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6, 2009

2009/02/06

 
  即使我是笑著那樣說的,
  但我真的害怕死亡。害怕地獄。害怕
  我所不能夠知道的那一切。就像我在
  散文在小說在詩裡頭
  一再鋪陳的--關於身邊的人事物都終將「消失」
  我必須一再將之書寫下來,書寫
  直到我發現它們重複的地步。

  但我知道重複並不會讓我幸福
  重複只會讓我更加傾斜。
  直到現在我算是有點了解,笛卡爾
  之所以認為肉體是不可靠的理由了
  因為肉體帶來重複
  而心靈相較之下顯得自由。

  是這樣的嗎?我不知道。
  但沒有了這個每天坐在那裡的肉體
  心靈有起飛的平台嗎?我也不知道

  或許是因為過份在意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模樣了,
  久而久之,我連「讓人覺得自己不在意這件事」
  都能扮演得很好。

  我不會被自己的美感到安慰,
  那至多就是站在鏡子前面稱讚自己。
  一秒鐘的事情而已
  而我還是會害怕身邊的人死去
  會害怕自己死去
  如果你問我最初的源頭,我也不能清楚地辨析了--

  究竟是因害怕死亡與消逝而寫,
  還是,為了寫,而一再一再地
  將自己放進必須面對死亡與消逝的境地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