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May 11, 2009

2009/05/11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妳。可是我知道,控訴並不能為妳贏回甚麼。
                                                                                
  出了一口惡氣,卻把自己扔進了更難堪的境地。我的意思是,妳現在最應該作的事情,就是讓她知道,是的,沒有她也可以過得很好。當然妳也可以「每天在她背後舉牌控訴,牽一頭牛到她課堂上搗亂」,可是,然後呢?妳從此之後將變成了一個怎樣的人呢?我真不希望妳變成那樣的人。

  為了一個變心的情人,為了一個炫耀勝利的第三者,不值得,讓妳自己落入如此不堪的境地。我喜歡妳直爽,但不願見到妳失控地放棄優雅與尊嚴。是了,我們都會恨一個人,怨一個人,會愛然後不愛了,人來人去,最後總有甚麼是要留給自己的。她們可以對妳殘忍、對妳不溫柔,她們可以在軌道以外的地方嘲弄妳的忠誠,但是但是,妳千萬不能對自己壞。為了自己,真的。

  該大步向前的時候,就不要猶豫,也別回頭了。反正回頭,她終像是身成鹽柱的Eurydice--既已是冥王的人,再怎樣都喚不回了。冥王的交易從來都是不懷好意的,妳再去想甚麼可能,想著甚麼公平,我想也是都不中用的。

  沒有她的日子妳也可以過得很好。需要的時候,我們都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