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photo
1985年生,宜蘭人。建國中學紅樓詩社出身,政治大學新聞系畢,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現服務於證券金融資訊產業。曾獲文學獎若干。著有現代詩集《青春期》,《嬰兒宇宙》,《偽博物誌》,《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散文集《樂園輿圖》、《棄子圍城》、《天黑的日子你是爐火》。作品曾選入年度散文選、年度臺灣詩選、《七年級新詩金典》、《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等選本。Contact email: yclou342011@gmail.com

Feb 21, 2009

2009/02/21


   想了想還是覺得在噗浪和FB上頭有一句沒一
 句地,沒辦法好好表達,乾脆從BBS全文重貼。
 知道這件事的人就知道,不知道的可以不用理會。
 

: 作者: HuangDon (就像個金魚魚缸。) 看板: ShotGlass
: 標題: [致歉] 對於G板候選人。
: 時間: Thu Feb 19 16:07:44 2009
:  雖然我並未在公開板上用言語攻擊四位候選人,
:  但我確實在選舉過程分析上是將四位歸類在同一群組,


   我真的覺得這糟糕透了。

   甚麼是陣營?教育部國語辭典:「因共同的目
 標或利益而結合的團體。」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小
 宇的板,看喬治的板,或者大鳥的板。可能沒有,
 所以你不知道他們在參選之前,究竟有沒有結合成
 一個「陣營」。就我的了解(而我想我應該有資格
 說這個『了解』),他們沒有。

   如果從他們發表的政見,我惟一能夠了解到的
 是他們所持「保護多元、尊重」的立場,勉強可以
 算是一個「共同的目標」。可是這個目標,或者再
 擴張一些來講,這幾個候選人的私交,被你當成政
 治性的陣營。群組。黨派。然後拿來當成選舉操作
 的分析依據。我真的覺得這糟糕透了。標籤當然是
 非常方便的工具,把幾個候選人簡單地打包起來,
 然後說「這些人都是基進陣營的」實在是很難讓人
 愉快--特別是,再怎麼講、從任何角度來看的事
 實都不是如此的時候。

   為甚麼要再去憑空想像出一個黨派、群組、甚
 至是陣營呢?我的朋友們戮力經營的他們的「個人
 姿態」就這樣成為你敘述、分析「選舉」的犧牲品
 了,特別是我很難不從你板上的文章想像,這次選
 舉對「你」而言,個人利益的權衡仍大於對甲板、
 對板眾權益與資訊流通的公共性考量。

   這真是糟糕透了。從建中、政大到台大,我一
 直以為只要我不去管學生自治,我的身邊就不會發
 生這種近乎政客手腕的作法。但我錯了,偏偏就是
 活生生地發生了。只要你繼續想像黨派、群組、陣
 營,它們的邊界就不會真正消失。只要繼續透過這
 種民粹式的、反智的、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宣傳手
 法,一個理性自治的甲板就不可能真正浮現。

   你都不覺得自己的格局太小了嗎?


=======================
 

以下引述來自蜥蜴的信。


: 選票制度稍有更改,由原先的一人一票再昨晚驟變為一人兩票
: 這與版主是否刻意偏袒某陣營勢力有關救無從得知了。
: (kaorikuraki、midamaiya、bbasa、machinly四位是同一陣營推選出的人海戰術候選人)
: 所以懇請支持我且願意把票投給我的人,
: 可以選擇一票投給我然後另一票放棄不投,
: (ptt的投票機制不容許兩票投給同一選項)
: 如果真的沒有把兩票都投完會手癢的話,
: 那另一票就請投給GLP,他是明顯的不屬於其四人陣營的候選人。


   甚麼是民粹?是反智的選舉文化?甚麼是
 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就是這種宣傳稿。從頭到
 尾沒提過「人家為甚麼要支持你」,就憑另外
 四個「是同一陣營推選出的人海戰術候選人」
 嗎?這真是糟糕透了。整封宣傳信件只看到選
 舉操作--確保自己會當選的操作--而沒有
 理念與政見的攻防,這不是一則最壞的選舉示
 範嗎?

   因為別人不是你,所以不要投給他;而不
 是因為你比較能夠為大眾謀福利?教人投廢票
 甚至投給「明顯不屬於其四人陣營的候選人」
 也不是這種教法,擺明了只要自己選上其他事
 情你不在意嘛。這真的是糟糕透了。畢竟廢票
 是一種政治表態,而非可以任政治人物操作、
 耍弄,意圖使他人不當選的手段。

   蜥蜴,我從今天開始看不起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