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紅樓詩社出身,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於資本市場討生活,頭不頂天,腳不著地,所以寫字。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3, 2009

氣死人字典

 
※ 引述《asasdodo (←神經病(凸)。)》之銘言:
: ness 將形容詞轉為抽象名詞
: 那本來就有名詞的字為什麼要變成形容詞再轉成名詞
: 有ness的字有什麼共同的特質嗎
: 引起我疑問的是下面這組字@"@
: caprice
: capricious
: capriciousness



  來試著用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這個字作例證好了:

      bitch:[名] 賤貨、賤人
    bitchy:[形] 下賤的
bitchiness:[名] 賤

  你可以注意到,具象名詞指的是一種人、一種物、一種
實際存在的「東西」,變成形容詞之後指的是「像這種事物
的」概念,那麼形容詞加上 ness 變成抽象名詞之後,所稱
代的就是「足以讓人辨識這種事物的特質」。所以在一些翻
譯裡頭你會發現有的譯者偷懶直接將 ness 翻成「質」或者
類似的東西,但這種概念在中文裡頭其實很少透過詞本身的
變形,而是直接寄託在單詞/複詞中而存在的。像你上頭所
講的 caprice / capricious / capriciousness是因為原本就是一
個「抽象名詞」而不好理解,但把第一階層的名詞視為「一
件事」,就可以比較明白了。

  還不明白的話,我們就再次以 bitch 進行造句:

[例句] he's a bitch.
    he's bitchy.
    his every move is with bitchiness.

  這樣有沒有簡單又明瞭呢?

  我知道沒有。哈哈哈哈哈哈。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