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0, 2009

〈少年維持的煩惱〉修訂

 
「如此我確知,是的,終於確知我的心是一座不斷延展繁衍的城。」
                   --陳克華,〈地下鐵〉

一切安靜了下來,窗外
月色冰涼。我輾轉反側,反側輾轉
睡意奄奄一息,我看見城市關上了
所有的門,關上噪音與光害
看不見史詩寫到最後一頁
較之於荷爾蒙與思念
還有甚麼
值得委婉,激烈與痛切?
諸般敘事不能撫慰我不安的靈魂
少年姿勢,維持煩惱的輾轉反側

舞台是孤獨的場域,比觀眾席
寬闊許多。我目擊世界,目擊
群眾熱烈表情
在廣場上行進
我寫過許多情詩,謹慎推敲
詞句反複的一而再、再而三
時間不待感情醞釀
就要轉身離去,我擔心
「擠破青春痘將留下疤痕
 擔心周末前夕校長的話很多,擔心
 盤腿過久導致抽筋」
變聲前後沙啞不能言語
擔心雜訊鑽進我的肚臍眼又飛射出去
對暗戀的人說
「都沒有人要靠近我」
彷彿,要在美好的午後變成木乃伊……

城市裡全是刻板的高樓和溝渠
化學香精透露諧擬的意趣
蔬果圖鑑空有色澤,它們嬌豔欲滴
我感到饑餓。臟腑越來越
 (我沒有時間吃飯,沒有時間漫步逡行
  沒有時間喝水呼吸,爭端不過雞毛蒜皮)
白日夢卡死在捷運跳電的地底
最好年代釀出最好的酒
已放到酸了。成長不知所措
真理如鯁在喉,蒲公英
無處降落……
 (喜怒哀樂更迭,沒有時間替換面具
  沒有時間挖掘過去,遑論享受雨季一場淋漓)
我城正值演習,無處不被管制
想像中致命的炮火四處飛竄
這裡沒有烽煙
卻點起落地窗前的戰爭
商品呼喊著滿溢出來
「選我、選我」「選我」「請選我」

人群如蝗蟲四處侵襲
籌碼與小綠人狂奔的步伐一同虛擲
沒有言語領我穿越地底
我沒有時間,來不及長大

尋找一次無與倫比的發聲練習
要它從書頁摺疊間穿刺而出
聲音--喚醒了我!

一首長詩伴隨太陽自天際昇起
哲人、史家、英雄的背影巍然在前
 (關於失去,關於汗牛充棟的文明史
  關於愛,關於金色年代動物的遷徙)
他們把酒歌唱,手舞足蹈
聽他們用接近天籟的聲音朗誦一首詩
 (詩是晚風葉影的竊竊私語
  詩是想念時刻含淚的微笑)
在城市恍惚的光影中,我學會抒情
少年生出翅膀,奔過車水馬龍的平原
 (詩是靈魂仰望的窗口
  詩是滿天晶亮的星空)
想起那年六月的鳳凰花開如何果敢
青春列隊,我以詩句擁抱自己
 (詩是觀看世界的一粒沙
  詩是窺探天堂的一朵花)
金色年代裡我思索未來
任絮語砥磨刀鋒,亂髮飄搖記憶
 (詩是大千世界的百科全書
  詩是縈樑三日不絕的共鳴)
以頭顱為杯觥
喝下傾心的手勢和言語
我宏亮的聲音將一次攻佔整座星球
誰落在後頭快跟上來,哪還在夢裡緩步行走?

如果有一種可能,早晨非常適宜前進
我途經某個紅綠燈,各種聲音將在生命中響起
重複詰問與覆滅
當我學會聆聽,時間開始運轉
星辰的眼睛正緩緩張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