩,整編自〈聾〉〈啞〉二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