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18, 2009

2009/02/17

 
  我果然變成晨型人了但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
  早上的課又平淡無聊想睡睡不著
  於是走出去發個呆
  看黑森林的松鼠跑來跑去像都不會冷似的
  又走回教室裡頭發現已經在討論了
  我根本不知道要說甚麼
  畢業旅行回來還抓不太到生活的節奏
  決定下午去剪頭髮
  中午決定要吃女九但發現人很多就吃了漢堡王
  昨天中午也是吃漢堡王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對身體有害
  而我不是變成一個晨型人了嗎
  那就表示在剪頭髮之前必須要進行午睡
  而午睡之前必須要抽菸
  抽菸就必須跑到頂樓且是博理館看不到的地方
  這樣真是麻煩透了
  等一切都準備妥當我就開始睡覺
  醒來以後在撲浪上發現小易在魯佛斯
  決定要去找她
  但魯佛斯與我打算去的沙龍在學校的不同方向
  我就抱持著冒險的心態去了新的沙龍
  設計師是一個從頭到尾只會用打薄剪的人
  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
  但剪起來還不算太難看我就想

  「還是不要抱怨好了。」

  畢業旅行回來有一大堆照片要整理
  日記也都還沒寫
  我只能給自己找一大堆的理由拒絕開始工作
  在魯佛斯收到台灣大學圖書館寄來的信
  有預約書已經到了我想
  幹
  這下真是逃不掉了但還是繼續寫我的旅遊日記
  毫無重點的日記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
  我無法捕捉歡快的瞬間
  也不應該假裝自己在旅遊的時候是憂鬱的
  於是就胡亂地寫了一些東西
  上傳照片
  然後趕赴和高中同學相約的晚餐

  那時候天空正下著比毛毛雨大一點的小雨
  那個遲到的人在捷運站說
  我被ㄏㄠˊ雨困住了
  我就冷靜地說你可以坐計程車
  他說
  是毫毛的毫
  我完全不驚訝地回答他你趕快來吧
  另一個同學就說這種雨可以說是毫大雨
  毫雨特報,毫大雨特報
  比毫雨大,比大雨小,是謂
  毫大雨
  我覺得很棒但又在用餐時聽說另一個高中同學
  過得不好我就想
  這些人總是會碰到瓶頸的就像我
  總是裝作非常鎮定自信的樣子
  哈哈哈
  聽見自己在內心嘲笑著自己不可能永遠順利
  像生日那天李居翰預言的一樣

  但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
  昨天在咖啡館上班很久不見的學長送來單曲的海報
  其實很久以前就聽說過發行單曲的消息
  一看標題
  青春輓歌
  我就感覺有一點點地哀傷畢竟我
  的人生當中有好多畢竟
  我還沒老到可以哀嘆青春的地步可是我也
  沒有年輕到還能死皮賴臉不感羞愧地說
  嗨
  青春期
  就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地方
  翻著我的書打開了檔案夾掠奪同學的照片來上傳
  對自己說

  「那從明天開始好了。」

  對,我想就是明天
  一定是這樣的沒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